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金观涛:反思当代艺术的公共性危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3 次 更新时间:2019-03-20 23:22:21

      进入专题: 当代艺术  

      金观涛 (进入专栏)  

        

         说什么也想不到,《当代艺术危机与具象表现绘画》的简体字版的问世是该书出版的十六年之后。使我感慨不已的是:简体字版和原版相隔时间如此之久。没有语言的障碍,没有空间距离(香港和内地只有一桥之隔),但思想的穿越却尤如星际旅行那样漫长。在这一切历史都被遗忘的时代,香港中文大学当代中国文化研究?#34892;木尤?#36824;保留着图片的电子档。

        

         或许,这正说明本书的意义。因为它涉及一个核心观点:艺术在何种前提下才具有公共性?#31354;?#19968;问题是如此重要但回答却困难重重。

        

      当代艺术及其公共性困境


         艺术是什么?渴望创造的艺术家,有一个出自本能的答案:它是个?#24605;?#20540;的表达!这也是我在青年时代的想法。然而个?#24605;?#20540;在何种前提下具有公共性??#35789;?#19968;个涉及当代艺术向何处去、关系到艺术哲学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在我看来, 在某种意义上这个问题的提出与具象表现绘画兴起特别是和本书联系在一起的。

        

         中国当代艺术缘于1980年代的启蒙运动,和《走向未?#21019;?#20070;》有点关系。当时现代绘画还受到限制,《走向未?#21019;?#20070;?#21453;?#21150;时,有一批青年画家为丛书设计封面,破天荒地?#36873;?#29616;代派画”放在封面上。现代艺术随着上百万丛书的印行开?#35745;?#21450;,我作为《走向未?#21019;?#20070;》的主编从此和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走向未?#21019;?#20070;》编委会是1949年后中国的现代艺术运动最早的发起者。我深知现代艺术对个性解放的巨大意义,但是亦对其展开有着深深的忧虑。因为艺术作为个?#24605;?#20540;的表达,一定会碰到公共性丧失问题。现代艺术刚出现时,一开始可?#36816;?#35832;观念和社会行动,表达其对思想解放的追求,但意识形态锢被破除后该意义不可能持久。人们迟早会认识到审美是?#30475;?#20010;人的,它甚至和隐私不可区分。这时,又应怎样为专业的艺术创作进行定?#33618;兀?#23427;还是艺术家的志业吗?

        

         换言之,把现代艺术贯彻到底,最后会取消作为专业艺术的价值。我十分困惑的是:难道作为艺术解放的真谛只在打破意识形态的僵化统治吗?如果不能保证艺术创作的公共性,它将不再是人类追求进步的矛头。当个?#24605;?#20540;不具备公共性会导致公共领域的缩小,其后果必定是现代政治的危机。现代艺术运动展开得太迅速,和思想解放走向政治风暴一样,很多深入的问题还没有清晰地呈现出来,已失去了社会关注和思想界反思的机会。

        

      和司徒立相遇


         人生很奇怪,?#34892;?#38382;题如果是你注定要面对,无论你想不想或环境发生多大变化,命运总会让你再一?#38395;?#21040;它。今天看来,我要是没?#24615;?#39321;港中文大学工作的经验,重新思考艺术公共性的问题、实现科学和人文艺术的整合是不可能的。1990年青峰、陈方正和我在香港中文大学办起了《二十一世纪》?#21448;荊?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使?#20063;?#24471;不回到艺术哲学中来。

        

         因为办《二十一世纪》,认?#35835;?#21496;徒立,他是法国当代具象表现画派里面的重要画家。我跟他说:你们画?#19968;?#26377;什么好干的?现代艺术走到头没有公共性, 它注定成为私人的事,没有必要成为一个专业。司徒立的回答我毕生难忘,他说:“我们在追求‘绝对真实’。”

        

         我一下呆住了。艺术?#23588;?#21487;以以“绝对真实”为目标?表现个人独特感受的现代绘画能表达“绝对真实”吗?他说当然有啊,当场就用就幻灯片把贾科梅蒂的素描放给我和青峰看。我们看了大吃一惊,原来以为画像?#38469;?#20197;照片般地反映对象代表接近真实,而贾科梅蒂画的头像却如炸弹爆炸。司徒立指着贾科梅蒂画的素描给我们解释:这不是一种风格,而是为了更真实地表达视觉,即画出你真正看到的东西。当你注视某一点的时候,周围就模糊了。表现“绝对真实”不能如照相,用焦点透视掩盖视点周围的模糊这是做假。画家必须将视点以外的模糊及视点改变时发散过程也表达出来,这才是我眼睛里真正看到的东西。

