<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吴稼祥 所有专栏
      吴稼祥
       
      吴稼祥
       
      吴稼祥,爱思想网学术委员。北京市民。1955年生于安徽省铜陵县,1982年2月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获学士学位;1988年11月被中共中央办公厅高级研究编辑职务评审委员会评为副研究员;2000年3月赴美客居坎布里奇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3年。长期从事经济、政治、国际政治、企业战略以及中国传统谋略思想研究,在政界、学界和商界均有阅历。主要作品有:《邓小平:思想与实践(1988年)》、《股份化:进一步改革的思路(1985年)》、《新权威主义述评(1989年)》、《智慧算术--加减谋?#26376;郟?997年)》、《民主进程中的中国崛起(2004)》、《果壳里的帝国:洲级国家时代的中国战略(2005年)》、《一杯沧海(2005年)》、《公天下——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2013)》等。


      新民权主义改革
      “高压稳态”政治容易滋长七种毒瘤
      吴稼祥 王义桅:超越海洋文明——中华文明的发展之路
      论人民(下)
      论人民(上)
      中央集权大规模国?#19994;?#27665;主化分裂风险
      两次大呼吸——东方文明的大成与我们国?#19994;?#20351;命
      从新权威到宪政民主——探索中国特色的政治改革理论
      精英、道德与自由
      民粹一?#20154;裕?#22823;众就发烧
      两种“民主社会主义”
      联邦与均衡
      还土于民才能真正提高农民收入
      冰山意象:自由化假说——前民主化大国四大政治假说之四
      雪崩遄思:崩溃趋势假说——前民主化大国四大政治假说之三
      改革与公正
      谷仓推测:侵略倾向假说——前民主化大国四大政治假说之二
      瀑布猜想:权威化假说[i]
      通过联邦主义走出?#23433;?#25919;联邦制?#23849;?#22659;
      新左派:僵尸还魂
      全球化与联邦化
      邓小平对当代中国国家体制的四大?#27605;?/a>
      权威落差与政治稳定
      溶解性功能主义——中国改革的世界哲学意义
      中国百年民主化尝试的再思考——兼论总统制与分权制的政改之路
      关于中国和平崛起的三个理论问题和三个发展阶段
      民主进程中的中国崛起
      一条在?#30001;?#30340;板凳--中国联邦主义思潮在海内外
      剪掉国家头?#31995;谋?#23376;--通过联邦?#24179;?#22269;际问题国内化

