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郭世佑:过渡中的史学期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80 次 更新时间:2005-01-15 15:56:29

      进入专题: 史学  

      郭世佑 (进入专栏)  

        

        世纪之交对于人类历史进程好象没有什么特殊的功效,许多实质性的历史分期研究就不把它当一回事。不过,作为时间标度,它大概可以给叙述提供便利。况且,既然如今地球村的?#29992;?#37117;在充分利用现代通讯手段,制造“跨世纪”的热点,而?#19968;?#37027;么投入,那么“从众?#20445;?#36817;乎万人空巷,说不定这个世纪之交就真的会比别的年份显得与众不同。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近年来,笔者碍于几位师友的催约,亦就新世纪的史学发展流露过一些基调不高的愿望,动口过多,动手就显得太少。?#34892;?#35805;若由前辈师长多说,那是再妥帖不过的,平庸浅陋如我者却也置喙其中,似有犯忌之虞。承蒙《史学月刊》之邀,厕身庆祝该刊50周年刊庆活动之列,还得老生常谈,争取下不为例。

        

        刚刚逝去的20世纪堪称人类作贱自身与人的尊?#31995;?#20197;充分展示的历史时段,也是治史者重新认识与拷?#39318;?#36523;的最佳契机。近百年的艰难历程不难提醒我们,应当重视和珍惜这个时段中我国史学发展的每一份成就,因为它实在来之不易。至于对这些成就的估价是高一点好,还是低一点好,在我看来似乎并不要紧,有关参照系数与标准原本就不易把握。至于如何切实总结前人的成功经验与相关教训,确定新的起点,一如人类的生命个体从何而来,向何处去之类不变的情?#24120;?#20063;许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烽火连绵的民族自卫战争与内战不曾使神州大地保留一张平静的书桌,其治学之难可想而知。以毛泽东为首的一代民族精英代表劳苦大众登高一呼,在开创中华历史新纪元的同时,也开创了我国史学发展的新?#32622;媯?#21807;物史观指导下的史学研究呈现生机,这是人所共知的。问题在于,任何科学体系与理论都经不起教条主义的折腾或随心所欲的拨弄。及至政?#27835;?#23450;后,一个素?#31995;?#31821;、才气纵横的革命领袖?#19981;?#20511;历史话题频繁发动政治运动,史学(还有友军如哲学、文学、政治学、经济学、法学等等)与政治的联姻既给史?#31243;?#20379;盛况空前的力量支撑,让史学工作者如奇货可居,行情看涨,也给显而无学的史学带来前所未有的灾?#36873;?#33464;芸众生曾多次领教,历史真的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且无一不是在口含成语“实事求是”和高呼“还历史的本来面目”等口号之下出台的,人们无法知道这个姑娘的本色究竟何如,只好把那些震天价响的口号当作“?#23454;?#30340;新衣?#20445;?#21898;与不喊都显得无关紧要,反正信的人不会比听的人更多。史学的尊严就是在史学与政治的联姻中悄然失去的。历次政治运动不独冲击了多数史家的正常研究,毁弃了他们许多宝贵的学术时光,而?#20197;?#25972;体上给史学工作者带来观念与思维方式、话语结构的?#36136;?#21644;干扰,甚至带来“理论的污染?#20445;?#32780;且带来社会对史学的淡?#20305;?#37145;视。前者早已有目共睹,后者却容易为人们所忽视。史学的尊严如同生态平衡的自然环?#24120;?#30772;坏起来不过举手之劳,重建起来却谈何容?#31069;?#28165;理与?#35789;?#20260;痕累累的史学队伍自身,较之政治舞台上的拨乱反正与?#21019;?#25919;治死老虎要难得多,时间所造成的伤害,还得需要时间来解决。我们这些先天不足者就是在这个时候厕身于史学专业的。

        

