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郭世佑:守护共同的记忆——在美国加州文学城饯行晚宴上的答谢演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07 次 更新时间:2014-03-26 12:02:20

      进入专题: 文化传承   传统文化  

      郭世佑 (进入专栏)  

        

         2013年12月31日晚于2734 Bayview Drive ,Fremont

        

         黄大姐与陆先生、林文先生与林静女士、魏先生、各位朋友:晚上好!

         今天是2013年的最后一天,再过五个多小?#26412;?#26159;2014年的开始,在我即将结束斯坦福的学术之旅时,文学城为我举行隆重的饯行晚宴,这是我的荣誉,我由衷地?#34892;?#20108;林的联袂操劳,?#34892;?#24503;高望重的黄仪庄女士——辛亥革命的主帅与?#35874;?#27665;国的开国元勋黄克强先生的孙女亲临晚宴。黄大姐从?#26412;?#21160;完手术才回来不久,还在恢复之中,三天前,她就邀集北加州湖南联谊会的同道,为我主持过送别晚宴,今天赶来再次为我送行,我很感动。另外,还有这么多新老朋友从斯坦福、Los Altos、Mountain View、Cupertino、San Jose、Richmond等地赶来,来自Cupertino的高级工程师龚谷端、崔艳夫妇还特意把我在湖南家乡的老同事和忘年之交、今晚最年长的前辈、我国知名的古文字专家汤可敬教授从San Jose请来,还有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的博士弟子转几趟火车和汽车,从几个小时车程以外的加州首府Sacramento赶来陪我,你?#21069;?#19968;年一?#26085;?#20040;宝贵的时间?#32654;次?#25105;送行,你们的情谊很真、很重。“天涯倦客,山中归路?#20445;?#27743;海寄余生?#20445;页?#20102;说谢,那就只有把这份经历化入我的记忆,陪我归航走天涯了。

         我已经知道,林文先生领衔的文学城拥有注册读者三百多万,是海外同类网站中的点击率之最,这里就是“天下华?#35828;?#19968;城?#20445;?#20247;笑)。我很荣幸,在访问斯坦福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应二林的邀请,走进网站总部大楼把盏叙谈已经不是头一回,今天是第三次了。黄大姐、林先生和在座的很多朋友都知道,虽然明年3月我有重返?#23665;?#23665;和湾区的学术演讲任务,最近半个月来,我每天都在愧领斯坦福与南、北湾区朋友为我饯行的聚餐活动,受宠若惊,原来,?#39759;?#26222;通的生命个体?#23492;?#34987;诚挚的友情放大其存在价值,难怪在遥远的英伦三?#28023;?#33267;今还流行一句谚语:“朋友是最好的广告词。”林先生也多次叮嘱我在走之前,要留半天时间给他为我饯行。而我之所以想把2013年的最后一天交给他,是因为热情好客的二林贤伉俪,一个来自台湾,一个来自大陆,两木成林,四木阴翳,他俩的结合就是两岸友好关系的一个缩影,而?#36965;?#20182;们的工作?#19968;?#24456;宽敞。今天,我?#24378;?#20197;毫无拘束地凝聚在他俩为?#34892;?#30340;餐桌周围,一同送别2013年,迎接2014年的到来。

         汉语的谐音经常可以丰富人们的语感与想象,引发许多真诚的祝福,英语朋友一般就很难领会。最近,面临13与14之交,有人已经发现1314的谐音—— 一生一世(众笑),我也想借这个时间组合,为二林与各位朋友一生一世的福祉而举杯,为文学城新一轮的辉煌而祈祷(鼓掌)。斯坦福大学胡佛研?#20811;?#20196;人敬重的郭岱君教授在昨天主?#27835;?#25105;送行的聚餐活动时,?#23478;?#35828;好今天陪我过来,她昨晚才发现家里早已有约在先,就走不开。中国驻?#23665;?#23665;总领事袁南生博士本来也想出席今晚的宴会,遗憾的是,按照总领事馆的惯例,今晚馆里就?#35874;?#24198;元旦的聚餐与联欢活动,他作为一馆之首,就无法脱身。袁大使和岱君教授都委托我?#34892;?#26519;先生的邀请,并向林先生、黄大姐与在座各位祝福新年。

