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小鹰:够,也不够!——记胡耀邦1959年的一次?#19981;?/h3>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4 次 更新时间:2019-04-09 22:33:34

      进入专题: 胡耀邦  

      小鹰  

         原载于《纵横》月刊2009年第4期

        

         到2009年的四月十五日已是胡耀邦同志逝世20周年了。看到我们国家繁荣昌盛、百姓生活蒸蒸日上的今天,?#20063;?#31105;想写点什么来纪念这位当年“拨乱反正?#34180;?#21147;主“改革开放”的先驱。

        

         我记起了在50年前聆听过胡耀邦的一次?#19981;啊?

        

         那还是在上个世纪中叶,由于我国执行?#24605;?#24038;”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在工农业所谓的“大跃进”之后不久,国民经济即陷于长达三年的困难时期。这是历史对主观唯心主义的严重惩罚。那时?#20063;?#19981;清楚农村里逃荒、抢粮、饿死的人数以千万计的惨况。城市里,特别是首都,要好一些,但吃的、用的东西的供应极为紧张,什么?#23478;?#20973;票证,排长队购买。燃料也缺乏,街上的公共汽车要靠沼气或煤气运行,车顶上装着一个引人注目的巨大气包,一路招摇过市,发动机不时会发出“劈啪”作响的声音。

        

         1959年城里人的口粮开始减定量了,中学男孩子?#29992;?#26376;36斤减到32斤,女孩可能要低到28斤,成年人就更少了。今天看来,城镇的这个定量并不算低,不过,?#31508;备笔?#20379;应十?#37325;?#20047;,肉蛋油糖是罕见的东西。很多人因为身体缺乏蛋?#23383;?#33829;养,开始浮肿,额头或小腿一按一个坑,在大学读书的姐姐就是这样。我们在家?#26032;?#22920;操持,好一些,但也常常只是薄粥度日。连我们家里经验丰富的老黄猫,屋里屋外都?#20063;?#21040;她可吃的东西,也饿到要偷吃我们鱼缸里养的小金鱼的地步。那时我在?#26412;?#20108;中读高中,学校曾组织我们上街去采集新鲜树叶,说是可以用来培养“小球藻?#20445;?#24182;说它如何富含蛋?#23383;省?#36825;听起来很诱人,但后?#27425;掖用?#26377;见到过这类食?#32602;?#23646;于“画饼充饥?#34180;?#20498;是?#34892;┤思?#37324;干脆用葡萄叶子掺和着来做饼吃,饼是绿色的,据说味道还不错。不过,无论怎样“朝三暮四”地努力安排用粮计划,到了上午第四节课,众人已是饥肠辘辘、心神不定,只是盼望早点打铃下课,好赶快去吃饭。

        

         我们学校里那时也常配合有思想教育工作,例如,让大家去看反映苏联国内战争时期鼓舞斗志的书籍和影剧,如《黑面包干》、《以革命的名义》、?#35835;心?#22312;1918》等。报纸上也常?#23567;?#33510;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20445;?#32047;不累?看看革命老前辈!”一类的口号,宣传发扬红军“过草地?#34180;ⅰ?#29228;雪山?#31508;?#21507;草根、皮带的革命精神。

        

         1959年12月13日,由于我校学生胡德平的关系,校方请到了其父,时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来给全校师生作革命传统教育的报告。这对我们中学来说,算是一个很隆重的活动了。?#19981;?#26159;在学校的礼堂院举行,那不是个礼堂,只是一个有砖砌的台子的大院子罢了。那天会场里布满了彩旗和标语,学生自带?#25105;危?#25353;班级排好,早早地等候在那里。初中生们有老师看着,规矩地坐在前面唱歌;我们高中的老生,和往常一样,?#39318;?#30246;肩膀,抖着螳螂般的细长腿,做出一付满不在乎的样子,在后边彼此低声取笑谈天。胡耀邦先同老师们在校长室见了面,题了字,然后来到会场讲台向师生们?#19981;啊?#32993;演讲了些什么,我很快就忘掉了。不过,其中有一个情节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仍“历历在目?#34180;?

        

         记得胡在?#19981;?#20013;突然停了下来,用湖南口音的普通话问大家:“你们现在的粮食够不够吃啊?……猪肉够不够吃啊?”这是一个?#31508;?#20154;人关心而又敏感的问题,但在大会上人们又不知如何开口,一时间全场彼此相望、鸦雀无声。见无人回应,胡便指着一位坐在前排的初中生,亲切地问道:

        

         “你,……就是你呀!……哎,小胖子,你说够不够吃啊?”

        

         我注意到,几乎所有的老师们都伸着脑袋去看他怎样回答。那个孩子涨红了脸站起来,笑着喊了句“够!?#21271;?#36214;快?#32959;?#20102;下去。

        

         坐在台上的校领?#27982;?#22909;象是松了一口气。

        

         此时,胡耀邦也笑了,“好!答得不错。?#24444;?#40723;励那孩子道。“不过要我说呀,我?#35789;?#22815;,也不够!?#24444;?#30340;声音洪亮,“现在国家有困难,粮食的确不多,只要发扬艰苦朴素的精神,做好计划,劳逸结合,基本上还是够吃的。……但是,这点粮食、这点肉?#38405;?#20204;青年人长身体又?#23545;?#19981;够嘛!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应当让每个人每月能吃上十几斤、几十斤肉,大家想不想啊?……想嘛!……我就想。?#24444;?#22374;?#31995;?#33258;?#39318;?#31572;道。顿时全场一片欢笑,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胡接着说,“只要我们共同努力,渡过困难时期,我们一定会过上这样的好日子!”听到此时,无人?#23500;櫻?#20840;体师生便一齐拍起手来。

        

         说也奇怪,胡耀邦?#31508;?#24182;没有给大家增加什么定量,也没?#20889;?#26469;任何可吃的东西,他的一席话如何便赢得了人们欢心和尊敬?是因为我们那时太?#23383;桑?#22826;容易?#36824;?#21160;起来了?不是的,我想,那是因为大?#19968;?#21916;他体察民心所望,讲出了实话罢。人们看到了一位通情务实的、有希望的国家领导人。

        

         果然,在粉碎“四人帮”一伙之后,他率先冲破禁区,以“实事求是”的态度,?#20889;?#24517;纠,平反了历史上积累起来的各种冤假错案,人心大喜;又以“?#23548;?#26159;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20445;?#19968;炮打碎了长期禁锢人们思想的“两个凡是”的精神枷锁,为日后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大发展铺平了道路。1981年,他不负众望,被选为党中央的总书记。

        

         在坚?#32959;?#26377;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的指引下,经过全国人民同心协力地奋?#32602;?#20170;天,可以说,胡耀邦50年前对?#26412;?#20108;中师生的“许诺?#31508;?#22522;本实现了,人们普遍开始过上小康的日子。天还是这片天,地还是这块地,人还是中国人,怎么会就“换了?#24605;洹保?#32993;侃了一句:神州不再 “瞎折腾?#20445;?

        

         记于己丑年清明节前

        

          进入专题: 胡耀邦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25913;浚?a href="/penclub/">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584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22152.com)。

      3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32602;?#22810;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32602;?#29256;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32602;?#22343;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21103;?#20351;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20302;?/a>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逃出鬼屋2 360福彩15选5走势图表 好运经纪人电子游艺 中秋佳节的手抄报内容 樱桃之恋走势图 丛林巨兽卡组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失落的国度彩金 一拳娱乐百人推筒子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