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渠敬东:为何很多人接受了教育, 却增加了痛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67 次 更新时间:2019-03-14 23:36:43

      进入专题: 大学教育   人生  

      渠敬东 (进入专栏)  

        

         [导读]大学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作者谈到,好的大学教育,应该能够调动学生?#38405;?#19968;事物或学科的兴趣,减少?#36136;?#32463;验带来的局限,拓展他们的视野和感受力,并加深其对世界和生活的理解,最终成就一个人主导自己的生活,通往自由的能力。而?#36136;?#20013;,中国的大学老师往往被研究压力束缚,学生则为社会唯一的成功标准所拘束,失去了创新的勇气,磨灭了挑战各种可能性的信心,迷失感和焦虑感则像传染病一样弥漫在青年群体当中。这?#20013;?#26080;的教育,授予了我们一定的知识,却反而增加了我们的痛苦。最后,作者提醒,教育不是为了让我们臣服于一个既定的社会标准,而是为了让去我们追索未来的无限可能。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索骥:有人说大学是教育的高峰,却是通才的终结,大学培养的只是专业的螺丝钉。您如何?#21019;?#36825;样的说法?

        

         渠敬东:现在人们对大学的这些看法?#38469;?#35823;解。大学在西方的十一、二世纪就有了,大学本来不是培养这样的人的,只是今天的大学有很大的问题而?#36873;?#35835;书不一定是为了要讨论那么正经的话题,真的。我们读书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或者是让自己变得更好。包括我们聊天,其实琐碎的聊天是很重要的,对人来讲,这是特别自然的事情,不是我们一开始就弄到一个特高的台阶上讨论,那么高大上,我没觉得读书是一件严肃的了不得的事。

        

         索骥: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学习社会学?

        

         渠敬东?#20309;?#24403;初也是很随意的。人越小的时候?#25509;?#24187;想性的东西,这挺好的,因为人主要是靠想象来调动自己的。我是1988年上大学的,那时候?#20849;?#30693;道社会学是什么呢。我父母?#38469;?#22823;学老师,所以多少听说过一点点。后?#27425;?#29238;亲问我,你要学什么啊?我说就社会学吧,那时候觉得社会学可以什么都学,挺好的。我记得父亲还请一位社科院的人给我讲社会学是什么,?#35805;?#25105;吓死。那人一来就说,你知道什?#35789;?#31038;区吗?好?#19968;錚?#25105;说我不知道社区是什么。他说社区有88种定义,我就想这算什么学问啊。我?#31508;?#20854;实说白了?#19981;?#24565;文科,是因为文科比较自在,也是跟自己的性情比较近,?#21040;?#21602;,比如说看小说啊、还有一些别的书啊,总是在讲我自己的事,所以有这个感觉。那么?#31508;?#20063;就觉得,社会特别宽,所谓社会好像什么都可以处理得到,那就学社会学吧。其实想法挺简单的。

        

         我是觉得一个人对一个东西?#34892;?#36259;,开始并不一定要有全面的了解,很有可能有全面了解他就不会?#34892;?#36259;了,对吧?所以特别是?#38405;?#36731;人来讲,什么东西能调动他的想象和热情,这个力?#31185;?#23454;是要?#20154;?#23545;事物有知识性的了解更重要。如果?#21040;?#22825;的大学办的挺没有意思的,就是因为大学很少有手段去调动你对很多好玩的事物的想象和不断发生的兴趣。你一进大学就上无数的课,修无数的学分,然后做无数的作业,读无数的paper,大学如果是这样的话,真的就没什么意思了。

        

         你提的问题说,有的时候我们?#20849;?#22914;技校毕业的学生挣?#20204;?#22810;,我先不说挣钱多少的问题,其?#30340;?#35835;的就是技校啊。我担心大学变成这样子,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些无数所谓的课程,所谓的活动,似乎大家都来参加,但是不能调动你对未来很多很有乐趣的想象。就像你读一本小说一样,读小说时你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里,你会把自己当作一个主人公,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恋爱啊,周游啊,到各个地方,又发生很多奇怪的事情,所?#38405;?#25165;愉快啊,对吧?所以大学其实是带着你进入?#25509;?#36259;的世界里。