         刚才林先生与黄大姐都执意要我先?#23548;妇洌?#35753;我?#34892;?#32039;张。按理,应该请年长的黄大姐先示教,让她?#23376;?#24341;砖(众笑),他们却让我先说,那就只好勉为其难,根据我的本行,先提供一点与黄大姐有关的历史常识吧。

         三天前,我在答谢北加州湖南联谊会的演讲中提到,如果光是知道黄大姐的祖父是谁,恐怕?#20849;还唬?#36824;要知道她的外公张溥泉先生,即张继,?#35874;?#27665;国的另一位开国元勋,?#35874;?#27665;国?#25105;?#38498;的两?#25105;?#38271;。今天,?#19968;?#24819;补充两点:

         第一点,各位经常?#35874;?#20250;陪着质朴和蔼的黄大姐创业和请教,就算是像了解她的祖父克强公一样,知道她的外祖父溥泉先生,我看也不够,还应该知道她的祖?#24863;?#23447;?#21495;?#22763;和外祖?#22797;?#38663;华女士,两位资深的女革命家。各位肯定熟悉当代台湾国民?#22478;?#20027;席连战先生的大名,也不妨注意一下连战先生的成长经历同他的两位大恩人——黄大姐的外公和外祖母之间的历史渊源,历史不难淡化,却很难泯灭。

         第二点,我已经知道,湾区的很多女士和先生?#38469;?#40644;大姐的好朋友,老少皆宜,几乎所有的朋友都知道黄大姐的祖父克强先生的大名,这?#40644;?#24618;,毕竟连教科书都?#23383;?#40657;字写在那里,但我不知道在这些朋友中,究竟有多少人能?#38405;?#20301;民国元勋的功、?#38534;?#35328;比较准确地说出三五分钟,甚至五分钟以上?也许只有比较准确地说出三五分钟,才算真知道,也才算是对黄大姐的最好的尊重和敬重,不要以为这只是历史研究者的专业和专利范围(众笑)。孙中山先生已经充分地享受到辛亥革命与?#35874;?#27665;国的历史荣光,这是应该的,问题在于,长期以来,由于国民党的教科书、党史书刊与舆论宣传过于突出一个主义,神化一个领袖,结果,曾经与中山先生齐名、“孙黄?#36744;?#31216;的克强先生却被边缘化了,这是不太公正的。众多的历史资料表明,在中国同盟会出生入死的革命史册里,克强先生在同党中的威望不仅比中山先生高,而?#19968;?#39640;很多,就凭这一点,克强先生留给我们研究和思考的空间还是很多的。?#19978;?#19968;代元勋死得太早,他才活到42岁,就弃养归天了。

         今天到场的既有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的博士弟子,也有来自斯坦福的在校研究生,?#19968;?#24819;借此机会,再补充一点已经被大陆抛弃的历史常识。最近,我经常见到有?#35828;?#30528;黄大姐的面,对他的祖父直呼其名,?#23567;?#40644;兴?#20445;?#19981;叫别的,严格地说来,直呼其名是不太礼貌的,甚至是“大不敬?#20445;?#38656;要避讳。虽然现在的中国大陆人已经只?#34892;?#21517;,没有字号了,但是,现实归现实,历史归历史,现实可以张扬,历史却需要尊重,克强先生为什么改名为“兴?#20445;?#23601;与一个惊心动魄的反清革命故事有关,由于时间关系,我在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我想说的是,直到民国为止,前人对名、字、号的拟定与使用都很讲究。如果是自己称自?#28023;热?#31614;名,那就真叫签“名?#20445;?#19981;能签“字?#20445;?#21517;是个人在社会上使用的一种专属个人的符号,“字?#31508;?#23545;名的一种解释,或者补充。名一般用作谦称,也可以用作上对?#38534;?#38271;者对少者,例如,中山先生签名时,他?#32479;?#20889;“孙文?#20445;?#24456;少写“孙逸仙?#34180;?#21516;样的道理,克强先生签名时,就签“黄兴?#34180;?#20294;是,如果是别人称他时,无论是当面,还是背后,一般都得称字,或者称号,不能称名,?#28909;紓?#21487;以称中山先生为“逸仙?#34180;?#31216;黄大姐的祖父为“克强?#34987;頡?#21418;午?#20445;?#23731;麓山上的墓名?#32479;?#20316;“黄公克强?#20445;?#19981;能?#23567;?#40644;兴?#20445;?#33267;于长沙城里的路名直?#23567;?#40644;兴路?#20445;?#19981;?#23567;?#20811;强路?#20445;?

