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郭世佑:事实评判与价值评判之间的历史相关性分析——关于评判近人曾国藩的方法论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37 次 更新时间:2008-09-04 12:26:49

      进入专题: 曾国藩  

      郭世佑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从某种意义上说,历史的相关性决定了历史的复杂性。在近代中国,涉外争端频仍,国家与民族的利益应?#31508;?#20110;高于阶级利益、集团利益或党派利益的客观存在。在对近人曾国藩进行价值评判时,既要看到腐败胜过清朝统治者的太?#25945;?#22269;领导者代表广大下层民众的利益有限性与虚幻性,也要看到起义失败的历史必然性,以及曾国藩镇压太?#25945;?#22269;与发起 “洋务运动”之间的内在关联。至于曾氏在天津教案中“拼得声名?#20445;?#21147;保和局,何尝不是其爱国情怀在两难困境中的艰难闪现。

        关 键 词:曾国藩 方法论 历史相关性 事实评判 价值评判

        英文标题:The analysis of the historical relevance between fact judgment and value judgment : a methodological issue about the judgment of Zeng Guofan

        

        “史之为道,撰述欲其简,考证则欲其详。”[1]按理说来,史料的考证是事实评判的基础,事实评判又是价值评判的基础,对史实重建的投入越多,种种关于价值评判的争论也就不难迎刃而解,只要先在事实的层面把问题弄清楚,回答好“是什?#30784;保?#28982;后分析“为什?#30784;保?#20851;于“怎么样”的价值对话就该水到渠成,因为“历史?#29616;?#30340;先决条件?#24576;?#20316;真实的客观性,它?#24187;?#30830;化为第一手资料与解读的一致性”[2],用法国历史哲学家克里斯特勒的话说:“历史解读的?#34892;?#24615;并非得自于认可它的学者的权威性,亦非源于与传统观点或当前趋势的一致性,而是取决于对第一手资料,也就是过去的原始文本和文件,是否保持一致” [3]。

        然而,历史研究中的实际情况并非完全如此。事实的探究需要对史料的占有与辨别下功夫,不便轻易涉足,?#20849;?#22823;容易对别人指?#21482;?#33050;或讨价还价,价值的评判却往往变成最容易说话的领域,好像只要愿意,谁都可以借助于各?#36816;?#25484;握的史实,根据各自的视角、?#26082;?#25110;史观,?#38405;?#20123;历史人物、事件与现象评头品足,加上我国的史学传统就有讲究“一字之褒贬”的春秋?#21490;ǎ?#30475;重所谓?#26696;?#26874;定论?#20445;?#20037;而久之,学界的价值评判也?#32479;?#20026;谁都可以见?#22987;?#26234;的公共领域,形成老少皆宜的公共话题。惟其如此,少数专业研究者则干脆搁?#20040;?#39064;,力避其烦恼者有之,不?#23478;还?#32773;亦有之。

        回避问题自然不是办法,?#38405;?#20123;重要历史人物的价值评判就是在梳理历史进程的整体脉络与得失区分中展开的,而拷问价值,将知识提升为心灵的智慧,普及大众,本来就是包括历史学在内的人文学科或“文化科学”的题中应有之义[4]。某些空泛的价值争论则难以缩小争论的范围,任何行之?#34892;?#30340;学术研讨都需要归纳论据,?#39029;?#20998;歧焦点,收求同存异与求异存同之效。

        近30年来,以改革、开放为主题的社会实践既改变了中国的社会经济面貌,也改变了国人的历史观念,拓展了历史研究的选题与视野,那种把近人曾国藩倡导的“洋务运动”当作贬义?#23454;?#26102;代已经过去了。看来,主动打开国门之后,由千百万人参与的社会实践对自身历史认识的显著变化,以及对意识形态的良性影响,远比坐而论道的学术研讨会更能解决某些学术争端。正如恩格斯所说:“包罗万象的、最终完成的关于自然和历史的认识的体系,是和辨证思维的基本规律相矛盾的;但是这决不排斥,反而肯定,对整个外部世界的有系统的认识是可以一代一代得到巨大进展的。”[5]

