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潘祥辉:新媒体赋权:热点事件中的网民参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1 次 更新时间:2019-03-12 11:03:58

      进入专题: 新媒体   热点事件  

      潘祥辉 (进入专栏)  

        

         近年来,每当引爆舆论场的社会热点事件出现,总意味着一波波反转即将来袭。而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也似乎总是一群情绪激愤的网?#36873;?#26377;人认为,新闻在社交媒体中的分发,使其在传播过程中裹挟了越来越多的情绪,意见和事实也越来越难以区分。网友的换台式吃瓜是否将真相推得更远,我们又应该如何看待这种新媒体赋权带来的众声喧哗?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新年饭局获得授权,公开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潘祥辉做客真爱读者群的演讲内容,与大家分享他的见解。

        

         (注:本文内容系访谈录音转录而成,已经潘祥辉教授审阅,小标题系潘祥辉教授所加。此次访谈的缩略版已发表于腾讯传媒“全媒派”公号2019年2月7日的推送。)

        

         一、“传播个人主义”已经先行实现

        

         全媒派:新媒体?#25945;?#24555;速发展,为更多个体、群体提供了一个“增权赋能”的场所。“人人?#21152;新?#20811;风”的时代已经到来。是否可以理解为在网络环境中,人们能够自由表达自己的诉求和观点?

        

         潘祥辉:新媒体确实在不断进化,从早期的发帖灌水,到后来的博客、微博、微信,再到今天网络直播不?#31995;?#32763;新,这确实是一个给普通个体不断赋权的过程。从大多数沉默到人人?#21152;新?#20811;风,甚至聋人都可以说话(聋哑?#20284;?#23454;用文字或者微博,或者是合成语音是可以搞直播的)盲人也一样,可以“看见?#31508;澜紜?#25152;以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还有主播和主持人,原来她只存在于广播电视行业,需要进行严格的筛选和训练,而现在的网络主播则完全没有门槛,网络直播因此圆了很多人的主持人梦,这就是自媒体带给普通人巨大的福利。我自己曾写过一篇文章,把这种自媒体赋权称之为“传播个人主义”的崛起。我认为“个人主义”在其他方面可能还没有充分实现,但是在传播领域已经先行一步了。

        

         所以理论上说新媒体使人们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是可能的,当然这个自由也不是绝对的。自由表达受到宏观的社会结构、言论环境以?#25226;?#35770;本身的性质,以及我们大脑带宽的影响。我们人的注意力实际上是有限的,七嘴八舌有时候?#38469;?#19981;了,如果是7亿张嘴说话不可能都听见,所以怎?#27492;怠?#20250;不会说就很重要,会从海量的声音中打捞出有价值的信息也很重要。做这个工作的中介机制就是媒体。所以我认为今天这个时代媒体仍然是很重要的,“中介?#26412;?#20013;筛选的功能是必不可少的,否则的话众声喧哗,我们就会感到无所适从。

        

         二、“新媒体”对两性赋权并不平等

        

         全媒派?#33322;?#24180;许多热点引发了有关性别平等的大量讨论,例如近期的俞敏洪事件。一方面使人们听到了来自弱势性别群体的声音,一方面又引发了网络暴力以及各种忧思,如何理解新媒体性别赋权背后,这种对冲的张力?

        

         潘祥辉:新媒体的性别赋权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也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课题。实际上社会上每次有关两性的争议性的话题都会引爆舆论,这?#24471;?#24615;别平等议题至少是可以公开自由讨论的领域,没有受?#25945;?#22810;管制嘛。

        

         另一方面,因为这个话题关乎所有人,跟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因为我们每个人不是女的就是男的,有跨性别的,但这是少数,所以有参与?#38405;?#22815;引发广泛讨论。

        

         实际上所谓性别平等本身是一种话语建构的产物,就我自己的看法而言,我其实不认为女性是弱势性别,恰恰相?#35789;?#38469;上女性一开始就是强势的,在两性关系中占有优势。

        