        

         我们说读马克思、涂尔干、韦伯的书,能进入到历史的里面,进入到?#31508;迸分?#30340;处境里面,进入到这些伟大人物的内心世界里面,那个时候人的阅读感受是愉快的,因为他不仅是生活在?#36136;?#29421;隘的地方里,他像更多的人那样生活在不同的时代里,这个对人特别重要。一个人假如说到了我这个岁数,40多岁,多少还留有这些东西的时候,留有对不同世界的很多想象的时候,这种人是过得很愉快的。

        

         索骥:可是读小说是很有意思的,但做学?#35270;?#26102;候并不会这么有意思。

        

         渠敬东:好问题啊。读小?#30340;?#20320;是要找到一定的语言,并不是读每个小?#30340;?#37117;会觉得很愉快,比如?#30340;?#35835;《红楼梦》觉得很愉快,但是你语言和诗歌的水平会有限制,所?#38405;?#35835;到那些地方会不太理解。相对来?#30149;?#27700;浒传》就比较容易。但是调动人不同阶段对生活的想象的力量是不一样的,人有的阶段一定会特别?#19981;?#27700;浒,但有的阶段会?#19981;丁?#32418;楼梦》。我的意思是说,在你读社会理论的那些学术的书时,如果有老师像讲解《红楼梦》里那些诗词一样讲解你不明白的地方,你慢慢明白了这个、适应了这个,你就越来越觉得好,越来越觉得有意思。我们学科专业也如此啊,是让老师调动你的兴趣,让你觉得这些专业书本?#35789;?#24456;有意思的书。

        

         如果说国外有比较好的经验需要汲取的话,是最好的教授去教本科一年级的课,因为他们能给你们这些不懂的人讲出特别亲切的感觉,并不是他们把一个学问弄的高大上,你们都心生崇敬,但觉得很害怕,而是觉得这些讲的?#38469;?#25105;的事,挺亲切的,你慢慢就会对这些东西?#34892;?#36259;了。而且你知道我们读这些书,会有特定的小修养。比如说学了诗词,就可以读《红楼梦》。你要说教育出了问题,是教育从一开始就拦腰斩断我们的兴趣。一方面我们学的好像?#38469;?#39640;大?#31995;?#19996;西,一方面我们学的好像?#38469;?#23558;来特别实用的东西,你如果一开始就惦记这两件事,我觉得这书就别读了,肯定读的特别痛苦。

        

         索骥:读不懂的知识不见得好?

        

         渠敬东:读不懂分为两种,第一种就像你不懂诗词怎么欣赏、你的诗就读不懂一样,但并不等于它本身就不好。就像我们不能说文字不好,诗歌散文不好,你三四岁的时候根本没法读,因为你?#20849;?#35748;识字呢。其实大学是一个道理,你进入一个学科一开始从识字、从基础的学习开始做,慢慢有了功底,慢慢有了兴趣,好多书读起来就顺畅了。

        

         还有一种不懂呢,它就是不好,你理解这些文字、概念的要求都达到了,但还是觉得不懂,这就证明他写的东西没进入你心里去。我们培养学生大学读书时应该有一个鉴别力,什么东西有可能是好的,但我现在还够不着,要努力的、花心思的慢慢培养这些能力,然后能把它读懂。?#34892;┛此?#22825;花?#26131;?#30340;、特艰深拗口、讲的?#38469;?#29305;虚假的东西,你要有鉴别力,那些东西我不是不懂,是它不够好。

        

         索骥:您在《现代社会中的人性及教育》一书中曾提到,靠社会理论的脉络搭建而成的教育理论,其核心议题,便是如何通过社会构成的方式建构出一种个人通往自由的可能性。那么您认为当今中国的教育能否给学生提供一种通往自由的可能性?

