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郭世佑:慎把青春读明天——寄语法大学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659 次 更新时间:2005-01-15 15:42:34

      进入专题: 读书方法  

      郭世佑 (进入专栏)  

        

        自客岁暑期揖别钱塘而?#29992;?#20110;“法学帝国主义?#20445;?#26657;报记者约稿不下十次,我都一一辞谢,因为自量浅陋,言多必失;加之所约?#38469;?#21629;题作文,还要编排个人“经验?#20445;?#20196;我生畏;遑论初来乍到,人地两疏,自当少说为?#36873;?#28982;而,人生处处有两?#36873;?#26082;?#31508;?#32844;,倘若将学生的吁请峻拒到底,则不?#35789;?#32844;到底,学生自有理由抱怨说,学校不过引进了一个不称职的冷血动物和自私自利的?#19968;?#32780;?#36873;?#32771;虑再三,这次就得应酬一回,但愿以往相约诸君不要以为此应就与彼约毫无因果关联。

        

        记者这次出题曰“大学生活的定位与规划?#20445;?#23450;位”也许不难,“规划”云云,?#35789;恰?#21313;个先生九本书?#20445;?#21313;本或十本以上也有可能,全在自己去把握。至于个人经验,吾等在当年高考制?#28982;指词閉一?#35838;堂的那种情境、物境与意境均已时过境迁,似无太多的可比性。据说,如今除了那个曾使徐志摩在“星光与波光默契中”醉过也醒过的?#30331;?#20043;外,普天之下能严拒商化和节日化的学府已经难觅了,沉甸甸的未名湖与清华园?#26143;?#22914;此,可随扬尘起伏的昌平一隅大概也不例外。倘若把吾等昔日求师问道的心得和盘托出,再来一番格式化或理论包装,恐怕也难得抓住那些挺?#19981;?#27427;赏故事的后继者还去扮演削足者或入瓮者。他们毕竟机灵得很,也现实得很。

        

        不过,话说回来,历史毕竟是人类所共有的精神家园与智慧宝库,大学的角色就在历史?#38590;?#21270;中?#25214;?#24432;显。自从大学模式在意大利北部那个叫做波伦亚的小镇向四周扩散以降,大学就不再?#24515;?#20110;一个行会式的学生自治?#30424;澹?#32780;渐次成为各国与人类共同体培养人才的主要管道。自学固然也可以成?#27169;?#20026;数更多的人才毕竟?#38469;?#20174;大学的校园穿过的。况且,尽管不是每一个置身高等学府的学子都懂得珍惜光阴的重要,但奇怪的是,?#20004;?#36824;找不到一个不感叹大学时光之珍贵的过来人。他们都曾试把青春读明天,差别只在于读什?#26149;?#24590;样读,从而决定读得怎样,是“临轩问策有渔施?#20445;?#36824;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在一个高等教育?#20849;?#37027;么普及而且潜意识里还库存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和“书中自?#35874;平?#23627;”之类民谚的国度里,大学总是年复一年地?#24615;?#30528;如百鲫过江的高考者的光荣与梦想。无论现代化的物流与后现代主义思潮将把人类推向何方,大学之于青年学子的重要性不是被弱化,而是在加强。当今日大学毕业生不再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31508;保?#22914;何在寒窗十年之后打发自己的大学年华,更应成为各位“天之骄子”的首要话题。

        

        如果说程序化的高考制度尚存古?#26412;?#19994;中“野无遗贤”的那份“平等?#20445;?#37027;么,登榜诸君以优胜者入场的成本与代价就是先把自己的脑袋变成?#34892;?#23398;教科书的复制品,让反智化的思维方式与残缺的价值体系制造?#26352;?#38556;碍。对部分学生来说,读书的乐趣恐怕早在充当?#38469;曰?#22120;的过程中就已连同童趣挤压殆尽,甚至还把想象的空间也赔?#20808;?#20102;。既然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热闹和精彩,还与?#26412;?#36827;,大学的自由管理方式又在随时?#24403;?#21644;抚慰这些苦考过来的久旅者和已够委屈的“家庭太阳?#20445;?#29420;生子女),追求轻松、愉悦,?#27492;?#21313;年寒窗的清苦如同?#27492;?#32827;辱一般干净利索的享乐主义就容易结伴而行,如何把他们引向继续“寒窗”之途,简直都已有点难于蜀道了。至于怎样迅速打破死记怠思的读书方式,抵制来自世?#23376;?#20307;制的功利主义诱惑,摒弃那种满足于背教材、抄听课笔记而谋高分、争优、评奖、入?#22330;ⅰ?#25552;干”的功利主义读书观,怎样让学习的奴隶去珍惜学习的主人这一角色转换的机会,从岁月无痕的经典书籍与品位不俗的学术演讲中营造与智者?#26352;?#30340;自由通道,尽量感受来自心灵的碰撞与震撼,?#19968;?#35835;书之乐,从求真、求善与求美的自我折腾中启动思想之帆与超越之旅,感悟人生的责任与价值,在“快乐的猪”与“痛苦的哲学家”中果?#31995;?#20316;出选择,乃至重构,凡此种种,可谓难上加难,实在需要立志,需要大智与大勇。不过,前贤常说,大勇往往是无形的,大智又总是“若愚”的,说来说去还是不容?#35013;。?

