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雷颐 郭世佑 邵建等:今日中国,史家何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76 次 更新时间:2013-05-14 13:07:02

      进入专题: 史家  

      雷颐 (进入专栏)   郭世佑 (进入专栏)   邵建    

        

        陈浩武:下一个三十年历史学的任务

        

        搜狐历史频道要我为其写几句话。大意是谈谈关于历史学者的责任云云。我不是历史学者,我现在主要在做关于信仰和文化方面的研究。但是这并不排斥我也愿意发表一下关于历史问题的看法。

        要谈历史学者的责任,首先,我觉得要对现阶段的历史现状作一个判断。我一直有一个"三个三十年"的历史观。我认为,中国近代自辛亥革命100年来,历史的发展大体是三个阶段。

        从1919年到1949年是第一个阶段。这个阶段的历史发展主题是国家主权重建。

        一个民族国家的崛起,首先是确立国家的?#34892;?#36793;境并且在这个边界之内实现?#34892;?#30340;治理。1911年推翻清廷以后,一个古?#31995;?#21382;史王朝的灭亡,一个短暂的民国以后就是军阀混战,军阀混战导致日本对中国的?#33268;裕?#23436;全打断了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步伐。经过八年艰苦抗战,好不容易中国统一,又陷入国共内战。前后长达30年的动荡,中国才算是确立了民族主权国家的主体。

        从1949年到1979年是第二个阶段。

        民族国家的建立以后的历史任务,显然应该是经济重建,通过休养生息,发展经济,使人民安定和城市化。可惜只有一个非常短暂的经济建设时期,从1957年以后,一个接着一个的政治运动取代了经济建设,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之下,中国走了一个大弯路,一直到"文革",这种政治疯狂达到巅峰,致使中国的经济和文化都跌倒崩溃的边缘,陷入深刻的社会危机。

        1979到2009年是第三阶段。

        这个阶段显然是在补?#21361;?#22312;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思想指导下,中国利用了和平的国际政治秩序和二战以后的国际WDO市场体系,利用了全球千载难逢的以互联网?#38469;?#20026;代表的信息化高科技发展机遇,大力发展经济,取得了连续30年的经济高增长,使中国GDP占全球的比重从百分之五上升到百分之十五,创造了"中国奇迹"。中国的市场化和城市化进程也明显加快。

        但是,中国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非常?#29616;?#30340;社会问题,主要是:环境资源遭受?#29616;?#30772;坏,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拉大,权贵资本勾结形成利益集团,官员贪腐横行,国进民退,垄断集团座大,一味?#38750;?#29289;?#19990;?#30410;,社会道德沦丧。

        如果我的这个历史观能够成立,那么,按照这个历史逻辑,接下来的下一个三十年是什么?下一个三十年,即从2009年到2039年这个历史阶段,?#39056;?#30340;任务是什么?

        我认为,下一个三十年,中国最紧迫的问题的问题是政治体制改革,目标是建立宪政民主体制。上一个三十年的经济发展,是在一个"列宁主义加市场经济"的模式下的发展,是集权模式下的市场经济。这种模式,虽然一段时间效率很高,但是问题亦?#29616;亍?#20027;要是中国的环境和资源承受能力,已经无法支撑这种房子模式,社会发?#20849;?#38754;的矛盾,也是这种模式难以为继。

        为什么要发展民主和宪政?

        因为市场经济的发展,总是和民主政治相连。市场经济首先是法制经济,只有公正独立的司法体系,才能保证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只有自由民主的法制秩序才能与高度的市场经济相兼容。下一个三十年,就是要把列宁主义的市场经济,转变为宪政法制的市场经济。

        什?#35789;?#23466;政?我认为,宪政是一种历史的文明。是一个?#39056;?#26080;法阻挡的人类目标。因为宪政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政治运作过程的规范化,规则化。

        在一个成熟的宪政体系中,政治?#36139;?#23601;像一架机器,按既定秩序运行,不为任何特定的政治家的意志和抱负所左右。相反,政治家只有在既定的政治框架之内,才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和理想。所以,宪政不仅仅是一种规则,更重要的是这种规则所体现的价值观。或者说,是体现了某种价值观的规则。

        那么,宪政民主?#36139;?#20307;现了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呢?