        历史与现实的互动总是不期而至,二者的因果链拉得越长,史学主体的某些主观好恶也会随着社会现实的变化而变化,价值评判体系也将随之调整。不管人们以前对“洋务运动”的定性分析与价值评判如何,也不管人们对克罗齐的历史观是赞美还是轻视,但几乎都在不知不觉地用自己的行为证实克罗齐这位反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家兼历史学家所提出的一个命题:“每一种真正的历史?#38469;?#29616;代史”[6]。

        不过,现有的社会实践?#20849;?#26366;完全解决评判曾国藩的某些瓶颈因素。

        1995年11月,在湖南双峰县举行的全国性首届曾国藩学术研讨会上,关于曾国藩究竟是“过大于功?#20445;?#36824;是“功大于过”[7],?#32479;?#20026;彼此争论的一个焦点。在此会的闭幕式上,我曾从方法论的角度,指出二者都存在思维误区:所谓“功”、“过”之大小定量毫无科学依据,无法构成坐标尺上的正、负值,争论双方虽然都想说服对方,结果谁都说服不了对方。如果以为历史人物的“功”与“过”可以加减,甚至可以抵消,那只是一种错觉,是科学主义对人文学科的束?#20811;?#33268;。[8]11年过去了,学界关于曾国藩功、过加减与功、过大小的争论已明显减少,但关于曾国藩的价值评判仍在分歧中进行。

        窃以为,影响对曾国藩作价值评判的,主要集中于两个史实渐清的事件:一是曾氏对太?#25945;?#22269;的武力征服,二是他在处理天津教案时的对外妥协。前者源于某些定性的误断,后者则需要像近代德国哲学家狄尔泰所主张的,来一点“同情的理解?#20445;?#20108;者都需要在事实评判与价值评判之间,加强对历史相关因素的关注和分析。而无论是曾氏个人的言行取舍,还是太?#25945;?#22269;本身的成败,都存在许多复杂的相关性因素。

        人们常说历史不能假设,但?#27835;?#27861;完全摈弃和跳出假设的思维,去深究某种既成事实背后的多种可能性,考察各种变量,寻找历史的必然性与?#26082;?#24615;之间的相关性,展示历史变化的“合力?#26412;?#35266;,而不是把历史事实与历史必然性划等号,为宿命论作注解。既然如此,在如何看待曾国藩征服太?#25945;?#22269;与处理天津教案的问题上,我们也不妨追问一下:曾国藩如果不那样做,究竟还有多少可供选择的历史空间?有多少更为理想的历史结局?倘若论者置身于曾国藩的境遇,又将如何选择?若能通过彼时的可能性考察与此时的设身处地来自问这两个层面的假设,再看曾国藩的错与罪究竟在哪,有多少,或可有助于减少对历史人物的苛责,尽量避免“把我们所熟悉的东西加到古人身上去,改变了古人”。[9]

        倘若没?#24615;?#22269;藩所统帅的湘?#24405;?#26102;直逼洪、杨起义军,清朝政权可能就被后者摧毁了,这是后世史家与?#31508;?#30340;舆论所公认的。问题在于,战争的胜负总是事关双方。如果没?#24615;?#22269;藩的阶级罪恶,政教多元、危机四伏的太?#25945;?#22269;究竟能?#26377;?#22810;久,也就是说,太?#25945;?#22269;自身有无失败的必然性因素?或然与必然之间的话语时空总是耐人寻味的。

        面对清朝统治者征服太?#25945;?#22269;起义军这?#24576;?#26696;,历史唯物主义者的情感与立场?#38469;?#27627;不犹豫地站在代表劳苦大众的被征服者一边,历史的正当性得以充分体现。在对曾国藩的镇压之举作出合乎情理的定性分析时,似乎还有以?#24405;?#20010;层面的问题值得重新推敲:

        第一、绞杀太?#25945;?#22269;起义者是不是曾国藩个人的错?如果是,他错在哪?如果不是,错在何方?