        

         追求真实一?#31508;?#35199;方艺术的大传统,当宗教和意识型态支配下的社会真实(或公有现实)解体后,“个人真实”成为现代艺术追求的目标;作为个?#24605;壑当?#29616;的“个人真实”不存在公共性,这构成现代艺术的命运。我突然理解了司徒立探索的意义,寻找“绝对真实?#31508;?#24819;再一次?#25351;?#32472;画的公共性呵!根据现代绘画公共性丧失的逻辑,既然表现个?#24605;?#20540;不得不靠观念,而表达观念只能回到用符号约定,那只要在视觉表现中完全排除了观念不就可以?#25351;?#32472;画的公共性吗?司徒立把排除一切观念后看到的东西称为“绝对真实?#20445;?#36825;是因为驱除一切观念使我们回到事物在视觉?#29616;?#25509;呈现。“绝对真实?#31508;?#22312;用事物视觉的真实性来保证了相应绘画的公共性。

        

         一开始,我被司徒立说服了。认为寻找“绝对真实”抓住了问题的实质,它继?#24418;?#26041;绘画求真的大传统,为经超现实主义运动迷失后的现代绘画发展找到了新方向。我?#21069;?#20855;象表现绘画看作是一种作为学术研究的绘画,它的出现是现代艺术公共性丧失后的一次革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具象表现绘画的创作很容易被混同于一种新的绘画风格。学生在学习这种绘画时,常处于两个极端。一是画来画去离不开先行者的模式,二是自以为发现了“绝对真实?#20445;?#20294;不能被他人认可。为什么寻找“绝对真实”比想象的困难得多? 我和司徒立进行了长期反复的?#33268;邸?

        

         ?#20063;?#26159;画家,一直对系统论情有独?#21360;?#26089;在1980年代写《人的哲学》时已经发现存在着不同于社会真实的个人真实。个人真实要具有普遍性,必须满足?#29616;?#32467;构稳定性的前提。而正是主体的意向性以及在和对象的耦?#29616;行?#25104;的经验保证了?#29616;?#32467;构的结构稳定性。我发现个人观念实为主体?#25321;?#21512;稳态的记忆,它是不能排除的。而为了和他人沟通,个人具有的观念通常借助于符号约定加以表达。即个人观念的社会化是和语言特别是关键词联系在一起的。那些社会、政治观念更是如此。

        

         如果上述?#27835;?#27491;确,寻找“绝对真实”不应该排除一切观念,去呈现那个无观念污染的视觉存在,而是打破现存的用符号表达的观念(大多为社会性的观念,它们支配下的视觉实为“社会真实”的一部分)对视觉的支配,呈现新的可以普遍化之“个人真实”。当然这些“个人真实”离不开个人在注视对象时形成的观念,但画家在表达它时却可以摆脱原有支配该对象的种种符号约定特别是社会观念将自己独特的视觉表达出来。它的呈现是画家的发现。当然,因为大多数“个人真实”本来就没有公共性,其表达也不会被大家认同。但是一个有创造能力的画家,是可以找到那些具有普遍性的个人真实,用其视觉呈现而不是符号约定?#21019;?#21040;公共性,这才是贾科梅蒂开创的具象表现绘画之本质。

        

         贾科梅蒂画肖像的过程已经证明了从视觉“真实”中排除一切观念后的不确定性。不错,破除某些观念后使得画家看到新的“个人真实?#20445;?#20294;贾科梅蒂一旦将其表达出来,立即发现这不是“绝对真实?#20445;?#22240;为还有一些观念须排掉。画家必须再一次放弃看到的“个人真实?#20445;?#21521;“绝对真实”逼近。正因为不存在离开个人观念的视觉真实,贾科梅蒂可以说从1956年就陷于精神危机中。在他生命最后几年中,一直被寻找“绝对真实”所遇到的内在困难所折磨。他以哲学家的胸襟大无畏地面对这些困难,并工作到生命最后一刻,成为永不放弃“绝对真实”追求的精神象征。