         搞得有点生硬,?#24378;?#24597;就是民国以后发生的事了。今天的上海?#23567;?#36920;仙路”和“黄兴路?#20445;?#20854;中对中山先生称号,对克强先生却直呼其名,这就不仅?#32536;糜行┞遥?#32780;且对克强先生有失礼貌,在座各位不妨注意一下台湾政要马英九先生等人为克强先生的题词是怎么称呼的,他们只称“克老?#20445;?#25110;者“?#26031;保?#25110;者“克强先生?#20445;?#32780;不直呼“黄兴?#20445;?#36825;就是差别。如今大陆的官员与?#25945;?#32463;常高喊弘扬?#35874;?#25991;化,还要推销“文化软实力?#20445;次?#24517;知道文化是什么,文化又在哪里(众笑),前人对名、字、号的讲究就与中国的礼仪文化有关啊。

         说到这里,?#19968;?#24819;起中国政法大学主校区进门的第一个楼,如今被改称“端升楼?#20445;?#26159;为纪念?#26412;?#25919;法学院首任院长钱爱青先生即钱端升先生而命名,在此之前,校方征求过几位教授的意见,也邀请过我,如果不是出国在外,我会建议用钱先生的字“爱青”来命名,这样也许既可以避免类似的生硬,还能彰显师长爱护青年学子的永恒的寓意。我自己也是从大革文化命的岁月走出来的,浅陋得很,学历史专业完全是历史的误会,做历史学教授只是如履薄冰,我没有资格标榜自己有什么文化,只想提醒各位,前人的名、字和号,是有区别、有文化内涵的,在黄大姐面前称呼他的祖?#31119;?#23601;需要适当注意。无论是大陆的官员,还是大陆的一般旅客,不是也常常私下承认中国文化还是台湾保留得多一些吗?#32771;?#28982;可以跟着喊“?#22919;啊?#20043;类(众笑),那就不妨学?#24597;?#33521;九们,区分一下前人的名、字、号吧。

         林文先生是我的同年,他自称是一个不读书、没文化的生意人,但我并不相信,因为介绍人事先对我说过,他来自台湾,而我访问台湾已有十多次,连金门都去过三次,我对台湾同胞的整体素养比较了解。今年7月,我在斯坦福还见证了岱君教授的好?#36873;?#25968;一数二的台?#31508;狄导?#31461;子贤先生的风采,如果童先生走进中国大陆,同许多高校负责人和学者坐在?#40644;穡?#25105;可能就很难分辨出究竟谁是学者,谁是商人(众笑)。林文先生的言谈举止也有点相似。初次与他见面时,他的自谦也遮蔽不了从?#20146;?#37324;冒出的那份儒雅,很难忽悠人(众笑)。第一次坐在这里叙谈时,他对我在哪篇文章写过哪句话,哪个演讲说过什么,随时?#23492;?#20852;致勃勃地从网上调出来,显示在屏幕上,对我的了解比介绍人还清楚得多。林先生是如此,黄大姐和袁南生总领事其实也是如此。借此机会,我想提示在座的各位年轻朋友,特别是来自斯坦福等校的在校学子,对一个作者或者学者的最好的尊重,莫过于像林公、像黄大姐和袁南生先生那样,先把作者的文章好好看一两篇,把作者的著作找来翻几页再说,这很管用,无论对中国学者,还是对美国和西方学者,恐怕?#38469;?#22914;此。