        第二、太?#25945;?#22269;能否避免镇压而?#24403;?#32988;利?

        第三、太?#25945;?#22269;应不应该被镇压?

        第一个层面的问题应该属于必然的范畴。统治阶级镇压被统治者的反抗斗争,如同被统治阶级在忍无可忍时对统治阶级奋起反抗,二者?#38469;?#27491;常的现象,这与其?#23567;?#38454;级局限性?#20445;共?#22914;叫阶级本能,还谈不上是谁的错。况且,曾国藩作为清朝统治阶级中的一?#20445;?#22914;何不愿参与镇压,而是隔岸观火,必将被统治集团治罪,至少是边缘化。若从历史的相关性来看,如果不是曾国藩对洪、杨集团镇压得最好,他就当不了举足轻重的封疆大吏,封不了侯,也就难以在顽固守旧势力遍布朝野时,力排众议,倡导经世致用之学,发起所谓“洋务运动?#20445;?#25226;近20年前魏?#30784;?#26519;则徐提出的“师夷之长?#23478;?#21046;夷”的主张付诸实践,开启机器生产的时代,其影响可谓深远。历史研究的任务不仅要把对历史人物的价值评判严格建立在事实评判的基础上,更要尽可能说明历史的相关性与复杂性。

        第二个层面的问题置于或然与必然之间。?#35789;?#27809;?#24615;?#22269;藩为朝廷卖命,当节节溃败的清朝统治者喘过气来之后,洪、杨集团恐怕也无法避免胡林翼、左宗棠、李鸿章与成批后继者的无情追杀。就凭洪、杨之间的内讧,凭借洪秀全对石达开、李秀成的?#24405;?#19982;排挤,自毁长城,他们也很难支撑长久。既然如此,如果过多地埋怨或指责曾国藩对太?#25945;?#22269;的镇压行为,其必要性就需要稍加推敲。

        第三个层面的问题属于应然的范畴,比较复杂,它事关太?#25945;?#22269;历史正当性的重新审?#20305;?#30830;认。

        历史唯物主义毫不含糊地肯定下层劳苦大众奋起反抗的历史正当性,历史辩证法则关注起义的变化过程,关注起义的政权性质是否发生蜕变,历史正当性如何不因历史对象的蜕变而发生迷失和转移。还有,太?#25945;?#22269;农民起义究竟能给广大下层民众带来多少实?#23454;?#21033;益,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广大下层民众的利益。

        倘若从历史条件与事实出发来解读历史,是否就属于?#24515;?#25152;批评的那种“客观主义?#20445;?#36825;是一个比较棘?#20540;?#38382;题。在?#24515;?#30475;来,光有事实?#20849;还唬?#36824;需要立场,即阶?#35835;?#22330;。他说:“客观主义者谈论现有历史过程的必然性,唯物主义者则是确切地肯定现有社会经济形态和它所产生的对抗关系。客观主义者证明现有一系列事件的必然性时,总是会站到为这些事实做辩护的立场上;唯物主义这则是揭露阶级矛盾,从而确定自己的立场。?#24444;?#36824;说,“唯物主义本身包含有所谓党性,要求在对事变做任何估计时都必须直率而公开地站到一定社会集团的立场上。”[10]?#24515;?#25152;说的党性原则,?#30784;?#19968;定社会集团的立场?#20445;?#20063;就是劳苦大众的阶?#35835;?#22330;。如果将?#24515;?#30340;原则用于明摆着的现实斗争中,那是不难操作的。如果用于解读与评判已逝之历史,特别是错综复杂的近代中国历史,如何站在“一定社会集团的立场?#20445;?#23601;不是那么明白无误了。

