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郭世佑:静观辛亥百年纪念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37 次 更新时间:2012-01-04 17:19:57

      进入专题: 辛亥百年  

      郭世佑 (进入专栏)  

        

         时近岁杪,刚刚过去的辛亥百年纪念潮无疑是牵动神州的年度文化之盛事,也是近三十年来逢十必庆的辛亥革命历史纪念与学术研讨之巅峰。余温犹热,耐人寻味。

         平心而论,逢五、逢十的历史纪念并非文明古国的特殊嗜好,?#30340;?#20154;类的普世天性。就在12年前的这个星球上,即将跨入21世纪的千禧狂欢震耳欲聋,洋人比华人更卖劲,据说还?#34892;?#22859;得裸奔游行的,读者诸君就不难记忆犹新。大自然也罢,?#31995;?#30340;手也罢,其实并没有为时间的坐标预设过什么特别的意义,人类就是偏好“百年不遇”与“千载难逢?#20445;?#20195;代相传,真没办法。在我们国家,由于需要纪念的人和事还很多,历史好像就是为了纪念而准备的,每年都很忙乎,对“百年”、“千年”的青睐就不足为怪了。

         自从清末辛亥年即1911年的武昌起义揭开推翻清朝与中国传统帝制的序幕,迄今已达整整一百周年,海峡两岸都为制作辛亥百年的生日蛋糕忙得不亦乐乎,有关纪念工程就在前一年开始启动,惟名目稍有不同。台湾那边称为“庆祝中华民国建国一百周年?#20445;?大陆这边叫做“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来自两岸的许多论者认为,由于两岸的政治理念与历史连续性不同,纪念的侧重点与表达方式才显得如此差异,不大协调。在我看来,差异归差异,历史归历史,推翻清朝统治与创建中华民国其实属于辛亥革命的一体两面,一百年前的那场浴血奋战就是破立兼备的革命,无论?#38405;?#19968;面为主题,都并不影响海峡两?#24230;?#27665;对辛亥革命先驱的共同敬仰与追念,谁也无法更改历史。

        

         纪念什么?怎么纪念?

        

         近世百年以还,物换星移,江山不可?#35789;丁?#36824;在2010年9月,我?#34892;?#21463;邀,在全国政协与武汉市政府举行的辛亥百年论坛做主题发言时,就坦?#31995;?#25552;出过我的一点疑问:对于辛亥百年,我们究竟想要纪念什么?又将怎么纪念?一年过去了,这个疑问在我的脑海并未消失,如今还得补加一个?#21644;?#36807;举国上下的百年纪念,我们究竟获得了什么,或者解决了什么?

         还在2011年5月初,某?#39029;?#29256;社的负责人?#37027;耐?#25253;:“刚刚参加一个出版工作会议,上级要求尽量优先出版辛亥革命方面的?#38469;椋?#21508;书店要尽量订购这方面的书,还要摆在最醒目、最便捷的位置,做好宣传,以便读者选购。世佑兄的书要?#23777;?#20132;稿,不要太认真,不然会错过这个商机。”还有一?#39029;?#29256;社也在为另一书稿约我和催我:“?#27426;?#35201;赶在七一之前把书出版,到了七一,书店就只进纪念建党九十周年的书啊!”我对商机素来?#20174;?#36831;钝,著述不比经商,不能赶场,何况我的娘亲于年初弃养永诀,这半年还没缓过神来,还有授课任务在身,不能敷衍,加上海内外辛亥百年国际学术交流的任务甚重,每次都得花?#27426;?#30340;精力,准备学术论文与报告的思路,我?#20849;?#24819;重复自?#28023;?#19981;好意思用一篇论文开几个研讨会,就没有时间完成书稿的预约任务,后来就果真错过“商机?#20445;?#21482;能愧对出版社与读者。好几位师友的辛亥著述都销路很好,有的在数日内就卖光了,还多次?#20305;。?#20379;不应求,他们就没少赚稿酬,我一点都不嫉妒他?#29301;?#32780;是祝贺他们。

         这一年来,除了数百种雅俗共赏的辛亥书籍一齐推出,图文并茂,还有大报小报与大刊小刊以及电?#21360;?#24191;播都设有专题栏目,集中讨论辛亥革命的前因后果、成败得失、历史贡献、人物风采、遗闻轶事、纪念意义,其规模也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的历史专题讨论,一度出?#20013;词欏?#36141;书、读书、评书之热,盛况空前,这不仅累坏了一些辛亥革命史专家,也让许多并不擅长辛亥革命史研究的历史研究者与非历史研究者(包括某些网络作者)分担著述任务。有的作者还来不及仔?#25913;?#20123;基本的辛亥资料,甚至?#20849;?#26366;系统地阅读历史学界已经层垒有年的辛亥革命史研究成果,就匆匆提笔,振振有?#29301;?#27877;沙俱下也就在所难免。如果把学界已经解决的问题重新翻出来,特别是有关资?#31995;?#30495;伪与史实问题,那是无需从头开始见?#22987;?#26234;和讨价还价的。?#27604;唬?#36825;也不能全怪他?#29301;?#26102;不我待,商机难逢啊!

