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田飞龙特朗普否决政体的宪制危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3 次 更新时间2019-04-07 08:21:45

      田飞龙 (进入专栏)  

      美国正在陷入的是一场宪制危机?#20445;?#32780;不是特朗普所谓的国家紧急状态面对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在边境墙预算案上的政治封杀特朗普表现出了超出既往总统的想象力政治决断和执行意志力特朗普根据1976年制定的国家紧急状态法发布紧急状态令宣?#27982;?#22269;南部进入紧急状态以及与之相应的变通性行政拨款边境建墙与强化管治系列措施特朗普的理由是南部移民带来了更多的犯罪和骚乱带来了对美国国家安全与国民利益的?#29616;?#25439;害但其背后的真实理由一般被认为是履行竞选承诺备战连任竞争      

      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坚决反对这样一种总统权力滥用认为在不存在紧急状态的地方宣布紧急状态是违宪行为故以国会特别决议案的方式寻求两院合意来加以反制特朗普最终否决了国会决议案而佩洛西需要启动再次投?#32972;?#24207;以两个三分之二否决总统之否决从法律上最?#25112;?#26463;这一次紧急状态

      需要确认的基本事实是美国到底是否存在紧急状态按照民主党及美国民众的通常理解南部边境移民虽有违法犯罪但这就如同美国境内的普通案件一样并未超出常规法治的范畴南部移民问题也绝对达不到类似911?#24405;?#37027;样的危险程度因此不存在所谓的紧急状态特朗普也未必真的认为存在紧急状态只是国会拨款受阻为?#24605;?#32493;建墙需要一个合法理由      

      因此特朗普的政策选择似乎并非真实法律状态的反?#24120;?#32780;是美国三权分立体制僵局的诱导和倒逼真实的原因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与民主党的普适人权之间出现了严格的规范性对立这种价值?#21046;?#20256;导到了美国的行政立法关系之中使得通常的行政立法合作受阻按照常规理解国会监督行政预算案是宪法授予的权力也是权力制衡的题中之义然而此次的制衡导致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无法推行导致联邦政府关门已超过常规制衡的限度美国再次出现了历史?#25112;?#35770;作者弗朗西斯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中提出的否决政体?#20445;vetocracy问题

      否决政体?#31508;ǡ?#19977;权分立宪制体制僵化与恶化的产物这一政治僵局的出现表明美国国会与行政凝聚基本政策共识的程序失灵执政团体的公共理?#38498;?#20844;共意志崩解特朗普借助一种缺乏证据支撑的紧急状态来获取超出宪法与法律常规的特别授权与拨款是行政?#26412;?#20027;动打破宪制僵局的一种努力从宪法斗争的合法性与?#23478;?#26469;看特朗普表现出了作为美国总统的正当政治意志以及对美国人民负责的责任伦理但佩洛西所理解与?#27425;?#30340;也是美国价?#20498;ۡ保?#26159;美国之所以为美国的道德基础和文化正当性佩洛西秉持了民主党的普适人权观不愿意看到特朗普的?#26696;?#31163;墙像一柄利刃一样切断美国普适文明的延长线

      就民主政体而言政府到底是对具体的人民?#22791;?#36131;还是对普遍的人?#22791;?#36131;这是一个重大的政治哲学和宪法学问题从近代民主政治哲学来看对人民?#22791;?#36131;是完备的政治伦理民主政府无需慷慨大方到对非公民的普遍的人?#22791;?#36131;亦即公民权是民主政府的真实而充分的基础人权只是自然权利意义上的论证理由并不是民主政府的直接基础然而经历近代到现代甚至后现代的人权文化与人权宪制发展人权已逐步凌驾公民权而成为民主政府的规范性基础当今的欧?#24605;?#29305;朗普之前的美国正是这种后现代性质的民主文化的代表只是这种无界人权的民主文化及相关制度安排一方面逐?#25945;?#31354;欧美国家的福利储备与社会资源另一方面又造成了难民/移民的心理依赖物质欲望规?#30340;?#39064;与犯罪冲动特朗普要切断的以及佩洛西要维护的正是西方向非西方开放的这种普适价值?#30784;?#38754;对贸易逆差特朗普竖立的是关税墙?#20445;?#38754;对边境移民特朗普竖立的是?#26696;?#31163;墙无形的普适价值被?#34892;?#30340;制度之墙所隔离              

      特朗普的美国是一个严格的民主制美国一个不以人权取代公民权的有限边界与有限道德尺度的美国这是美国价?#20498;?#30340;逆全球化?#20445;?#20063;是美国保守主义的理性自保行为推动着美国社会的强制性价?#24213;?#22411;与政治重构只是这种逆转或反转对美国精神的内在创伤是巨大的是美国政治中民族性民主与普适性民主的路线斗争或者说是民族国家对文明帝国的政治批?#23567;?#36825;种斗争是严酷的对美国民主与世界规则体系的逆转及重构意义十分重大佩洛西所代表的民主党理想主义显然也是相当多美国人的道德理想也是美国精神体系的重要构成并不容易简单清除在这里特朗普和佩洛西都成了当代美国精神的典型符号而围绕总统紧急状态令的宪制否决与斗争则是这种典型精神元素冲突的现象化政治化与制度化  

      其实这只是不公平的全球化与全球性贫富差距对美国政治的具体影响而?#36873;?#38382;题的根源在于?#26391;?#20840;球化未能带来普遍和平?#20013;?#21457;展与共同繁荣而面对全球化的失衡与贫富落差不寻求病灶的诊断与处理而寻求建墙自保仍然是治标不治本的是民族国家利益至上的道德局限所致面对全球性不平等与贫困美国的选择是建墙不惜为此陷入宪制危机欧盟的选择是人道主义开放但也逐步收紧政策而中国的选择则是一带一路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共享式的和平与发展方案是治本之道        

      美国宪制斗争犹酣之际传来新西?#21450;?#20154;至上主义者的反移民枪声建墙与开枪逻辑同一手法有别但都不能解决真正的全球性不平等与贫困病灶问题



      原载中美聚焦网2019年4月3日中英文版同时上线作者系?#26412;?#33322;空?#25945;?#22823;学高研院/法学院副教授?#26412;?#20826;内法规研究会常务理事法学博士      

      进入 田飞龙 的专栏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580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22152.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ʺƼ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