        一波未平,一波?#21046;穡?#20840;民性的?#22363;?#22312;改革与开放的旗帜下不?#30001;?#37327;地铺天盖地而来,一如“天风刮海见海?#31069;?#28044;作银淘霹劈天驶;病者睹之气皆生,勇者睹之神?#36816;饋?#30340;钱江?#20445;?#21490;坛中人备受煎熬。君不见,在同辈同行中,部分才华横溢者长袖而去,剩下的却不乏怨天尤人或脚踩两只船者,或因为担心干别的行业未必能干好,姑且边走边看,从而留守史坛至今。?#28909;?#26049;人以“酷爱史学”、“甘于清贫”相赞誉,也懒得去辩解,只好当作默认了。坦?#23454;?#35828;,笔者就属于后者。个中滋味,并不比当年黄克强留守南京时的感受好多少。若称这是吾辈在史学队伍中的整体情况,当不为过。

        

        回首当年,我们的小学与中学时代是在别无选择的“红小兵”或“红卫兵”之类声浪中度过的,如今却在肩负前辈史家的重望,充当着新世纪史学队伍中的“基干民兵?#20445;?#36825;是我们在展望21世纪的史学前景时不便忽略的一个重要背景,也是20世纪的中国史学留给新世纪的重要遗产之一。如何不卑不亢地“跨世纪?#20445;?#20854;任务似乎并不轻松。?#28909;?#20877;看看比我们更年轻的同行,由于种种原因,其中的多数也未必怀抱足够的兴趣与信心贡献史林。基于数理基础不?#35759;?#25913;学文科、国语基础不强而姑且选择史学专业者恐怕也不在少数。史学之于才、学、识的专业要求至少不比新闻学、公共关系学、法学、经济学等专业的要求来得低,我们的生源却已无法望其项?#24120;?#33267;于何时方可通过看不见的手来调整个中反差,?#20849;?#24471;而知。在社会分工往往由许多短期行为所左右的今天,一门素养要求与“贵族化”心态要求都不低的学科,在热闹非凡的现实生活中还处于边缘化的生存状态,而?#19968;贡?#33945;?#29616;种?#20260;痕与误解,它能在多大程度上像以往那样吸引不少品学兼优的续备力量,至少在近10年内还将作为未知数而存在。职是之?#21097;?#20219;重道远一词之于史学,绝非套语。

        

        吾辈生当社会转型的过渡性时代,大多充其量属于过渡性的人物,无论所涉足的专业与职业何如。去年年初,笔者奉《学术研究》之约,表达?#32422;?#23545;新世纪的专业期待时,曾提出3点愿望:一、优化史学队伍?#27426;⒕不?#27835;史心态;三、强化史学理论(请参见拙稿:《21世纪中国史学遐思》,《学术研究》2000年第2期)。本文且以笔者所涉足的近代史研究园地为例,就专业资料的挖掘、学术规范的改进与史识的加?#21487;?#20570;补充。

        

        第一、资料挖掘

        

