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胡适:新闻独立与言论自由

      ——台北编辑人协会欢迎会上讲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34 次 更新时间:2015-04-20 10:40:29

      进入专题: 新闻   独立   言论自由  

      胡适 (进入专栏)  

         主席,各位同仁:

         刚才程沧波先生说我也算是一个编辑人,我的确是编过好几个报,只是没有编过日报。有一个时候,我几乎做了程沧波先生的前任。上海有个大报,要我去做编辑人,那时我考虑结果,我不敢做,因为日报的工作太苦,我的生活不规则,担任不了。除日报以外,我曾编过三个周报,编过两个月报,周报最早的是《每周评论》,但最初并不是我编起来的,而是陈独秀这班朋友编的。不过在民国八年陈独秀先生被拘捕,那时没有人负责,就由我接办?#24605;?#26399;,直到被北京警察厅封掉为止。以后又办《努力周报》,办了七十五期,有一年半,?#35762;?#38175;贿选时期,我们自己宣告停止。以后的《独立评论》是三个人负责,大部分是我编的,编了五年,出了二百五十期。因为有这个资格,所以我在美国做外交官的时候,美国有个新闻记者名誉协会,叫我“正在工作中的新闻记者?#20445;?#24182;送我一个金质钥匙,因为我正在做外交官。假如我知道今天会有这样一个盛会,?#27426;?#20250;把那个金质钥匙带来给大家看看,因为有这个资格,所以刚才我?#39029;?#22823;家为同仁。

         在参加今天这个盛会以前,我绝没有想到大家要请我来说话,以为只是请我来吃饭的。到了门口才看到是讲演会,所以今天我一点没有准备,在餐桌上就请程沧波先生和曾虚白先生给我题目,他们?#24049;?#23458;气,可是刚才主席说的话等于给了我一个范围。可是这个题目太大了,言论自由的确是个大题目。

         前天在《自由中国》?#21448;?#19977;周年纪念的茶会上我也稍微说?#24605;?#21477;,我说言论自由同一切自由一样,?#38469;?#35201;各人自己去争取的。言论自由并不因为法律上有规定,或者宪法上有这一条文,就可以得来,就是有规定也是没有用的。言论自由?#38469;?#33258;己争取来的。我为什么这样说呢?这几天与朋友们也讲过,无论世界任何国家,就是最自由、最民主的国家,当政的人以为他是替国家做事,替人民做事,他们总是讨厌?#24605;?#25209;评的。美国当然是很尊重自由的,绝对没有限制言论自由,但是诸位还记得吧,前两年在华盛顿,有一个《华盛顿?#26102;ā?#30340;戏剧音乐批评家,批评总统的小姐唱歌唱的不好,杜鲁门先生就生气了。第二天自己写了一封信送给这个音乐评论专栏记者,连他的秘书也不知道,骂他,并且说,你要再这样批评,我就要打你。这件事也曾轰传一时,成为笑谈。?#36866;?#24320;?#38469;保?#25105;们明白,杜鲁门总统对于?#24605;?#25209;评他的政治,已经养成容忍的习惯,不能发脾气。

         批评他的行为,批评他的政策,批评他的政治,他尽管不高兴,但是没有法子干涉。不过到了?#24605;?#25209;评他小姐的唱歌好不好时,他觉得做爸爸的忍不住了,就出出气,用?#30452;?#30340;语句说要打?#24605;搖?#21487;是他的信写出以后,得到社会上很不好的反应,我可以相信,杜鲁门先生绝不会写第二次这样的信。因为他的小姐唱歌好不好,别人有批评的自由,可是他写信时并没有想到戏剧歌曲家批评唱歌好不好,这也是言论自由。而且言论自由是社会的风气,大家觉得发表言论,批评政府是当然的事,久而久之,政府?#26412;?#20063;会养?#19978;?#24815;,所以言论自由是要争取的。要把自由看做空气一样的不可少。不但可以批评政治,不但有批评政策的自由,还可以批评人民的代表,批评国会,批评法?#28023;?#29978;至于批评总统小姐唱歌唱的好不好,这?#38469;?#35328;论自由。人人去做,人人去行,这样就把风气养成了。所以我说言论自由是大家去争取来的。这样好像是不负责任的答复,但是我想不出?#26085;?#26356;圆满的答案。