        

         我还注意到,贾科梅蒂的朋友和后继者并没有陷入寻找“绝对真实”碰到形象不确定的困境。大多数具象表现绘画的作品是卓有成效的,在他们的作品中确实看到了以前从未看见过的东西。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原?#27492;?#20204;在“绝对真实”追求的某一步停了下来,被表达的只是独特的“个人真实”。而这些“个人真实”之所以有公共性,乃因为它们可以普遍化,属于可普遍化的“个人真实”。它们以前没有被人们看到,是因为这些“普遍真实”一?#31508;?#34987;“社会真实” 掩盖的。

        

      艺术和哲学的对话


         1990年代我对这个被称为“画家中的画家”的具象表现绘画流派产生?#24605;?#22823;的兴趣,开始和司徒立一起探索。我们?#33268;?#24471;最多的问题是:在当代艺术?#25214;?#20007;失公共性时,以艺术为志业如何成为可能?特别是图像泛滥的今天,一个专业画?#19968;?#26377;存在的必要吗?司徒立生活在巴黎,我和他进行长期哲学和艺术的通信。1992年我和青峰到?#27807;?#21733;尔摩去开会,先到法国找司徒立,跟他看博物馆进行对谈,还拜访了一些重要的具象表现画家。森·山方使我们一生难忘, 他是当代粉笔画大师。到他家里去发现根本不是人们想象的画家,简?#26412;?#26159;工人,穿着工作服,屋子里面种了很多植物。他除了画植物外,就画楼梯。他的桌子上面放了一?#20598;?#31185;梅蒂的像,说这就是他的神。这深深地触动了我,贾科梅蒂之所以代表了具象表现绘画的精神,这是因为他是西方艺术求真大传统的新体现。我和司徒立的对话编成一本文集,取名为《当代艺术危机和具象表现绘画》,虽然“具象表现”这一名称为?#27515;?#23572;所创,但?#35789;?#21496;徒立和我为这一新?#25945;?#25152;取的名字。该书于1999年出版。我们之所以用了当代艺术“危机”这样的说法,除了当时法国艺术评论界开始?#33268;?#36825;一话题外,关键是认为当代艺术必须正视公共性正在丧失,具象表现绘画或许已找到了新方向。求真的绘画今后和科学研究类似,目的是去发现那些被“社会真实”掩盖可普遍化的“个人真实?#20445;?#24182;将其表达出来。

        

         使我和司徒立意外的是,《当代艺术危机和具象表现绘画》并未引起广泛?#33268;邸?#24456;多人不以为然,认为二十世纪是艺术大解放的时代,根本没有什么危机。

        

         为什么有如此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承认当代绘画在表达“个人真实”及其评价时会导致公共性丧失有一个前提,即拒绝用符号即或约定?#35789;?#29616;表达的“公共性”。然而这一前提仅仅对把绘画看作不同于创造符号的艺术家和哲学?#20063;?#25104;立。贾科梅蒂对绘画只能用符号?#21019;?#21040;公共性表?#31350;志澹?#20174;而走上排除支配视觉观念寻找“绝对真实”之路。实际上,画家在表达自己的看到的“个人真实?#31508;保?#23436;全可以不同意贾科梅蒂,直接借助符号?#21019;?#21040;某种“公共性”。

        

         在大多数艺术家看来,只要接受“公共性”来自于符号,符号和表达对象的对应只是人为约定,当代艺术完全可?#36234;?#21463;已有物件来表达“个人真实?#20445;?请注意,我在用符号达成的“公共性”上用了引号,是想指出这种“公共性” 和受控过程可重复性的公共性有所不同。每个人通过该符号约定感受到的真实其实是不同的,符号的约定性质只是使他们的感受可沟通而?#36873;?#20294;这对很多艺术家已经足够了,因为他们本来追求的只是“个人真实?#36924;?#20215;的互相理解,而不是让别人百分之百地重复自己真正看到的东西。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金观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当代艺术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艺术学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5614.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 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舞龙闯关 开心农场偷菜游戏 牛仔和外星人手环 pk10稳定赛车计划群 内蒙快三走势图 跳跳猫猫投注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黄金武士免费试玩 疯狂麻将手机版 亚马逊的秘密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