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韩志明:问题解决的信息机制及其效率

      ——以群众闹大与领导批示为?#34892;?#30340;?#27835;?/div>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 次 更?#29575;?#38388;:2019-05-22 00:14:40

      进入专题: 群众闹事   公共治理  

      韩志明  

        

         [摘 要]群众闹大与领导批示是公共治理的经典叙事,这两者?#38469;?#29305;殊的信息化机制,从上下和内外等不同向度向官僚体制支?#35835;?#38382;题解决的信息,开启了问题解决的引擎。本研究立足于社会问题的解决过程,主要从信息角度考察群众闹大和领导批示的信息生产方式、信息传播过程以及信息利用方式等,着眼于剖析官僚体制的常规信息机制及其弊病,阐述群众闹大和领导批示的信息功能及其运行过程,最终?#25945;?#20844;共治理的信息机制及其效率。相对于官僚体制科层化的信息交易,群众闹大与领导批示相互呼应,能够直接表达和快速锁定问题,具有常规化信息机制所不具备的效率,提供了补救官僚制信息失灵的重要机制。

        

      一、问题提出


         群众闹大与领导批示是公共治理的经典叙事,具体的社会问题经常通过由两者的隔空对话而得到及时快速的处理,比如三鹿奶粉?#24405;?#21644;长春长生疫苗?#24405;?#31561;。实际上,许多灾?#30740;?#20107;故和群体性?#24405;?#31561;?#38469;?#25353;照“闹大+批示”的逻辑而得到解决的:一方面,社会民众想方设法“把事情闹大?#20445;?#24418;成具有影响力的社会?#24405;?另一方面,面对舆情汹涌的社会?#24405;?#20826;和政府领导人快速做出批示,督促相关职能部门去解决问题。这也是颇具中国特色的治理逻辑。

        

         群众闹大和领导批示?#38469;?#29305;殊的信息化机制,具有呈现问题、定义问题、识别问题、锁定问题以及形塑激励等多方面的功能,其中群众闹大是个人意愿(私人信息)的显示机制,也是社会民意共同再生产的过程,主要解决的是“说真话”的问题,目的是将问题呈现和表达出来;而领导批示是领导人意志的显示机制,可以打通官僚体制的层级和部门壁垒,督促官僚体制采取行动,主要解决的是“不办事”的问题。由于信息是可见的、可测量、可监控和可操作的要素,是社会行动的依据、介质和结果,因而也是理论?#27835;?#30340;重要维度。

        

         群众闹大与领导批示究竟意味着什么,两者是如何相互建构起来的,是怎样推动社会问题得到解决的?本文将在“群众—官僚体制—领导?#27604;?#32773;关系的框架下,将社会问题解决的过程理解为是多元社会主体之间?#20013;?#36827;行信息交换的过程,分别以群众闹大和领导批示及其关系为研究对象,?#25945;制?#20013;信息生产的过程、信息传递的特性以及信息利用的途径等,阐明其在问题解决过程中的功能及其?#38469;?#20248;势,然后考察官僚体制的信息机制及其失灵趋势,进而揭示公共治理中问题解决的信息逻辑,最终提出关于公共治理信息机制及其效率的思考。

        

      二、自下而上:群众闹大的信息生产机制及其?#38469;?#20248;势


         自古?#20004;瘢?#20013;国?#38469;?#22823;国,人口众多,疆域辽阔,相应的,社会问题很多,具体的矛盾纠纷更多。改革开放四十年是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时期,也是矛盾纠纷多发高发的时期。随着改革日益进入到深水区,各种矛盾纠纷尤其是许多深层次问题凸显出来,迫?#34892;?#35201;党和政府去妥善解决。?#27604;唬?#27599;个社会都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不同问题的严重程度也不一样。大部分矛盾纠纷在政府官僚体制的日常管理中得到了解决,但也?#34892;?#22810;问题拖延不决,逐渐演变成“老大?#36873;?#38382;题,不仅给利益相关者造成了严重困扰,也带来了巨大的社会成本。

        

         社会问题能不能及时得?#25509;?#25928;解决,与问题的特性、利益相关者的努力、领导人的偏好以及社会气候等密切相关。许多问题不能解决,不是问题本身不重要,不值得立刻解决,而是没有得到充分的呈现和表达,不能成为官僚体制必须要重视的问题,最终成为“沉默”的问题。而?#34892;?#38382;题能够获得解决,关键在于得到了卓有成效的信息化,进行了高效率地公开表达,比如人们通过“越级上访、网络发帖、自杀、?#23637;ぁ?#22581;塞交通、围攻政府”[1]等方式表达其遭遇和困?#24120;?#32463;由新闻?#25945;?#30340;广泛关注,演变成具有巨大影响的舆情?#24405;?如“雷洋?#24405;?,从而得到了及时解决。