         在自由企业发达的国家,尤其像美国,他们的报纸是不靠政府津贴的。所用的纸,?#38469;?#22312;公开市场上买的。他的收入完全靠广告。因为在自由企业发达的国家,商业竞争剧烈,无论有了那一样新的产品,大?#19968;?#30456;竞争,所以化在广告?#31995;那?#24448;往不下于制造的费用。这是报纸经费最大的来源。?#21448;?#20063;是这样,这些条件我们都缺乏。在美国就没有一个报纸可以说是国家的。政府绝不办报纸。有党籍的人办报也不是以党的资格来办。譬如?#34892;?#22810;报纸,在选举期间,在候选人出来之前就有一?#30452;?#31034;,?#34892;?#34920;示的早,?#34892;?#36739;晚,当初共和党人的报纸占大多数,?#27426;?#20108;十年来共和党并不能当政。共和党人?#38469;?#26377;钱的大资产?#20934;叮?#27665;主党向?#35789;?#20195;表农民、小资产?#20934;丁?#30693;识?#20934;?#30340;?#22330;?#29031;党的背景看来,报纸?#20064;?#20849;和党的人特别多,应该是共和党永远当政。但是社会并不因为共和党报纸多而影响选举。

         英国也是一样,有一个时期,工党只有一个报,销路很小,叫做《H.R.报》,后来销路增加,那时自由党有无数报社,?#27426;?#24037;党已经当政了两次。这就说明这些国家没有一个报算是政府的,他们是独立的,能够自立的。这与我们有很大的区别。像我们现在的困难状况之下,纸的来源要政府配给,一部分材料也得要政府帮忙,至于广告,在我们工业不发达的国家等于没?#23567;?#25152;以广告的收入不算重要。尤其在这个困难时期,主要的报纸?#38469;?#25919;府报,或是党的报纸,因为是政府的报、党的报,言论自由当然就比较有限制,我个人的看法,感觉到胜利之后,政府把上海几个私家报纸?#38469;?#24402;政府办、党办,至少党或政府的股东占多数,这个政策我想是?#27426;?#30340;。应该多容许?#25509;?#30340;报纸存在,而且应该扶助,鼓励私家报纸,让他发展,这也是养成言论自由的一个?#36739;頡?#25919;府要靠政策行为博取舆论的支援,而不靠控?#35780;?#33719;取人民的支持。我觉得这是言论自由里面一个重要问题,值得大家考虑的。

         关于材料,包括纸、原?#31995;?#37197;给,在现在艰难的时期,我觉得应该养成一种习惯,由编辑人协会,报业公会、外勤记者联谊会等团体,参?#21448;?#37197;报纸。因为言论自由不应该受这种不能避免的物资的影响,这是值得讨论的,不过要想在这困难时候做到完全自由独立,确是很?#36873;?

         回想我?#21069;臁?#29420;立评论》时,真是独立。那时销路很广,销到一万三千份。我们是十二个朋友组织一个小团体,预备办报,在几个月之前,开始捐款,按各人的固定收入百分之五捐款,这是指固定收入而言,临时的收入不计算,几个月收了?#37027;?#22810;元,就拿来办报。我们工作的人不拿一个津贴,也没有一个广告,因为那时广告要找国家银行或国营机关去要,那么就等于接受了政府的津贴,等于贿赂,所以五年之中,我们除了登书刊的广告之外,没有收入。我们发表的文章有?#37027;?#31687;,没有出一个稿费,因为那时我们这般人确是以公平的态?#20219;?#22269;家说话,为人民说话,所以我们?#35789;共?#32473;稿费,?#24605;?#20063;把最好的稿子送来。