        总结西方宪政的历史,?#39056;?#30475;到,这种价值观的核?#27169;?#23601;是对每个个体免于被他者伤害的各?#21482;?#26412;权利的平等保护。宪政的每一步发展,?#23478;?#21619;着每一位国民可以以一种更便捷的和可预期的方式,利用国家机器来保护自己的权利,从而不受他人,组织,特别是政府本身的伤害。

        ?#39056;?#30475;到,在过去的三个三十年,虽然经济有长足的进步,但是?#39056;?#31163;宪政民主这个文明形态还相隔很远。

        如果这个目标能够确立,那么历史学者的任务也就相应确立了。?#39056;?#30340;任务就是,推动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向着民主和宪政的目标前进。一切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的,?#39056;嵌家?#31215;极推动之。推动中国的宪政民主,就是推动中国的历史向文明的方向前进。

        

        范泓:历史研究在本质上是“求真”

        

        这一个正在变化的时代,充满高度的不确定性,不论会发生什么,对于研究历史的人来说,眼前的一切?#38469;?#24222;杂无序的史料,如何淘沙捡金,如何去伪存真,牵涉到?#39056;?#30340;价值判断、个人素养和?#29616;?#29978;至是对历史的情感,同样一份史料,在不同的史家眼中,会有不同的结论,“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20445;?#36825;是?#39056;?#22312;面对历史材料时应采取的一种谨慎态度,即“多闻阙疑,慎言其余?#20445;?#26377;一?#31181;?#25454;,说一分话。

        唐代史学评论家刘知几尝言史才、史学、史识,至清代,章学诚又加上一“史德?#20445;?#31616;来?#36947;矗?#21490;学就是学术涵养,史识是指对?#24405;?#25110;人物的判断,史才可解释为才智天分,史德就是心术品格。历史学家无不?#37322;?#25506;求真相,但在有限的条件下,探求真相往往是困难的,在一个时代,若以政治或意识形态高?#36149;?#21046;史学的自由发展,则无信史可言,因此,史家所要?#38750;?#30340;事实上是一个良知,一个求真的良知,在杜维运先生的《史学方法论》中,将此称之为“史学的纯真精神?#20445;?#20174;某种角度来说,历史是一个价值判?#29616;?#20030;,是一个综?#29616;?#20030;,也是一个?#35789;?#20043;举,历史不仅仅就是过去。

        随着世局的转变,史学也在发生重大的变化。在事实上,所谓的“政治史”已不能再独霸天下,“现代化叙事”与“革命叙事”内涵的对抗,或许已成为中国史学界的“范式危机?#34180;?#36825;一“危机”对于史学研究来说,应?#31508;?#19968;个新的契机或转折,若以台湾史学界为例,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民主化过程,对学术界影响最大的是言论思想的自由,意识形态的消解以及史?#31995;?#36880;渐开放,对于近现代史而言,国民革命史观不再?#28212;疲?#20013;国现代史不再等同于国民革命史,也不再等同于国民党史。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革命意识大见削弱,发掘新资料、引进新理论、提出新问题、得出新结论,已成为台湾近现代史学研究的基本精神。

        应当承认,中国近百年的历史诡谲多变,对于这一段历史的研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多有资料繁富、问题复杂、事多隐晦、人多在世之困扰,但在脱开现实政治的纠缠,抛弃苏联模式、党团关系、革命史观的影响之后,一如章太炎所言“字字征实,不蹈空言;语语心得,不因成说?#20445;?#24402;纳一段历史的演变过程,理出史事发展变化的诠释方法已成为一种可能,“史学得跟着环境变化而变化,世变愈?#20445;?#21490;学变得愈快?#20445;?#20197;多元取代一元,这是无法否?#31995;?#20107;实,也就是说,若想重现历史真相,必得跳开固有立场,甚至勇于超?#20581;?#20826;见?#20445;?#21382;史不再为革命服务,也不再为政治服务。