        

         研究者认为,“闹大?#31508;?#31038;会抗争的?#38382;剑?#26159;公民维权的重要策略,是社会民众理性选择的结果,具有引发他人关注和重视的?#38469;?#20248;势,传递了公共治理危机的信号。[2]古代的小民百姓采用“小事闹大”的诉讼策略,通过虚张声势以达到给官府施压的目的;[3]现代社会中的“闹大”要想达到效果,就要以特殊的方式制造出引人瞩目的社会效应,将具体的矛盾纠纷“问题化”为党和政府必须要重视的问题,[4]甚至是政府必须“兜底”的问题;[5]个别人尝到了“闹大”的甜头,就以此从地方政府手中谋求不当利益;[6]而政府越害?#29575;?#24773;“闹大?#20445;?#27665;众就越把闹大?#24330;?#35201;挟政府的筹码;[7]闹大俨然成了可变现的资源。

        

         “闹大”即通常说的“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20445;?#27867;指公民个人或集体采取激烈行动,把矛盾纠纷公开化,引起社会各方面的关注,或者是某些社会问题由小问题发展成大?#24405;?#36827;而推动社会力量特别是(上级或中央)党和政府来解决问题的过程。[8]“闹大”现象广泛出现在业主维权、?#22949;示?#32439;、环境抗争、征地拆迁等矛盾纠纷较为集中的领域,体?#27835;?#21508;种舆情?#24405;?#25110;群体性?#24405;?包括网络舆情?#24405;?#31561;),推动了相关问题得到关注和重视,但这也带来了高昂的个人成本和社会代价,加剧了政府的治理危机,[9]破坏了社会的是非观和公正观,[10]产生大量负面影响。

        

         从网络申诉到街头抗议再到群体性?#24405;?#31561;,群众闹大的表?#20013;问?#20116;花八门,?#20013;?#26102;间有长有短,提出的要求也各不相同,但?#38469;?#23545;于社会问题的直接表达,其实?#35782;际恰?#20026;了解决问题而进行的信息支付,是在向社会公众、党和政府提交关于社会问题症候的信息,表明社会问题是存在的,是非常紧急和重要的,是需要党和政府立即采取行动去加以解决的”。“信息支付?#26412;?#26159;所?#23567;?#38393;大”现象中共同的和一般性的东西,闹大就是以问题为?#34892;?#30340;特殊的信息再生产过程。闹大的“大?#31508;?#23545;于信息支付的量度,通常由信号的强度、?#20013;?#30340;时间、参与的人数、传播的范围、接触到的党和政府及其领导人的级别等指标体现出来。[11]

        

         作为信息生产的机制,群众闹大包含三个方面的过程:首先是“痛苦表达?#20445;?#34892;动者个体或群体搜集和整理资料,对相关信息进行编码和加工,呈?#21046;?#36973;遇到的不公正经历或境遇,特别是由此造成的损害或死?#35828;群?#26524;;其?#38382;恰?#20849;同生产?#20445;?#38382;题信息?#20013;?#25193;散,被更多人知晓和关注,其他社会公众(非直接利益相关者)尤其是新闻?#25945;?#31215;极参与,分别做出不同的?#20174;Γ?#25552;供或呈现新的信息,形成了信息共同生产的格局;最后是“吸纳升华?#20445;?#38382;题信息不仅包含利益相关者的“痛苦?#24330;?#20917;及其程度的内容,也吸收其他社会主体的意见和诉求,特别是要升华成能够引发社会共振的重要主题,如权力腐败、草菅人命、不负责任和社会歧视等,从而能够进行强有力的社会动员。

        

         问题信息生产的过程对应于闹大演化的故事,刻画了利益相关者的困境、难题和痛苦,也显示出社会公众的关注、焦虑和紧张。就其?#38382;?#32780;言,问题信息不仅仅是文字的或话语的信息,也是通过社会行动(?#24405;?体现出来的信息,尤其是抗争性行动(比如跳楼、跳桥、游行、示威等)等。这些信息是显示?#32676;?#39640;的信号,能?#32771;?#24456;大,吸引人们的眼球,牵动人心。不同于经过编码和抽象的标准化信息,闹大的信息包含了主观的和?#20984;?#30340;信号,很多是未经编码或难以编码的信息,信号是?#24615;?#30340;、粗糙的和混乱的,也是不规则的,标准化程度低,没有统一的格式和程序,具有主观性、个性化、多样化和差异性等特点,相互之间甚至充满了矛盾性。其中有关情感的信息既是“闹大”的工具,也是“闹大”的结果,是生产性的力量。[12]

