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金雁:蒙古vs罗斯——毁灭还是重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94 次 更新时间:2019-04-02 15:57:50

      进入专题: 蒙古   罗斯   东欧地区  

      金雁 (进入专栏)  

        

         Q:人常说的罗斯文明起源——基辅罗斯是一种什么类型的国家?

        

         A:罗斯的先民既不是航海者,也不是骑马的草原民族,也不同于大河流域的农民,他们是密林深处的伐木者和?#35835;?#32773;。他们和欧洲诸多民族一样,是受北欧诺曼人的影响而进入文明社会的。北欧海盗也称瓦兰吉亚人(VARAS是来自一个爱沙尼亚词,意思是强盗),留利克三兄弟及其后裔开辟从瓦兰吉亚到希腊之路,简称“瓦希之路?#20445;?#20174;北到南沿德聂伯河建立起一串“城?#23567;薄?#20844;元9?#20848;?#36825;里出现最早的东斯拉夫国家——基辅罗斯。

        

         繁华的过境贸易使基辅罗斯文明达到一个高峰。基辅罗斯在10-12?#20848;汀?#29926;希之路”通道的贸易交往中促使基辅的城市文明发展起来,这些城市靠经营毛皮、蜂蜜、蜂蜡、奴隶等买卖曾喧嚣一时。

        

         毛皮是罗斯传统的大宗商品,一直供应着整个欧洲的需求,毛皮买卖一直很兴盛。兽皮便成为最早的交换单位,从古俄语中货币单位“гривн?#36873;?#19968;?#39318;?#21021;来自鬃毛“грив?#36873;保?#24847;思是指带颈部的全张兽皮,后来转化成最大的钱币单位,可以想象毛皮贸易有多火爆。

        

         比格里夫纳低一级的钱币单位1/20格里夫纳——“?#23548;?#22612;”ног?#23398;洄眩?#26469;自俄语中的脚“ ног?#36873;保?#24847;思是指是“带四脚的兽皮?#20445;?#32780;更小一级的钱币单位“ р?#25903;侑学擐选薄?/50格里夫纳,则来自“ р?#25903;侑学洄睢薄?#24847;思是割下来,也表示不完整的皮子。14?#20848;?#32599;斯的货币改为卢布制,卢布“ рубль”这个词来自动词рубить(?#24120;?#24847;思是指从格里夫纳的钱锭上砍下来一块,是指1/4格里夫纳,后来成为独立的货币单位使用至今。

        

         基辅罗斯时期有浓厚的“拜?#32426;?#24773;结?#20445;?1?#20848;?#22522;辅就仿照修建了与拜?#32426;?#32034;菲亚教堂同名的大教堂。那时的罗斯在法?#21830;?#31995;上尽量向其靠拢。西罗马灭亡后罗马法在东罗马帝国一?#31508;?#29992;,是拜?#32426;?#24093;国重要的法律渊源,并影响着与其做贸易的斯拉夫人。

        

         《罗斯法典》里面既有北欧人和东斯拉夫人部落的习惯法,也从8?#20848;?#30340;拜?#32426;?#30340;《埃克洛加》和9?#20848;?#30340;《普罗希隆》中吸收了一些内容。而东正教的《主导法典》则受拜?#32426;?#24433;响的更大,因为《主导法典》基本上可以说是就是拜?#32426;ァ?#19996;方教会法纲要》的斯拉夫译本。

        

         基辅罗斯无疑受到北欧的维京文化(或称“斯堪的纳维亚文化?#20445;?#19982;拜?#32426;?#25991;化的影响。这时罗斯模式是一种兼乎于拜?#32426;?汉莎同盟城邦+东斯拉夫+北欧的混合类型。它的自由选王制、贵族与自由民的契约关系和城?#23567;?#21355;彻?#20445;?#20844;民大会)作为最高政权形式等特点与后来从东北罗斯发展起来的俄国完全不同。

        

         但是这个时期很短暂,许多特征还在雏形期就被中断了。只是在寒冷的北方尚有一息存留。“汉莎同盟?#27604;?#30340;诺夫哥罗德在西北部建立起了小国寡民的“直?#29992;?#20027;”的贵族商?#26031;?#21644;政体,它与但泽、汉莎自?#27801;?#24066;的社会经济结构相像。于是“北方”在俄国既意味着寒冷,同时也意着“古典、个性?#20445;?#24847;味着更加欧洲,意味着西方反对东方、城邦反对中央集权、卫彻民主反对专制。北方文化的抗争精神一直是知识分子汲取营养基地。这种资?#35789;?#20108;月党人就利用过,在他们纲领上?#36873;盎指?#35834;夫哥罗德式的民-主制”作为公开的口号提出。

        

         基辅罗斯在蒙古人到来之前就已经?#33267;?#20986;很多小公国。公国的越分越小来源是1097年的?#35835;?#36125;奇协商》,规定“长子有权保留其父的领地,其余子女可在王公授权下另辟蹊径”。12?#20848;?0年代,罗斯?#33267;?#25104;为三种类型的十几个公国?#33322;?#20837;天主教文化圈的加利奇-沃伦公国、内陆性的苏兹达尔公国以及与汉莎同盟类似的城市公国诺夫哥罗德。