         记得还在20年前,即1991年,中国史学会在武昌首义之区为辛亥革命80周年举行盛况空前的国际研讨会时,由章开沅先生主编的多达120万字的《辛亥革命辞典》就已人手一册,分赠中外学者,该书所收辞目多达3200多条,还有近20本著述一同赠送。读者不难想象,辛亥革命史作为?#24405;?#21490;,早在20年前就已成为研究起点很高的国际学术?#25945;ǎ?#22914;果不从资料与史论下功夫,就别指望学术创新,能炒好剩饭,少出常识?#37319;?#23601;算不错了。

         不过,围绕辛亥历史与百年纪念,快速便捷的网络对话前所未有,据说“微博”的功夫更厉害,让它传递起来,那才叫高速和便捷,铺天盖地。其中既有本学科与多学科之间的坦诚交流,也有学者与大众、作者与读者之间的真诚互动,还有读者之间的认真?#25945;?#19982;大众的广泛参与,神奇的互联网既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也给人们的交流方式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呈现出良好的读书与思考风气,这在?#27426;?#31243;度上不能不?#34892;?#20449;息革命之赐,这在互联网问世与落户之前是不可想象的,即便是大讲“儒法斗争”和“批林批孔”的时候,史学界与历史学者也红过一阵,但与今天相比,就只能是小?#20934;?#22823;巫了。

        

         国人辛亥知识知多少

        

         百年一遇的辛亥纪念是如此之热,国人对辛亥革命与其他历史知识的了解?#20174;?#22914;何?被迫把历史课程当政治课和副科,只为?#38469;?#32780;读书的广大中学生、大学生,乃至文史专业的研究生,他们的知识储备怎样?他们为辛亥革命热过没有?看过什?#35789;椋?#27599;当想到这一层,我的心底就像在鼓冷气,无论如何也热不起来。

         2011年4月,我给本校近代史专业的?#22930;?#29983;新生入学?#35789;曰方?#21629;题,想知道哪些考生除了教?#27169;?#36824;真读过几本近代史书,就出了这样一道题:请根据下列字号,标出相关近代人物的姓名——

         ?#30001;?#23395;高、逸仙、任公、克强、渔父、松坡、展堂、孑民、慰亭、汉卿……

         这些?#38469;?#20110;近代史上赫赫有名者的字号,充斥着近代历史资料,我敢向毛主席保证,没有一个是生僻的,不是偏题、怪题,这毕竟还是专业人才的选拔呀。结果出乎意料,竟然没有一个考生能够答对一半以上,绝大多数只能答对其中三分之一左右,?#20849;环β也?#30340;,我就无法在他们之间拉开距离。这些考生还是经过了初试筛选的考生,绝大部分来自重点院校,他们的初试成绩已远超教育部定的那个分数线。如果来测?#38405;?#20123;初试分数线以下的考生,恐怕情况会更糟,说?#27426;?#26356;会把阅卷教师当作猜题和颁奖服务一条龙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王小丫,多撞上一个就算一个。同年5月?#31069;?#25105;应邀给南方某名校的研究生做专业性讲座时,提到这个题目,在场听众也是“哇”声一遍,还觉得这样的题目很?#36873;?

         到了考研的面试?#26041;冢?#38754;试组有位同事向英语考分不低的考生提问:“辛亥革命”一词怎么翻译?有的考生大概平时已被人教过某些含混过关的?#35760;桑?#23601;说“有很多种译法?#20445;?#22238;答就到此为止。当?#20063;?#20805;提问:“请说?#30340;?#35265;过几种方法?请举一例就行?#20445;?#22905;才语塞,只好老实承认“不知道”。其实,对于学过《大学英语》课程还过了四级、六级的本科生来说,只要在平时稍微留意中西年代表达的某种特性,懂一点翻译?#35760;桑词?#27809;见过原文,这样的提问也是很容易回答的。

         就在那几天,?#20063;?#21152;一个法律史专业?#38469;?#32452;的博士生面试,有位考生提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我就?#28526;?#38382;一句,“请说说孙中山‘三民主义’中的‘三民’指哪‘三民’?”她说:“应该是‘民治、民?#23567;?#27665;享’?#20445;?#25105;?#37027;?#22320;帮她纠正 “三民”的顺序,再把问题细化:?#21834;?#27665;?#23567;?#27665;治、民享’出?#38405;?#37324;?它们分别对应于孙中山‘三民主义’的哪‘三民’?”结果还是启发不了,她只好摇头说“不知道”。

         无独有偶,两年前,也是法律史博士生的面试,我请每位考生具体说说?#35835;?#26102;约法》中对民权问题?#24515;?#20123;具体规定,居然没有一人能?#25442;?#31572;出来,要么说“对不起,我没注意过这个问题?#20445;?#35201;么只背一下中学课本写过的东西,然后把话扯开,越说越糟。