         最初我们的稿件百分之九十是自己写的,后来外稿逐渐增加,变成自己的稿只有百分之四十五,外稿占百分之五十五,甚至?#34892;?#22810;好的文章?#20154;?#21040;我们这里来,如果我们不登,再转投其他有稿费的刊物去发表。在民国三十五年回国的时候,许多朋友说:“胡先生,我们再来办个《独立评论》?#20445;?#20294;是那时排字工人的工?#26102;?#31295;费还要高,我拿不出这些费用,非政府帮忙不可,而且人人都要稿费,我也拿不起,若是我办?#21448;?#32780;要求人的话,我就不办了。这并不是责备任何人,而是事实。这就表示在自由企业不发达的国家,又在这?#24535;?#38754;之下,当然?#34892;?#22810;方面不容易有完全独立或完全自由的言论。不过无论如何,自由的风气总应该养成。就是政府应该尊重舆论,我说这话是一个事?#25285;?#22823;家应该谅解。我觉得,不要以为自己党来办报,政府来办报,就可以得?#25509;?#35770;的支持,没有这回事的。这种地方,应?#27599;?#25918;,越开放越可以养成新闻独立,越可以养成言论自由,而政府也就可以得?#25509;?#35770;的支援。至于支配纸张材?#31995;?#26426;关,应该由有关的团体参加,政府不要以配给政策影响言论的自由。

         有人说只有胡适之有言论自由,这话不是这样说的。从前我?#21069;臁?#21162;力周报》,正在北洋军阀时代;办《每周评论》是民国八年,也是军阀时代;办《新月?#21448;尽?#26159;国民革命后的头两年,后来办《独立评论》,完全是国民党当政时候,是在九一八?#24405;?#21457;生以后的几个月,我们受了“九一八”的刺激才办的,一直办了五年,到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最后的一期,二十八日北平就丢了。在这个时期,?#24605;?#23601;曾说过胡适之才有言论自由,其实不然。?#39029;?#21150;的头一个报就是被北平警察厅关闭的。

         第二个在曹锟贿选时代,?#31508;?#30340;局面使我们不能说话,所以就自?#33322;?#23427;取消了。后来的《新月?#21448;尽?#20063;曾有一次被政府没收,《独立评论》也曾被停止邮寄,经过我打电报抗议以后才恢复的。当宋哲元在北方的时候,那?#31508;?#19968;九三六年(民国二十五年),我新从国外归来,一到上海就看见报纸上说“北平的?#35762;?#25919;务委员会?#36873;?#29420;立评论》封了”。这是因为我十二月一日到了上海,所以就给我一个下马威。那时我也抗议,结果三个月后?#21482;?#22797;出版,所以我并没有完全失掉言论自由。为什么那时我们的报还有一点言论自由呢?因为我们天天在那里闹的。假使说胡适之在二十年当中比较有言论自由,并没有秘诀,还是我自己去争取得来的。

         争取言论自由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得到政府的谅解,得到各地方政府的谅解。政府当然不?#25954;?#20320;批评,但要得到政府谅解,必须平时不发不负责的言论。?#30830;?#20013;日问题,我们的确对于政府有一百分的谅解,在报上不说煽动的话,?#35789;?#26377;意见或有建议,只见之于私人的通信,而不公开发表。在那时,我们曾提出一个平实的态度,就是公正而实际,说老实话,说公?#20132;埃?#19981;发不负责的高论,是善意的。久而久之,可以使政府养成容忍批评的态?#21462;?

         ?#24605;?#35828;,自由中国言论自由?#27426;啵?#19981;过我看到几个?#21448;?#26159;比较有言论自由的,譬如杜衡之先生办的《明天》?#21448;荊?#33255;启芳先生办的《反攻》?#21448;荊?#25105;觉得他们常有严厉的批评,《反攻》上文章对于读经,有赞成的,有反对的,这个也是言论自由。我还看见几个与党有关系的?#21448;荊?#23545;于读经问题,批评的也很严厉。《明天》?#21448;?#23545;于政治的批评也颇有自由,这?#38469;?#22909;的现象。只要大家能平?#25285;?#20197;善意的态度来批评,是可以争取言论自由的。况且我想政府也需要大家的帮助,只要大家都说公平的话,负责任的话。今天我因为没有准备,讲的很草率,请大?#20197;?#35845;。

         (本文为1952年12月1日胡适在台?#31508;?#32534;辑人协会欢迎会?#31995;?#28436;讲,收入1986年3月25日台北?#35835;?#20986;版公司出版的《胡适作品集》第26册)

        

      进入 胡适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闻   独立   言论自由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86881.html
      文章来源:《胡适文集·第12册》卷五 北京大学出版社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一分时时彩官方网址 bbin电子游戏官方网站 四川时时视频 澳洲幸运5开奖源 黑龙江时时三星综合走势图 安徽11选5走势图爱彩乐 北京28官网开奖直播 秒速时时国民票 重庆时时官方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