        

         13?#20848;?#20013;叶蒙古入侵罗斯,导致商路转移,拜?#32426;?#21644;基辅的商业地位衰落。蒙古铁蹄对刚刚形成的罗斯文明造成破坏与摧?#23567;?#27492;后东北罗斯绝大部分臣服于蒙古金帐汗,只有西南边陲的加利支-沃伦公国在波兰等欧洲基督教国家范围内处在半?#26639;?#29366;态。于是便在罗斯世界中有了“乌克兰?#20445;?#22312;古俄语中кр?#23398;郄擐选?#36793;区”与укр?#23398;郄擐选?#20044;克兰”是同义词)之称,意即基督教世界的边界。

        

         基辅罗斯存在了大约四百年(公元860-1240年),蒙古入侵和公国?#33267;?#23548;致了它的灭亡。虽说现今的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大民族都是从它的?#31181;?#28436;变而来,但是文化类型存在着差异。乌克兰人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与俄罗斯不是一回?#38534;?#20420;国人说,基辅是俄国人的母亲城市,而乌克兰人则开玩笑说,不知?#26639;?#20146;是谁?他们不承认“莫斯科是基辅罗斯?#26377;?#20043;说。

        

         Q:蒙古入侵对罗斯有什么影响?

        

         A:鞑靼蒙古人统治罗斯240年,使原来的基辅罗斯的社会、文化与国家组织都发生变化并逐渐分化为东北罗斯、西北罗斯与西南罗斯三支。今天的西乌(当年的加利支-沃伦地区)是乌克?#27982;?#26063;特性的发源地,它与其他两支罗斯文明的关系带有西方(基督教欧洲)与东方(“鞑靼化”的东北罗斯)对峙的色彩。后来加利奇-沃伦、切尔尼戈夫、佩列亚斯拉夫组成了乌克?#27982;?#26063;,波洛茨克、明斯克组成了白俄罗斯民族,苏兹达尔、梁赞、斯摩棱斯克组成了俄罗斯民族。

        

         作为俄罗斯的统?#36824;?#23478;与近代俄国文化的直接创造者的东北罗斯是三支罗斯文明中最具内陆性的,它是蒙古-阿尔泰文化与东斯拉夫的内陆文化结?#31995;?#20135;物。1147文?#23383;?#31532;一次提到“莫斯科?#31508;保?#23427;还是只有几户?#24605;?#30340;小村庄。

        

         ?#28304;?#19996;北罗斯在金帐汗国的羽翼下崛起,就?#38405;?#26031;科为?#34892;?#36805;速发展。其政治体制、管理模式、文化、习俗等方面都和基辅罗斯时期完全迥异,与西方的文化差异逐渐拉大,文化重心东移,亚细亚色?#24335;?#27987;,拜?#32426;?#24773;结弱化。难怪史学界称,在金帐汗国孵化下的东北罗斯,文明成分重构,“开始了新的民族形成过程”。

        

         所以说,俄文明虽然与基辅罗斯有承接关系,但是其本质特征已经发生了变化。东北罗斯-莫斯科公国后来的发展模式,与鞑靼人的统治有密切的关系。如同俄罗斯的一句谚语:“在俄罗斯人的锅底,你总能找到鞑靼人的影子”。

        

         现在有?#36824;?#23545;蒙古统治重新?#20848;?#30340;趋势。其实早在80年代末阿赫马?#22411;?#30340;儿子,俄国?#22238;?#21490;与草原地带史专家古米廖夫就提出,“基辅罗斯和莫斯科罗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民族,古罗斯民族体系12?#20848;?#29926;解后,13?#20848;?#30340;东北罗斯是另一次的元气突发。是蒙古人启动?#22235;?#26031;科的统一进程,后者与鞑靼人结盟有利于罗斯的治理,结束了无秩序、无权威的内乱时期”。

        

         与苏联时期认为蒙古?#24605;?#28145;了罗斯的割据性的论断相反,现在史家倾向于金帐汗国作为“大主子?#20445;种?#20102;?#33267;?#20844;国的内斗,在东北罗斯取消了“卫彻?#20445;?#24378;制进行户籍?#38801;椋?#25512;行“巴思哈”制,对所有人员造册登记,作为征?#23637;?#31246;、征集军队、摊派徭役的依据,将其凝固化、制度化,彻底改变了原来“索贡巡行”的随意性(俄语“金钱——”ДЕНЬГИ一词就来源于蒙语),实则是外力加强了统?#36824;?#23478;的“聚合性”。

        

         金帐汗国推广屯田、税收、管理模式,并在建筑、?#24080;酢?#21307;学、审美、服饰、风俗习惯等方面?#32423;?#24403;地?#26519;?#27665;族有很大的影响。尤其要提到的是,“马?#25104;稀?#27665;族的鞑靼在其辖区建立了快速运输的驿递系统。每30-50公里设有驿站,保证人员流动、消息和军事情报传递、政令下达、军队后勤补给。驿站的建立对地广人稀的东北罗斯治理?#20804;?#20851;重要的作用,它大大缩短?#26031;?#34980;空间的距离。

        

         普希金的小说《驿?#22659;ぁ方彩?#30340;是在铁路开通之前俄国大地上像血管一样遍布各地的驿?#23613;?#25105;们学俄语的时候,都知道作品中的这样一句?#22467;?#22312;俄国“谁没有和驿?#22659;?#21557;过架?”没?#20852;?#35774;想过,没有了“驿?#23613;?#30340;俄国还是俄国吗?

