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张鸣:天下何处不衙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25 次 更新时间:2009-02-07 22:46:44

      张鸣 (进入专栏)  

        

        有人送了我本书,名曰《天下衙门》,讲的是古代衙门里的那点事儿,何为书吏,何为衙役,何为师爷,他们都干什么。这种书很好,让人了解古代的衙门是怎么回事,但也有缺憾,就是对现在的衙门不置一词,现在的衙门叫机关,里面虽然没有了书吏、衙役和师爷,但变相的书吏衙役和师爷其实一个都不少。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衙门,门口多,过去一个县只有一个衙门口,现在几十上百的大门口,而且门口里面的副职很多,总的说起来,现在的衙门口,清官大老爷多,甚至比事实?#31995;?#20070;吏和衙役还要多。

        自打我跳出来批评大学是衙门以来,很多朋友都说我少见多怪,说是天下哪里不是衙门?大学是衙门,中学小学就不是了吗?银行不是衙门,医院不是衙门吗?连国企?#38469;?#34905;门,我一个中学同学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一个大型国企组织部工作,勉强做了两年,死活要到第一线干?#38469;?#21435;,结果留在组织部的同事,现在都变成了首长,只有她现在什么都不是,提前退休。没错,后?#27425;衣叫?#25171;听,果然这些地方,凡是官家办的,?#38469;?#34905;门,我批评大学的那点毛病,哪儿都?#23567;?#26377;在这些地方工作的我的学生,还埋怨我当初给他们支招,?#19988;?#21040;第一线做?#38469;酰?#32467;果耽误了前程。甚至还有人跟我讲,衙门已经扩展到了民营企业,一些民营老板有了点闲钱,就开始在自己的企业里,也比着机关设置机构,封官拜爵,自己大过大官的瘾,一直等到钱花得差不多了,才能回归原来的游击队体制。

        说也奇怪,人们都知道官僚机构办事没效率,凡事只要是官办,大抵脱不了少慢差费四个字。不光中国这样,西方发达国家,也好不了多少,官僚机构,都摆不脱官僚气息,没有高压,效率都谈不上。中国古代老百姓说,“官屋漏,官马瘦,官客厅,鸡粪臭。”后两句需要解释一下:过去的县衙,跟?#29992;?#21306;接壤,总免不了窜进鸡鸭鹅狗,拉屎拉尿,衙役们懒得收拾,也只好任其臭下去。看来古代人就知道,官家的事,肯定是办不明白的,因为那是“公家”的事,没人操心。

        应该说,这种状况,今天并没有改善。凡是官办的事,多半少慢差费,官家的采购,多半质量最差,价格最高,买来还没法用。官家的工程,多半成本最高,如果监理再马虎点,质量肯定最差,弄不好就是一豆腐渣。所有的商家,都特别?#19981;?#36319;官家打交道,只要官道走通了,什么?#27809;?#37117;能卖出去。

        客观地说,官办的事,未必都办不好,如果主事者懂行,而且有责任心,也一样办的不错。?#19978;В?#20294;凡官办的事,多数主事的人,遵循的往往是官僚逻辑,而非专业逻辑。世界?#31995;?#20107;,有千行万行,大多有自己的专业要求,官家的事,恰恰不遵循专业的思路来,总?#34905;?#26377;强烈的干扰,主事者真的按规矩来了,不一定有好的结果,于?#36865;?#19978;大抵有碍,主事者不是傻子,谁要干吃力不讨好的事,因此,学校也成了衙门,医院也成了衙门,银行也成了衙门,天下衙门。

        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曾经工农兵学商?#38469;?#34892;政单位,全国一盘棋,全国一个大衙门,最后发现,虽然全国一盘棋,但全国不挣钱,没效益。改革改革,官退民进,让出了一些领域,不再由官家包办,因此,GDP翻?#24605;?#30334;倍,让世界吓了一跳。剩下没有改革的地方,依旧官家包办,包办都办不好,但凡民怨沸腾之处,大抵是官家垄?#31995;?#25152;在,能源,铁路,通讯,医院和学校。如果这些领域也能开放,那么能给国家省下多少钱,说不好,但肯定是天文数字。

        当然,钱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民怨。如果官家不包办,维持超然的监管和?#38376;姓?#30340;地位,收益最大,而损失最小不说,民怨也不会一股脑都揽到自?#21644;?#19978;,把所有的雷,都自家顶着,把所有的民怨都自己担着,国家领导人连春运买车票的事,都?#20204;?#33258;过?#30465;?#35828;来说去,亏这样多的钱,顶这么大的雷,只是便宜了少数利益集团,这样的蠢事,为什么非做不可呢?

        

      进入 张鸣 的专栏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2465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21103;?#20351;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24小时挂机腾讯分分 竞彩篮球彩票销售时间 福建时时讨论群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号码一览表 大圣捕鱼手机版下载 五分赛车猜前五 广东时时计划稳定阪 河南11选5走势图一财经刚 国家整顿重庆时时彩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