        研究历史的人,通称为“史家?#34180;?#19968;般?#36947;矗?#21490;家把史料变成历史的过程,常会受到环境的影响,所以,史学的观念往往会决定历史的解释。因此,从这一角度来看,“历史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20445;?#20854;中重要的不是古今,也不是天人,而是际变,史家与时代,就是这样一种特殊的关系。历史研究在本质上是“求真?#20445;?#34429;以过去之事为主体,但关心的对象?#35789;?#24403;下。历史记载了太多的经验和教训,历史不仅仅就是过去,而是建构过去到今天的?#26377;?#26159;一种移动的、提出问题的叙述,对?#39056;?#29616;在所处的社会作出合理的解释或判断,历史的功用,其中有一点,就是避免重蹈覆辙,一如西哲培根所说“研读历史,可以使人聪明?#20445;?#30693;道今天从何而来,又该往何处去,这恐怕就是历史的时代意义。

        

        郭世佑:做一个善意的批评者

        

        邻邦印度的智者克里希那穆提坚信:“只有一颗年轻、清新又纯真的心才能发现真理,但是,纯真与年龄无关。并?#20405;?#26377;孩子是纯真的,孩子也许并不纯真,只有那些能做到既体验又不累积经验?#24615;?#30340;?#27169;?#25165;是纯真的。”?#26174;?#26031;言。当“?#23454;?#30340;新衣”在谎言的驱动下收获虚伪的夸耀时,只?#34892;?#22320;纯真的人方可直陈谎言的荒谬,真理往往就是一些简单的事实或常识。基于历史学的求真行规与职业特性,历史研究者或历史学家?#35789;共?#24895;直截了当地揭穿“新衣”的谎言,至少应?#26412;?#21487;能地保持沉默,而不应该为犒劳与奖赏而喝彩,除非有人在用刀枪威逼你去喝彩,挑战一个不可复制的生命个体,牵出你的无奈。

        人类不能像兽类一样立刻忘?#19988;?#32463;发生的事情,“并看着每一时刻真正逝去,沉入夜晚和薄雾之中,永远地消失?#20445;?#21482;有低头吃草的牛群羊群才能过一种的非历史的生活,遗忘过去。一方面,“人总是在抵抗着伟大而又不断增加的过去的重负?#20445;?#23612;采语),另一方面,人类千方百?#39057;?#29992;简单的符号与复杂的文字挽住过去,还专门设置一个搭救人类?#19988;?#30340;历史专业,历史与现实就被牢固地绑在一起,?#35789;?#26377;人想让同类忘记过去或改写过去,那也不太容易。如果说历史就是历朝历代的政治奴婢,或者就是胜利者炫耀自身合法性与神圣性的政治宣传,那么,追?#19990;?#21490;真相与谜底就是历代史家的职责所在。

        正是因为人类拥有兽类所难具备的?#19988;?#33021;力,人类?#19981;?#22312;时间的坐标上写意和抒情,历史与现实都在变动不居之中,二者的区分也只具有相对的意义,历史原本就是现实的凝固,现?#31561;词?#21382;史的?#30001;臁?#22914;果说哲学?#39056;?#29992;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目的还是创造世界,那么,历史学家用不同的方式解释历史,目的还是创造历史,关注时代与苍生既是历史学家的责任与良知所在,也是提升历史研究能力的重要法门。因而可以说,只有对?#35848;?#38169;节的现实问题?#27835;?#36879;彻的史家,解答历史问题就不在话下,激活死人;只有对历史问题?#27835;?#36879;彻的史家,解答现实问题也不难轻车熟路,化解谜团。

        自近世已降,进化论与唯物史观引领历史解释之先,吃玄鸟蛋、践巨?#24605;?#31561;神话故事不攻?#20113;疲?#24102;来人类认识史?#31995;目?#21069;解放。不过,当旁征博引的主义之雾与历史决定性的?#20113;?#30021;通无阻时,唯物史观同宿命论之间也不过一步之遥,功利主义依旧结伴而行,时隐时显。当章节体的历史教科书强行作为万变不离其宗的政治课和意识形态的工具时,历史教师与史家的日常性职业行为却容易提升为拷问道德操守的契机,是非得失就往往取决于听众与读者的评?#23567;?