        

         莫斯科大公伊凡·卡利达(1325-1328)时期,通过贿赂大汗后宫与通婚联姻(一说贵族中有17%的人有蒙古血?#24120;?#20294;是好像目前的基因研究不支持这一说法)拿到具有征税权的特权封?#23613;?#24343;拉基米尔敕令”——它的主要任务是监督其他公国缴纳贡税。这个“二主子”的身份使其能够“挟大汗令诸侯?#20445;?#25226;其他公国置于服从的地位。

        

         号称“钱袋”的卡利达利用自己的节流,为后来莫斯科的统一积累了资金,发展起自己的武?#22467;?#24182;把大公的地位神圣化。他利用鞑靼的大旗做虎皮,?#20302;?#22320;加速了?#38405;?#26031;科为?#34892;?#30340;中央集权化过程。卡利达对金帐汗国搞软硬两手,时机不成熟靠收买,?#30423;?#24378;大就兵戎相见。

        

         到14?#20848;停?#36825;一切区域、领地和公国才真正在事实?#20808;?#21512;成一个整体?#20445;?#38543;后处在东西方坐标?#31995;?#20420;罗斯迅速崛起。它与原来的基辅罗斯不但政治结构发生了变化,经济形态也有很大的不同了。1380年卡利达之孙季米特里在顿河边的库利科沃大战鞑靼骑兵,从这时起,“季米特里开始用宝剑,而不是用恭顺向鞑靼人预告了他们统治罗斯的终结”。

        

         这里特别要提及鞑靼人的宗教政策。蒙古人从成吉思汗开始就对各种宗教实行“兼容并蓄?#20445;?#23545;伊斯兰教、萨满教、东正教和俄国的各种古老教派均较少干涉。金帐汗国也继承了这一特点,他们对所辖区内的“各种宗教一视同仁,不?#30452;?#27492;”。一般来讲,金帐汗国社会下层信仰的是萨满教,上层信仰伊斯兰教,在鞑靼人统治俄国人的240年间,基本上采取宗教宽容政策。

        

         ?#31508;?#37329;帐汗国属下有10个主教区,东正教会的地位很特殊,不但免遭蒙古铁蹄的蹂躏,而且享受“不纳税”的“白人”的特权,并规定教会领地不受侵犯,使得教会的政治地位和经济状况甚至比在基辅罗斯时期都更优越了。

        

         在俄国13-15?#20848;?#25991;?#23383;?#32463;常可以看到蒙古大汗有这样的手谕:“教会的各种不动产?#21644;?#22320;、水域、庄园、作坊、避寒和避暑圣地——一律不?#20204;?#21344;,教会免纳各种赋役”。教会的土地及人?#24065;?#23459;布为不可侵犯,凡侵犯教会所获特权者,一概处以死刑。王公既无权责成教会人员负担义务,也不?#20204;?#29359;他们的财产。正如普列?#21495;?#22827;所说的,“俄国的东正教教会一度与‘不信神和亵?#24459;瘛?#30340;鞑靼可汗极为融洽,鞑靼人的入侵虽是人民最大的不幸,却给俄国的僧侣带来巨大的利益,一度使俄国的僧侣权利几乎脱离世俗权利而独立”。

        

         也正是由于教会所具有的庇护权、免税贸易权、专营权等,使无所依靠的中下阶层纷纷?#26029;自?#25945;会门下,在这200年间教会地产迅速扩?#21476;?#32960;,成为国中之国,成为?#36824;?#24378;大而独立的政治势力。到16?#20848;?#25945;会领地?#26082;?#22269;可耕地面积的1/3,?#34892;?#20462;道院把大量的波雅尔的土地集中到自己手里。

        

         别尔?#25105;?#22827;说,没?#31995;剑?#19996;正教的崛起全仰仗了蒙古人,“俄罗斯教会历史上最美好的时期是在鞑靼人统治时期,这时教会在精神上是独立的”。

        

         崛起后的莫斯科公国,征服并统一了保?#27835;?#20140;-斯拉夫文化传?#24120;?4-15?#20848;停?#30340;西北罗斯与保持拜?#32426;?斯拉夫文化传?#24120;?8?#20848;停?#30340;西南罗斯,形成了沙俄帝国。

        

      进入 金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蒙古   罗斯   东欧地区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5773.html
      文章来源:秦川雁塔 公众号

      3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25351;簟?/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20302;?/a>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游戏777 爵士俱乐部投注 百人推筒子规则 22选5走势图带坐标 白狮每 边境之心电子游艺 nba国王vs网队比赛录像 超级船长的宝藏投注 杰克高手必赢 双色球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