        任何学术研究都以占有资料为前提,史学尤其是如此,否则免谈。所谓学术功力往往由占有资料的量与质所决定。许多前辈史家不仅?#32422;?#21344;有优质多量的史料,信手拈来,而?#19968;?#40664;默无闻地从事资料的整理与出版,惠被史坛。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11种2000多万字的编辑与问世便是一例。近年来,丛刊续编也已陆续整理,惜乎经?#35757;?#22240;素的制约,出版成效不大,令人扼腕。除此之外,还有大量未刊的中外资料需要花很大的力气去挖掘和整理。无论是中外政府档案资料,还是地方文献、谱牒、私人笔记、书牍等,?#38469;?#26080;价之宝藏。外文资料的?#21344;?#19982;整理是一个艰巨的文化工程,非借助体制内的力量投入不可,像常书鸿、姜亮夫等人那样全力?#21344;?#19982;整理敦煌学资料的敬业精神也是不可或缺的。就人物资料而言,一流人物或举足轻重者的文集整理与运用已见成效,二流、三流甚至未入流者的文字似乎还显得注意不够。其实,?#19988;?#26159;一片十分广袤的空间。即便是一流人物的资料整理,大概也不能说已经功夫到家了。最?#24576;?#30340;莫过于梁任公的未刊资料封存至今。近年来,笔者试图从梳理梁氏?#19995;?#30340;?#24605;?#20851;系入手,重新解读他的思想,把握其变化过程及其时空?#27573;?#19982;因果关联,切实感受?#19995;?#22810;变的梁氏所置身的客观世界及其情感世界,虽蒙某些前辈的无私帮助,略有所获,只因更为关键的资料渠道不畅,近乎难以为继,即便是任公季子思礼院士欣然出面说话,亦如石沉大海。体制对院士的排拒与大众对院士的尊重之间,相距何其遥远。我敢说,?#28909;?#24320;放梁任公的未刊资料,某些历史之谜方可解开,更能展示清末民初政治精英们的心态与政坛变幻的?#19995;有裕?#21542;则,无论你的定性?#27835;?#25110;功过衡估如何执著和投入,都很难挠到痒处,很难从根本上克服?#31561;?#23376;的缺陷。吾辈无能,惟有期待咱们国?#20197;?#26032;世纪的资料开放问题上切实做到有法可依。殊不知,既然是社会主义国家,每一个公民都有权依法享用属于全民所有的国?#20063;?#20135;,包括查阅和使用那些并非事关国家安全与利益机密而且已经?#29420;?#19982;现实生活的历史资料。许多资本主义国家为研究者所能做到的,我?#19988;?#24212;尽快做到,姑且不说应否做得更好,应否充分显示社会主义公有制的?#26049;?#24615;。

        

        顺便说一句,根据?#20013;?#30340;退休制度,60岁或65岁的学者一刀切,某些功力深厚(包括外文水平)而且健?#24213;?#20917;不差的前辈已经退职,其中以颐养天年者居多。笔者近日忽发奇想:政府部门能否以自愿为原则,把他们动员?#22949;?#32455;起来,提供一定的条件,让他们在史料整理方面做点贡献呢?那与其说是“发?#20305;?#28909;?#20445;共?#22914;说是正?#31508;?#20505;,其意义并不比编写地方?#23613;?#25776;述政协文史资料之类来得逊色。如果事情真如罗素所言:“一件文?#26700;?#23601;比五十部历史书都还有更多的生命……它包含有确实是属于过去时代的东西,它便具有活生生得出奇的死去的生命,当某种声音或气味唤醒它的时候,它就像是属于我们?#32422;?#30340;过去那样。而且一部事后写成的历史书也很难使我们体会,演出者们对于未?#35789;?#26080;知的?#20445;?#37027;么,我们完全有理由说,从事文献、档案或未刊手稿整理的长者不仅可以继续贡献史林,同时可望?#26377;?#23398;术生命,另创学术辉煌。谁能断定毕生主要从事资料整理的荣?#26174;?#20808;生这样的史家已?#29420;?#25105;们而去呢?

        

        二、学术规范

        

        近年来,关于史学规范的讨论比较火热,大多集中于如何尊重中外同行的?#25237;?#25104;果、怎样提高问题意识、如何开展健康向上的学术批评、应否?#23454;?#31361;破原有的思维方式与行文方式、借鉴相关学科的理论与表达风格?#28982;?#39064;,畅所欲言,颇见成效。我想补充的是,就遵守学术规范的基础性层面而言,似乎还有某些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某些学术概念既不?#26082;罰?#20063;不明确。尽管某些抽象化或集约化的学术概念不可能做到统一认识,但每一个研究者?#32422;?#25152;使用的概念必须先有相对明确和固定的把握,这是学术研究的一个前提条件,而长期以来,我国史学界在这方面做得不够。例如,使用频率很高的“革命”、“?#20160;准丁薄ⅰ?#23553;建主义”等概念,至今还没有相对明确和相对?#26082;?#30340;理解与表达。在近年来的学术讨论中,也往往是各说各的,常见的还有把这些并不?#26082;?#30340;概念当作理论预设前提或逻辑前提,漫天飞舞,使人无所适从。其中“封建主义”一词简直成了垃圾桶,什么脏东西、坏东西或?#32422;?#19981;?#19981;?#30340;东西,都可以往里面塞,不管是否相干。 “?#20160;准?#38761;命派”、“?#20160;准?#23567;?#20160;准?#30693;识分子”、“买办?#20160;准丁薄ⅰ?#23448;?#24597;?#21150;?#20160;准丁薄ⅰ白什准?#38761;命”等概念也从未加以认真讨论,就人云亦云,使用时又将这些概念频繁更换,飘忽不定。即便是某些可以?#29420;?#20110;价值判?#21916;?#38754;与感情色彩的时间表达,也显得经不起推敲,易生歧义。例如,“建国前”、“建国后”之类情绪化的用词就容易引起误解,好像1949年以前的中国就不是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而存在,就没有建过什么国。若照此推论,我们岂不是没有理由?#30340;?#22320;、某岛自古以?#35789;?#20110;我们中国的领土了?#31354;?#26174;然是?#32422;?#25171;?#32422;?#30340;嘴巴。?#26082;?#19982;便捷的表达应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20445;?#25110;“1949年之前?#20445;?949年之后”。至于“解放前”、“解放后”等提法也是主观性较强,好像已有学者提出疑问,笔者就不重复了。