        

         渠敬东:在研究生或者本科后面的阶段,你需要培养一个学科?#31995;?#27604;较完整的讨论一个问题的能力。所?#38405;?#19968;开始产生的亲近感十?#31181;?#35201;,有了亲近感之后慢慢读,就会学到比较系统的东西了。之后你再通过自己的观察,讲自己生活里发生的事,系统地表述出你的看法和你说这件事为什么如此,这不就是论文吗。这样的话你就有一个完整的对待这个世界或生活的理解的态度,这个是我们的教育要培养的。

        

         但是在大学里你不能只靠自?#20309;?#38480;地摸索来做这件事情。所以什?#35789;?#22823;学呢,大学不就是给你不同的梯子往上爬吗?比如说大学里有老师,有好的设计合理的课程,有各种有益的活动,西方在本科的时候也有学院的系统,会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所有的这些?#38469;?#20462;了好多好多的阶梯,让你很顺利地去爬、去看。所以我们?#30340;?#20070;不是完全靠自己的事情。这就叫社会关联,通过课程、研讨等方式给你建立一种你能够通畅地走这条路或者获得什么东西的想法,将来你才能够自己主导自己的生活的能力,这个才是我说的自由的意思。

        

         你如果是这样一个人的话,刚开始可能挣的钱没有别人多,如果你不把挣钱比别人少一点当作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还能比较自然地发挥自己的能力,你也比?#29616;?#24773;达理,假如你在大学里得到了这些东西,你也许机会会更多。当然我说的只是一个理想状态,并不是人人都一定如此。

        

         索骥:如我们所知,当前中国的大学被划分为高低不同的几个层次,如985、211、普通高校等,那么不同层次的大学所提供的教育有无本质差别?

        

         渠敬东?#20309;?#30340;看法是,985和211并不是就教育而论的排列方式,它其实是按研究来划分的。但研究并不等于教学。如果说大学?#30171;?#23398;之间有区别,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是有没有好的老师。研究?#38469;?#22823;学的一个目标,教育、教学是一个更重要的目标,这两者能不能搭在一起,你的研究能不能更好地有利于你用更好的方式教育学生,这个是不一定的。如果协调的好的话,通过研究可以找到更完整的方式把我们所理解的东西告诉学生。

        

         但有的时候这两个是反着的,今天的很多研究?#38469;?#36825;样,研究本身是脱离生活的,只是为了完成一个写论文的目标,只是复制了一整套研究模式,只是模仿别人说?#30331;?#20917;,或者是说一些什么含量?#27982;?#26377;的概念,像米尔斯讲的是一个抽象经验主义研究,那么这样的研究做得多了,其实跟老师对生活的理解是脱节的。当我们?#30740;?#35770;文啊,做课题啊,在大学里强调的非常多的时候,老师其实在教学上没有获得任何的激励,也没有任何天然的兴趣,也没有自己的责任,所以今天会出现研究、写文章越来越多,上课越来越不认真的局面,这不是违反了大学本身的目的了吗?

        

         所以最好的情况是,有好的研究和好的教学,我们常说教研相辅、相长;最糟糕的情况是,我们做的是虚假的研究,同时我们对教育没有任何的耐心,没有精力去做这件事情。如果你?#21040;?#22825;中国的大学出现了问题,我觉得后面这种情况相对来讲比较?#29616;亍?

        

         索骥:您如何?#21019;?#22823;学的绩点?

        

         渠敬东:你一说到绩点我就来气。绩点是什么玩意儿?#32771;?#28857;是把所有的课程、所有的制度规定都变成了一个统一的、平均的?#36136;?#25442;句话说,越搞绩点,孩子越没个性。套用马克思的概念说,绩点就是平均价格。

        

         索骥:但现在大学里保研看的就是绩点啊。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渠敬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大学教育   人生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5527.html
      文章来源:索骥 公众号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20302;?/a>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白狮和非洲狮哪个厉害 7星彩论坛 锁子甲电子 ag金拉霸有技巧吗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预测 日本武士头盔 钻石女王面膜好不好 快3开奖号码 罗马与荣耀免费试玩 飞龙在天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