        近代中国的历史充满苍生的血泪与民族的艰辛,这是举世皆知的,个中痛楚究竟能给后人提供什么样的教训和智慧,华夏子孙如何走出近代史,至今仍是一本糊?#31354;耍?#36153;人猜思。当昂贵的学费总是以苦难的课堂为结局,国人就更有理由尽快跟?#19979;?#20811;思的节奏,同歌德一起高唱,使自己变得成熟和聪明起来,至少应当把近代国史当作亿万中华儿女共有的开?#21028;?#35805;语?#25945;ǎ?#25506;究如何缩小中外差距的真功夫,唱出货真价实的“同一首歌?#20445;?#21364;不必把近代史圈作少数人的解释专利,只搞选择性的求真,更不要党同伐异,动辄以“爱国?#34180;ⅰ?#21334;国”相甄别,非?#24605;?#24444;,除非有人能确证某个学术异己就是后娘养的。当历史的谎言也在充斥着?#39056;?#30340;教科书与阅读市场,恐怕还无法指望?#39056;?#30340;国家能在一夜之间变得像年轻的美国一样充满自信,取消统一的历史教科书、统一的命题?#38469;?#19982;标?#21363;?#26696;,还让《老师的谎言》之类专揭本国历史之短的书籍畅销无阻,还让它获?#20445;颐?#20063;无法指望至今备受警惕的戈尔巴乔夫还能?#30701;?#22312;?#39056;?#30340;国度里,以?#23433;?#39564;学生知道多少谎言是没有意义的”为由,废除中学的历史?#38469;裕?#19981;过,对历史研究者群体来说,究竟有多少人能够走出举国一式的工科管理体制的钳制与诱惑,摈弃个人对局部史料与局部问题的特殊偏好,就事关家国前景的许多历史真相以及历史与现实的真实关联认真严肃地告知国人,开启来者,倒是当务之?#20445;?#22909;事多磨。

        个人的生命是渺小的,著述的时间与精力也是有限的,对多数学者来说,也许惟有将历史研究当作门前的自留地,跟?#25490;?#35838;题,拼论著,争?#23849;?#27714;光环,方可确保?#29575;?#26080;?#29301;?#23569;数志存高远者或可像足不出户的严耕望那样苦心经营,集毕生之力,朝着传世的目标迈进。相比之下,如何澄清谬误,走出书斋,关注世态炎凉,引领民众思?#36857;词?#26356;?#30740;?#21147;?#20849;?#19981;讨好的知识工程,“剪不断,理还乱?#34180;?#29615;视万里神州,数十年左右无常的国运折腾已注定?#39056;?#36825;一代乃至?#39056;?#30340;前辈既难扮演专精高手严耕望的职?#21040;?#33394;,更难复制博通大家余英时的风采,历史学的使命感与地球村的压力却不难驱使?#39056;?#37325;温近代新史学的开拓者梁任公的声音,审视师者的自我价值与史学的尊严,尽量做一个社会主流价值的善意的批评者,而不是谋求?#25351;?#30340;?#20498;?#25163;。若就历史学的价值与功能而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雷颐 的专栏 进入 郭世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史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63937.html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20305;?#20214;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25351;簟?/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24895;?#36131;。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九龙娱乐官网 uu裸体写真 手机报码开奖历史记录 棋牌游戏下载 六人牛牛房有挂吗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手机棋牌二人麻将 pk10免费手机计划软件 南昌按摩会所上班时间列表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