         林公最近提出一个愿望,他想在原有的网络?#25918;?#22522;础上,投入一定的精力,创建一个以近代中国为主题的公益?#25945;ǎ任?#32435;两岸与国际中国近代历史研究者的专业成果,也吸纳网络读者与历史爱好者来叙述近百年的草根家史,说出自己家里的?#25165;?#21696;乐,雅俗并进。他说:两岸的历史学者与书刊各说各的,需要统一;草根的家史也是重要的历史,正在逐渐淡忘,逐渐消失,这个工作如果我们这一代没人来做,以后就不会有人去做了,我们应该对历史负责。他还说,宁愿赔本,宁愿费力不讨好,也想去尝试创建这个历史?#25945;ǎ?#20182;希望我和我的同行、师友们予以支持。

         林公的创业追求与真?#20808;?#25105;感动,也让我敬佩。在我看来,他的这个计划既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

         就必要?#36828;?#35328;,多年来,由于政治斗争乃至战争的强制,两岸?#24895;簦?#39592;肉分离,双方的意识形态与历史观都曾为各自的政治服务,未必同时在为历史的真实与中国文化的积淀服务,留下许多后遗症,近代历史的叙说与评论都在各吹各的号,面目全非,要么互相隐晦,要么互相揭短,甚至互相丑化,播种仇恨。虽然两岸关系已经获得实质性的缓和,台湾的历史课程也早?#28079;?#20837;公民教育的范畴,三民主义的政治课程已经淡化或者弱化,相比之下,大陆历史课程的转型可能还需要艰辛的努力。大陆的电影、电视至今还在不?#31995;?#28210;染和津津乐道血淋淋的内战,受害最深的恐怕还是嗷嗷待哺的学生与渴望了解历史真相的芸芸众生,只是受害者自己感觉不到而?#36873;?#30524;下,大陆高校非历史专业的近代史课程属于全体非历史专业的大学生必修课程,重?#25317;?#24456;,但它不属于通识教育系?#35874;?#20844;民教育中的选修课,而是旗?#21335;?#26126;的政治课,而这就同各级?#25215;?#30340;近代史课程没有什么区别了。究竟应不应该这样设置,好像还没人去?#39748;茫究?#35265;惯,见怪不怪。

         正是因为大陆历史课程的政治化,加上台湾近代历史资料的开放与两岸学者研究成果的数字化,国人对近代史上的许多人和许多事的争议不是越来越小,而是越来越大,?#38405;承?#22522;本史实都缺乏起码的共?#21486;?#21557;吵?#24092;郑?#20105;执不休,哪怕是对毛泽东这样的重要人物,争吵的程度就同他的重要性完全成正比,这是匪夷所思的。对毛泽东各执一端的激烈争论,两岸之间是如此,大陆内部也是如此;中国是如此,加州湾区与海外其他地方也是如此。据说,我的家乡湖南最近获得百亿以上的巨额拨款(众笑),隆重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有人为之兴奋异常,有人却很抱怨。至于应不应该花这么多钱,却没?#26031;埽?#20063;管不了。

      说到这里,?#19968;?#24819;起我的一个经历。10年前,我应湘潭大学学报主编章育良教授之邀,从台北回到湖南,转到湘潭大学讲座,其中有一讲是主办方要我把刚刚在台湾中央研究?#33322;?#20195;史研?#20811;?#35762;过的主要内容再择要?#35789;?#19968;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世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文化传承   传统文化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7333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22152.com)。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20305;始?#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24895;?#36131;。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新疆时时开奖结96期 nba2k19攻略 哈尔滨宾馆小姐图片 彩虹时时彩app下载 大快乐时时全能王 快三大小单双计划软件 注册送38.币的捕鱼 亿游国际怎么下app 上海时时彩 老时时四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