        

         信息是社会?#29575;?#30340;人为量度,是社会现象的?#20984;?#34920;征。“只有通过?#25345;?#20449;息,世界万物才能表明自己的存在。”[13]很多问题被认为是无关紧要的,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不是因为这些问题不重要,不严重,而是因为没有将有关问题信息组织起来,对问题进行恰当地表达和论证,或者是相关的问题信息没有被公开化,不能形成强大的舆论影响,无法引起足够的关注,比如早在2017年11月3日,长春长生公司百白破疫苗在抽样检查中,就被检出效价指标不符合标准规定,其后有关部门展开了调查,但调查结果并没有通报,长生公司2017年发布的年报也没?#20449;?#38706;相关信息,因此这个问题也就不了了之。

        

         所以,社会问题从来不是不言自明的,而是?#19978;?#20851;信息来定义的,因此必须要通过一些指标、焦点?#24405;?#28798;害、危机与符号来推动公众和政府决策者?#38405;?#20123;问题的关注。[14]社会问题要变成政策问题,需要?#25345;幀按?#21457;机制”(?#24405;?,触发机制引发公众普遍的消极?#20174;Γ?#24418;成要求变化的政治压力。[15]相较于制度化的利益表达及其漫长而繁琐的流程,“闹大?#24330;?#20026;典型的“焦点?#24405;?#21644;?#25353;?#21457;机制?#20445;?#30452;接表明了问题所在及其严重性,快速形成强大的舆论影响,制造出轰动的社会效应,可以获取社会的同情和支持,增加引起党和政府领导人关注的概率,在信息的生产、传递和扩散方面具有明显的?#38469;?#20248;势,加快进入政府议程的速度。[16]

        

         ?#27604;唬?#23601;信息的?#25345;?#21450;其计算而言,“闹大”既可能是诚实地表达了问题的状况,真实地?#20174;?#20154;们的心声和意愿,?#37096;?#33021;是虚张声势夸大其?#29301;?#25925;意散布不真实甚至是错误的信息,“制造出问题,给予戏剧性的夸大,引起人们的注意,给政府施加压力以解决此问题”。[17]由于不同问题相互之间具有竞争性,个体的“闹大?#26412;?#26377;越来越多的表演性和戏剧性,刻意放大个人想?#27604;?#29978;至是不存在的“痛苦?#20445;?#20225;图获得非分的个人利益,而群体性的“闹大”则很容易陷入群体极化,形成暴力?#24405;?#20135;生破坏性后果。因此“闹大”过程也包含了不准确的信息生产及其传播。

        

      三、自上而下:领导批示的信息维度及其治理优势


         正常情况下,群众闹大具有很高的透明度、开放性和外显性,人们不仅可以看得见,?#37096;?#20197;参与其中。领导人在神秘的办公?#20381;錚?#25110;是神情肃穆,对有关情况做出批示,或是严词厉色,对?#29575;?#21457;出指令或要求,这些大多不为外人所知。实际上,除了?#32423;?#30340;现场办公之外,党和政府的领导人的主要工作就是给?#24405;?#37096;门及其官员发出指令等,而很少亲自处理具体的矛盾纠纷。

        

      领导批示是中国特色的政治现象。作为应急决策的基本?#38382;剑?#25919;治生活中的批示随处可见,内容涉及所有社会领域,为问题解决提供了行之有效的工具;[18]批示提醒官僚体制注意解决哪些问题,或者要求提出处理建议和提供具体情况,或者对提出的建议表示意见;[19]批示不是正式的公文,规范化程度也不高,是“制度?#38469;?#19979;自由裁量权的运用?#20445;?#20197;领导的职位权力和个人权威为后盾,具有很强的执行力;[20]领导批示是意志表达、信息交流和权力运用的重要方式,各级领导人的批示在处理具体问题上的“决定性作用”已然是中国政治的重要特色;[21]作为官僚系统中的信息交流的一种重要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群众闹事   公共治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6408.html
      文章来源: 中国行政管理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26149;?#25351;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澳洲快乐时时 湖北11选5奖励 体彩排列三每天都开奖吗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 七星彩网上投注 pk10赛车冠军有规律 vr赛体验 彩票团队赚钱真的假的 江西时时网易号码 安徽时时哪里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