         我校的硕、博考生是如此,其他重点院校的考生却也大致如此。最近,中国社会科学?#33322;?#20195;史研究所一位研究员还谈起我和北大一位师友都曾遇到过的情况,在该所今年的博士生招生面试中,师长们出了一个主观性较强的题,请每人谈谈自己对辛亥革命历史意义或者历史价值的认识,?#38469;?#20204;就想从中拉开距离。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每一个考生不仅都能对答如流,而且?#21363;?#25919;治、经济、思想文化三个方面来谈,结论完全一致,连句法与词汇、语气?#23478;?#26679;,?#38469;?#20013;学课本写过他们也背过的那些?#23736;?#35770;?#20445;?#24819;忘也忘不了。

         根据各校研究生院的指令,?#38469;?#32452;一般都无权拒绝招生,不便浪费招生名额,终止招生程序,不能宁缺毋?#27169;?#21482;能多多益善,那就只能在现有考生?#26032;既?#29983;徒,走完录取程序,各得其所。为了给他们录取的资格,?#38469;?#36824;得?#27426;?#38477;?#25512;?#20998;标准,给他们高分。至于经过三年的?#22930;?#29983;阶段与三?#20102;?#24180;的博士生阶段的补课与研习,他们能写出什么样的?#22930;?#35770;文和博士论文,挖空心思地?#21019;?#23398;位论文,像走钢丝一样,提心吊胆地走完答辩程序,参与“创新大国”的大合唱,那就只有天知道了,真是“一切皆有可能”。?#20063;还?#30475;官的想象力能否跟上,我们国家每年制造博士学位的数量已经超过美国,已经完成“赶超英美”的夙愿,就缺放鞭炮庆扩?#36763;恕?

         ?#20063;?#26159;有意要抖这些“?#39029;蟆保?#20063;不是要扫大伙百年辛亥热的兴,尽泼冷水,只想和盘抖出我的职业困惑,请教读者:我们的大学教育和研究生教育究竟怎么了?是谁把考生们变得这样肤?#24120;?#35841;来管?#36824;埽?#25105;们的高等教育质量竟然还有继续滑坡的余地,它已超出你我的想象力,能不让你敬佩?大学不应该充当中学应试教育的继续教育学院和疗养院吧?如果大学本科与研究生教育的评估活动不来管?#36824;?#22521;养质量,?#20063;?#30693;道评估专家们究竟在评什么?怎么还评出那么多“优秀”和“?#32454;瘛?#30340;,这些评估专家们?#32454;?#21527;?如果层层评?#28010;?#27627;不能制约学生读书和教师教书,评估体系本身就不应该追究和取缔吗?

         相比之下,国外的情况?#20174;行?#36837;异,即便是海外留学生,不少留学者对影响及于世界的辛亥革命就很关注,还看过很多书,问题质量?#32454;摺?#20170;年10月下旬,?#39029;?#24109;哈佛大学的辛亥革命百年论坛,我没想到,一个500人规模的报告厅都坐满了人,其中还有不请自来的政府官?#20445;?#21253;括联合国的官员。据我的博士生私下透露,他们是买了每人10美金的门票来的,否则,人就更多。有的留学生还是?#28216;?#28023;岸的加州大学、斯坦福大学赶来。会议期间,我还接受过一位从加拿大赶来的高中生的访谈。

         日本东北地区的9级地震早已牵动全岛乃至全球,该国的很多建设项目与学术交流项目被?#28909;?#28040;,却也没有阻挡日本学界与民众纪念中国辛亥百年与研讨辛亥史事的热忱,日本学界还专门成立由德高望重的历史学?#30097;教锍叫?#20026;委员长、狭间?#31508;?#19982;久保田文次、安井三吉为副委员长的日本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学术会议组织委员会。他们组织国际论坛的次数之多,规模之大,恐?#38470;?#27425;于中国;其学术水准之高,就不亚于中国。

      2011年11月上旬,在当年中国留日学生与同盟会的第二活动?#34892;?#27178;滨,神?#26410;?#22823;学在不影响正常教学的前提下,几乎动?#27604;?#26657;之力,承办纪念辛亥百年的国际盛会。开幕式那天,500人座位的礼堂座无虚席,为数更多的是校外学者与市民。在我与神?#26410;?#22823;学外国语学院院长?#36837;?#25945;授共同主持的第一分场报告会,现场就是一个很大的教室,同样坐满了人,很少有人退场。个中场面,充分体现了日本学界与日本民众对中国辛亥革命的重视,不仅使吾等外国学者?#34892;?#24863;动,而且让主办方中岛校长等也感到意外,很有成就?#23567;?#26377;的市民几乎每场必到。我认识横滨某小学的一位华裔退休小学教师,在神?#26410;?#22823;学与东京大学的两个国际论坛,她?#38469;?#32456;参加,还认真做笔?#29301;?#20250;后还与我们商讨有关辛亥志士的活动资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世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辛亥百年  

      本文责编:?#38706;?#20908;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4881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22152.com)。

      3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20305;始?#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赛车pk10分析专家 11选五怎么下载软件 pk10极速赛车计划网页 排三技巧稳赚 彩发发pk10软件 吉利帝豪官网 棋牌游戏下载 四川时时真的吗 30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日本美女主播泷川雅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