        

        东坡居士宣称:“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在我看来,“成大事者?#31508;?#22914;此,成小事者也未必无需“坚忍不拔之志”。不断抄?#27982;?#20154;格言或?#38405;?#35686;句,不断改订读书计划,本是历代上进学子的一大嗜好,不过,无志者常立志,有志者立常志。倘若朝三暮?#27169;?#26397;令夕?#27169;?#20174;来不动真格,必将自欺欺人,鲜有实效。近人曾国藩就在家书中?#37027;?#21578;诫子女:“盖士人读书,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有志则不甘为下流,有识则知学问无尽,不能以一得自足,有恒则断无不成之事。此三者缺一不可。”对于曾?#31995;那?#31363;私语,我们不妨?#31561;?#19968;二,这里绝对没有版权纠?#20303;?

        

        不管?#31995;?#26159;否还活着,时间之神赐予个人的每天24小时?#38469;?#24179;等的。秒?#25317;未?#30528;的时间每天都在开宗明义地流失,学子们每天都在向毕业的期限与出口走近。待到互道珍重和各走一方时,蓦然回首就不难发现,每人用四年一单元的青春所读出的明天将是那么迥异可惊。如果把那些既?#19981;?#35835;书又善于读书的同学与虽然善于读书却懒于读书或者虽读书?#37027;?#21364;不太会读的同学相比,彼?#35828;?#36317;离就已初露?#22235;擼?#22914;果再?#20204;?#32773;同那些既懒于读书又不会读书者相比,其差别就俨然一个像样的教师与不大合格的学生之间的不对称,任何抱怨都将无济于事。谓汝不信,不妨追问一下叔叔阿姨,留神一下师兄师姐,或者拭目以待。

        

        当然,相对于漫漫人生旅途而言,大学四年毕竟是短暂的,它既来不及塑造一个现成的学者或现成的政治家与思想家,也难使被塑者的前程由此一锤定音。但问题在于,既然为数更多的创业者?#38469;?#24102;着那个使人成其为人的熔炉所赐予的第二个胎记而乘风破?#35828;模?#37027;就不难发现,他们的价?#30340;?#37327;与社会?#27605;自?#26469;就在较大程度?#20808;?#20915;于各自当年的知识构成、创新能力与思想境界所曾准备的程度。昨天、今天与明天,原本就是一条剪不?#31995;?#22240;果链,未来就是历史?#38590;由臁?

        

        我还发现,虽?#36824;?#20170;中外的名人名家留下过许多无需从头尝试的治学经验与成功诀窍,?#27425;?#29420;没有提供无需读书便可一夜成材的法门。这就意味着,读书不比中彩省事,还得一本一本地读;明天的路就在脚下伸展,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机会往往只为准备者而存在。因而可以说,只有真正刻苦读书者才能尝到读书的苦味,也只有真正刻苦读书者方可感受读书的甜头。

        

        2004年12月6日于京北宁馨苑寓所

        

        《中国政法大学报》2004年12月10日第4版“守望法大”

        《中国青年报》2005年1月4日B1版?#25226;?#20064;周刊”转载

      进入 郭世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读书方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543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20305;?#20214;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20113;?#30495;实?#24895;?#36131;。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26149;?#25351;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蚂蚁博士计划时时彩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狮子会线上娱乐 足球比分90vs 日本美女床上自摸 重庆龙虎和走势图计划 清纯美女初次体验 四不像必中一肖 欢乐娱乐棋牌下载 信誉最好的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