        在评判曾国藩与洪秀全之间的成败与是非时,就不能?#24576;?#19981;变地站在为太?#25945;?#22269;唱赞歌的阶?#35835;?#22330;。这是因为,揭?#25237;?#36215;的洪秀全?#35805;?#20154;在定都南京(天京)前后,就已明显地脱离广大民众,过起小朝廷的生活,这与腐败的清朝并无实质性的区别。例如,素为史家所重视的《天朝田亩制?#21462;?#34429;有关于平均主义的甜蜜承诺,却不过一纸空文,并未给广大农民带来实?#19990;?#30410;。用著名汉学家费正清的话说:“他们攻打一个又一个城市,靠掠夺和征收的物资过活,跟皇家军队差不多。”[11]军营内外随处可见的并非其乐融融的平均主义,而是等级制、特权与酷刑。从金田起义之时的“?#34892;小薄ⅰ?#22899;行?#20445;?#21040;问鼎金陵后的“男营”、“女营?#20445;?#27946;、杨等人不?#23478;话?#36215;义者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违者皆斩,对“老?#20540;堋庇仁?#28857;天灯的酷刑,他们自己却妻妾成群,而且美其名曰?#31995;?#30340;旨意。所谓"今?#31995;?#22307;旨,大?#36924;?#19981;止"[12],"天定多少听天"[13],便是洪、杨的主意。据访问过天王府的英人富礼赐?#31363;兀?#27946;秀全还令各王多纳姬妾以庆祝他的寿辰,说:"亚当最初只娶一妻是很对的,但我现在知识更多,?#24335;心?#20204;各娶十?#23613;?[14]洪秀全连吃饭都要敲锣打鼓,肆意铺张,出行坐轿更是排场讲究,等级森严。洪秀全有64人抬的龙凤黄舆随时伺候,杨秀清的大?#24179;?#20063;要48人抬, 连最基层的小官两司马也要4人抬。一个还没站稳脚跟的新式政权就已如此腐败,较腐败的清朝尤有过之。

        洪秀全的腐败早在经营广西?#26412;?#24050;开始。毕生致力于太?#25945;?#22269;史实考据的罗尔纲就指出过:“他当起义驻军桂平石?#26041;?#26102;,就立了十五个后宫,到东乡建国,就增立三十六个后宫。到建都天京,再增立八十八个后宫。”[15]尽管洪秀全提出过“天下多女子,尽是姐妹之群?#20445;?#20294;只要查看他那大白话式的500首宫廷诗,看看他对后妃定下的苛规就明白,他的言与行是完全分裂的,就连起眼看丈夫?#38469;?#29359;罪,需要严惩,甚至还有妃子被点天灯。关于南京内外参与各王府的土?#31455;?#31243;与工程建设者的惨境,许多史书都有?#31363;兀?#27946;秀全等人已经由昔?#24352;?#27665;起义的领袖迅速蜕变为与下层民众迥异的军功贵族,是典型的政治暴发户,他们的阶级属性已经发生转移。如果后世研究者一味地站在洪秀全与太?#25945;?#22269;的立场为之辩护,就无法确保站在下层民众的立场与公正的立场了。读者?#26434;?#29702;由怀疑,如果仍然坚?#27835;?#27946;秀全等腐败者辩护,有何必要?历史辩证法难道不应坚持用动态的眼光盯住历史演化的全程?

        况且,太?#25945;?#22269;是一个宗教与?#36164;?#36855;信相杂糅,思想混乱,言行不一,还任人唯?#20303;?#29983;活腐败较清朝统治者尤有过之的神权王国,其平均主义政纲的空泛性决定了它的政治动?#31508;?#26377;限的,它对传统文明的虚无态度与对西学的一知半解,还有可共患难却很难同欢?#20540;?#20869;部危机,决定了它无法引领中华民族承担起“师夷”的历史重任,而“师夷之长?#23478;?#21046;夷?#27604;词?#36817;代中国的根本出路所在。凭借洪秀全的那点学识与魄力,他也不会比曾国藩在“师夷”的道路上走得更快、更远和更稳,这也是值得注意的,经历特殊的洪仁玕所撰《资政新篇》并不能代表洪秀全等人的精神面貌与思想水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郭世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曾国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2052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22152.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20305;?#20214;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韙恼?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96人体艺术摄影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天顺平台 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97gan美女图片高清最新地址 大赢家计划平台app 赛车北京pk10现场直播 内蒙古时时11选5开奖结果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石家庄按摩店有服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