        

        二是学术表达的逻辑性不够。某些自相抵牾的表述一经某个学术权威或政治权威提出,就能人云亦云,俨然“集体无意识?#20445;?#32570;乏比较系统的清理。笔者曾于近10年前指出:在?#25945;?#27915;务运动“失败”的原因时,人们一边埋怨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人“只引进了西学的皮毛,没有引进西方的政治制度?#20445;?#19968;边又说?#19988;?#20026;?#24052;?#22266;守旧势力十分强大?#20445;?#22312;?#25945;中梁?#38761;命“失败”的原因时,?#25351;目?#35828;,是“资本主义道路在近代中国行不通?#20445;?#19968;边说 “孙中山让位?#20445;?#19968;边又说“袁世凯窃位?#20445;?#19968;边说?#26753;?#38761;命成功了,因为革命者“不仅?#21697;?#20102;清朝统治,而且?#21697;?#20102;?#26377;?#20013;国2000多年的君主专制制度?#20445;?#19968;边又说?#26753;?#38761;命“失败”了,因为“中华民国只是一块空?#20449;啤保?#31561;?#21462;?#36923;辑上的这些硬伤,至今并未消失。这些悖论无一不是以辩证法的名义得出的,却容易使辩证法蒙羞,因为辩证法毕?#20849;?#26159;模棱两可的诡辩论,不是自相矛盾的文字游戏。对于某些数理基础不错的读者来说,这些说法随时都不难在脑海里撞上红灯。即便是辨证逻辑,其实亦当遵循?#38382;?#36923;辑的某些基本规则。尽管历史充满矛盾,但史学工作者史学家的思维与表达不应自相矛盾,尤其是论者在选取同一个观察角度、使用同一套史料、运用同一种价值评判体系?#31508;?#22914;此。

        

        三是过于看重论点,却不太愿意在论据上多下功夫,这在某些学术商榷中尤为常见。论者不是紧紧抓住商榷对象那些支撑论点的论据,逐一推敲,而是颇有耐心地演绎、放大或夸张对方的论点,推测对方的思路与动机,近乎不厌其?#24120;?#28982;后以原本就不为对方所赞同的某个定论作前提,或引用某个名人的观点,加一些学习体会,就是不愿在推敲对方的论据上多下功夫。此类学术讨论貌似热闹,好像是在“百家争鸣?#20445;?#23454;则不然。学术研究不同于政治宣传的一个关键在于:论据比论点更重要。无论你赞同某个论点,还是不赞同某个论点,无论是否定某个旧说,还是提出一个新说,关键并不在于论点本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世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史学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543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20305;?#20214;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20302;?/a>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麻将规则怎么算胡 html文字游戏 武汉酒店小姐招聘 看牌抢庄快乐版 白沙娱乐场 好运来电玩城安卓版 博凯娱乐正规吗 牛牛群拉人发展下线 彩天地彩票99937_com投注 不倒翁投注法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