      克强经济学进入第二季
      「U」型转弯——习李新政一周年
      撑船过河——中国“试验主义”改革第二季
      把全会公报当做改革“许可证”
      中国再改革,要勇气,更要智慧
      文明的基因
      民本数量论
      没有政治体制改革,鬼打墙的路会继续走下去
      “中国梦”的上篇
      大部制为政改试水
      让意识形态沉默,让生产力说话——有关改革“方法论”的对话(下)
      突?#24179;?#26465;束缚,改革不能走老路——有关改革“方法论”的对话(中)
      改革不是革命 过河还得摸石头——有关改革“方法论”的对话(上)
      十八大后政治出现三个20年?#20174;?#36807;的特点
      权力继承的阵痛
      中国自由主义的困境?#32479;?#36335;
      并没有成为过去,孔子等待入场
      投票的公民越多,网络愤青越少
      中国的“敌人”为何增产了
      亚洲溃疡
      萨?#30772;?#21448;来了
      中美之间的两场战争
      政治领袖的坐标定位法
      傲慢的粪便
      丰田:受中国釜底抽薪战略影响的又一个帝国
      中国的“双轴外交”
      谷歌膝下有?#24179;?/a>
      网络成了“马蜂窝”
      哪种暴力害了菲律宾?
      国有企业“肿瘤化”趋势
      金融危机,失败的是国?#19968;?#26159;市场
      嘴的河流
      天灾检验人事
      艺术的核心生产力是精神自由
      多事之春
      自由并非天堂——纪念柏?#26234;?#20498;塌20周年
      北极熊在打磨自己的牙齿
      漢字繁簡之爭背後的母性情懷
      潜入“深蓝?#20445;俊?#20826;内民主的好处和风险
      暴力美学
      餐桌?#31995;摹?#27665;族”
      “轮胎”贸易战——美国莽撞,中国?#23380;?/a>
      轮胎:美国莽撞,中国?#23380;?/a>
      美澳邀中国军演在?#26680;?#29609;?
      身体与国家
      日本重返亚洲
      换个角度来看“超渡法会”
      澳与俄:反华反的是什么?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阻断权力与精神之间的?#24509;?#24403;关系
      俄罗?#35895;?#20013;国吃黄连
      民族性:长于投入—产出,短于自由—平等
      向左看齐?
      朝?#23454;?#24213;想要什么?
      总统不幸国家幸——三位前总统的境遇与民主的三种生态
      中国VS印度=效率VS民主?
      拿什么来记住你,汶川地震?——另一种“灾害政治学”
      墨西哥需要同情,不是隔离
      朝鲜?#24433;?#20154;问题的宿命
      村官被“招安?#20445;?——村官当镇官的政治学含义
      从“煎饼”到“馒头”的中国不再惧怕海洋
      联邦救济民主
      南海阴云遮翳东北亚上空
      “中国不高兴”推销病态民族主义
      “公民”不宜随便被打包
      美国在脱?#23454;?#26032;衣,展示“比基尼?#20445;?
      司法:自由裁量与自由伤害
      奥巴马:摩擦中英,重启俄伊
      中国南海主权不宜长期“搁置”
      你应该如何与政府下棋
      水性外交
      与俄打交道,不能顾头?#36824;?#33114;
      莫拿?#20260;?#20154;的钱来大兴土木
      中国智库只是“翰林院”
      巴以战争是美伊冲突的前哨战
      俄乌斗“气”与“能源正义”
      中国改革进入精细化轨道
      2008:?#22885;丁?#39118;劲吹
      法国想左右世界,什么在左右法国
      欧元与美元争霸:人民?#19994;?#26426;会
      一个失败者的欢欣
      一秒钟:天堂与地狱的距离
      华府论剑:欧元与美元争锋——即将召开的国际金融峰会有感
      奥巴马赢不了
      捏痛脚:大国政治就是这样玩的
      ?#30053;思?#24518;,中国和平崛起的一个侧影
      运动员入场时,请政治退场
      政府救市的风险
      黑恶势力是在“公然挑衅?#20445;?#36824;是在“公?#36824;?#32467;”翁安县政府?
      “摄政王”普京殿下?
      中国爆发?#28595;?#21271;战争?#20445;俊?#20215;值的冲突
      “范跑跑”猥亵“自由”
      美国真的会进入“奥巴马时代”吗?
      马英九“冲?#30149;?
      感受大震:不敏?#22411;?#21457;事件进入敏感地带
      马英九“大夫”的?#20658;?#20260;政治”
      民粹主义的三?#30343;?/a>
      孔子走向了世界,为何不能走进北大校园?
      中国比日、韩、?#26639;?#26377;希望的一点民族性根据
      玩?#30053;?#25919;治牌是一个危险游戏
      让“政工”改行做“社工”好吗?——从一个被虐待儿童?#35851;以?#36935;想到的
      国共两党的第三次合作有可能在议会
      台湾民主走向成熟
      从“大部制”改革,看三种“三权分立”
      俄式?#21150;?#35753;型民主”
      有限责任政府
      三个道歉的三?#27835;?#36947;
      不要把科索沃当作台湾来联想
      雪灾:对决策层的第三次“大考”
      克服民族分裂主义的两项制度安排
      油价是水,俄国是船——高油价将?#35851;?#22823;国政治格局
      我国税收增长率大幅度高于经济增长率说明什么?
      两只老虎跑得快——2007年国内5件大事
      自杀是个人决断,也是社会现象——与崔卫平商榷
      中国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再谈《色,戒》兼答网友
      女性器官拒绝任何祭?#22330;?#20063;谈《色戒》
      膀?#25305;?#23450;成败
      汉字里的哲学03——党
      自由的花房——社会中间组织
      谁动了我们的孔子
      昨天假痞子,今日?#26412;?#23376;——从营销观点看王?#36820;谋?#28436;和价?#20498;?#23459;言
      “修宪”斯诺克的三种玩法——安倍、陈水扁能够单杆过百吗
      王朔:从小说到妄说
      中国开始制造影响
      谁借了萨达姆的头
      太阳从南方升起——中非合作的国际政治意义
      钓鱼?#28023;?#19996;亚的“耶路撒冷”
      双头鹰的“三角”思维——谈普京的大国方略
      靖国神社是个球
      以“鞠躬”为年号的“新政”
      ?#25226;?#20809;?#27605;?#30340;姿态——北朝鲜与世界大国的最新博弈
      超越“民主——分裂陷阱”
      “超级女声”的粉色宪政
      用联邦制疗治国家内伤

      “民主”与“社会主义”
      为中国强大?#35797;?#21463;难的人
      ?#29260;?#26174;影的人生
      纵向民主
      一生的眼泪和六?#31181;?#19968;?#29260;?#26524;
      温总理:始于1985年的亲民课程
      虽亿万人,吾往矣
      香港是?#35834;洌?#26159;迦南,还是?#19968;?#28304;
      有感
      早餐桌上
      一切都与飞天有关
      朱厚泽,用背影赢得掌声!
      世博开?#30343;?#30340;元音、辅音和?#26691;?/a>
      “除了下去,我从未离开过办公室”
      虽亿万人,吾往矣
      美国身?#31995;难诺?#32972;影
      往事如雨(1):致命的烟蒂
      祸也是书,福也是书
      “?#35782;取?#29983;存——眼睛王蛇与“线人”的故事
      ?#23380;?#29747;,让小平碰钉子的女人
      季羡林:做人的大师
      混合?#22303;?#34892;性的平庸之恶
      蛋永远站在您这一边
      蓝与绿
      三个人的罗马
      扬州有个“中南海”
      芒果与杨梅——我们被民主包围了
      权力?#36335;?#19981;是联邦化吗?
      中国需要“反智主义”吗?
      国民党化蝶的启示
      让娼妓晒到太阳——读2500年前一首婊子赞歌想到的
      死之花——从海子到余地、余虹的绽放
      看得见的制度
      历史是一根被扳弯的竹子
      严家祺待客
      看京剧想到?#20658;?#35889;政治”
      从地址书写法想到的
      新儒?#19994;?#25919;?#20301;?#35273;
      “010?#20445;?#21320;夜凶铃”
      今晚,我们在这里感谢一个人
      让尼姑出嫁如何——论中国需要一场佛教改革运动
      猪年祝词:愿中国一年更比一年?#23433;睢?/a>
      无为、?#24184;?#19982;自由
      我们时代的幸福与痛苦
      为政第九:想呐喊时打个哈欠
      人生的金字塔
      公鸡感冒了

      《霸权的黄昏》第?#24509;?/a>
      《霸权的黄昏》目录
      《霸权的黄昏》前言(下)
      《霸权的黄昏》前言(中)
      《霸权的黄昏》前言(上)

      手术中的中国经济——作为体外循环的中国?#26102;?#24066;场
      中日新常态
      中国为轴,世界为轮——重?#35895;?#29699;体系的“新天下”国际战略
      张宏杰 中国人怎么变成了今天这样
      袁伟时 章立凡 决定国家盛衰的缠斗
      公天下之重启西周
      超大规模国?#19994;?#27665;主化路径
      三打白骨精:东方专制幽灵的三个躯壳

      太阳从西边升起
      中国很高兴:评《头等强国》
      混淆蛋清与蛋黄的一个榜样——评刘仰的《中国没有榜样》
      与改革亲密接触的60种方式——序桂杰《中国百姓30年》
      《入世心法——从历史看加减》目录
      ?#26639;?#22914;防火——论对腐败的?#31181;?/a>
      花不在你的心外——《入世心法——从历史看加减》自序
      一具骷髅能走多远
      中国当代自由主义述评[1]
      鱼儿离不开水——谈夏勇《中国民权哲学》中的权利思想
      给我一把胡桃夹子

      诗一首:五月
      五月是危险的月份
      堕地的青核桃

      中国必走向多中心治理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就?#22771;?#26102;局答客问
      向历史学习超大规模国?#19994;?#27835;道
      习李改革是中国重登世界之巅的契机
      我为什么?#26149;?#20064;李改革?
      公天下——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
      以“公天下”解治乱循环
      三?#27815;有?#19981;完的书
      寻路中国
      集权专制不是中国的宿命
      吴稼祥 王人博:东方与西方交织下的天下观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24120;?#24314;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23454;?#20026;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天津时时彩开奖走势查询 篮球巨星蔡徐坤动图 体彩快乐扑克开奖 北京赛车pk10官网直播 太空漫游影评 fifa手游官网下载 龙族幻想吧 求救信号彩金 广东好彩1开奖查询 合肥麻将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