         我们可以从受精卵开始说起,卵子的体积比精子的大很多,相差一两百倍。而且从数?#21487;?#32780;言,实际上以物以罕为贵,女性的卵子比?#34892;?#30340;精子要珍贵多了。所以?#30001;?#29289;学的层面来看,女性就是?#21152;?#30340;,只有?#34892;?#24819;方设法、辛?#37327;?#33510;追求女性,而不是相反。人类社会的初始阶段也是以女性为中心建立起来的,女的说了算,我们知道这就是母系社会。最早的姓,?#38469;?#20174;母方的,这个“姓”在我们汉字里面也是女字旁的。中国早期的始祖黄帝?#21344;В?#28814;帝姓姜,?#38469;?#22899;字旁的姓,所?#38405;?#20174;里面可以看出女性的定?#29615;?#24120;高。那后来怎?#27492;?#33853;了呢?这就是因为农业社会的到来。

        

         农业社会要种地,修理地球要靠力气,所?#38405;?#20154;就开始?#21152;擰?#20320;看“?#23567;?#23383;,上面是个“田”字,下面是个“力”字。?#34892;?#30340;长处就是有力种田,所以在农业社会的优势一下子就显现出来。生产方式的变化会传导到上层建筑,所以就导致了意识形态的变化,这样男尊女卑的观念就产生了。

        

         农业社会在中国是?#26377;思?#21315;年,所以这种男尊女卑的观念也?#26377;思?#21315;年。到了今天我们生产方式已经不是农业生产方式了,今天是互联网时代了,是电?#26377;?#24687;时代,所?#38405;行?#30340;体力优势在今天就没有什么用。因为我们今天不用凭体力了,?#28909;?#25239;一袋米或者家里买个沙发,那你叫快递小哥送货上门就可以了。在我看来,这就是互联网赋权或者电?#30001;?#21153;赋权。所以在观念层面上,女权主义的出现就是必然的。可是中国社会变化太快,几乎我们是一下子从农业社会直接过度到了信息社会,工业社会的时间很短。我们很多人身体已经在信息社会,但是观念还停留在农业时代。我觉得俞敏洪的观念可能就是有一点滞后,很多支持他的网友也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34892;?#23454;际上要习惯这个过程。我觉得这不是女权崛起,而是一种回归,恢复被文化扭曲的两性地位本来的面目。所以我说新媒体还有新媒体应用,确确实实给两?#36828;?#26377;赋权,但是对女性的赋权更多。女性的性别优?#26222;?#22312;逐渐显示出来,我觉得以后可能还会进一步扩大这种优势。

        

         ?#34892;?#20154;不乐意看到,包括这次事件当中很多?#34892;?#32593;友的语言的暴力,我觉得也改变不了这种趋势,实际上是无济于事的,恐怕以后?#34892;?#20063;只能追随女性的标?#24049;推?#22909;,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觉得只要信息社会的发展趋势不发生逆转,?#30830;?#35828;不要发生战争之类的,将来女性主导文化和社会包括审美的标准,当然也包括什?#35789;?#22909;信息、什?#35789;?#22351;新闻的标准,那是一个早晚的事情。我感觉我们现在就处在这样一种过渡过程当中,?#34892;?#35201;看清这个趋势。当然我觉得女生也不要太急,要慢慢来,要给?#34892;?#26102;间适应,否则?#34892;?#30340;暴力潜能也有可能逆转这个过程。

        

         当然毫无疑问,?#19968;?#26159;希望两?#38405;?#22815;实现平等的。我讲的这种平等当然是文化和社会意义上的平等,不是说谁一定要压住谁,或者把某个问题归罪于谁。因为性别虽然有差异,但是首先大家?#38469;?#20154;。在一些基本的道德层面,我觉得无论男人、女人?#38469;?#21487;以达成共识的。?#30830;?#35828;拒绝使用暴力,包括网络暴力,这就是一个起码的文明底线,也就是我们进行公共言说、公共交流的底线,我想?#34892;?#20063;好或女性也好,你可以不同意他/她的观点,但是我们没有必要诉诸于网络暴力,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三、“在一个开放的话语角力场中真相总会大?#20303;?

        

         全媒派:新媒体赋权意味着更多的话语权,但同时区分意见和事实似乎变成了一件更难的事。例如,“网约车乘客遇害事件”、“重庆公交坠江事件?#20445;?#21508;种谣言、误判和反转,给真相蒙?#29616;?#37325;迷雾。“后真相时代”的困境是否有解?

        

         潘祥辉:关于后真相的问题,学界、?#21040;?#20854;实谈的都比较多了,甚至可能都有点滥了。但是我觉得不要因为新媒体事件当中有谣言、有误?#23567;?#26377;反转,我们就说这是“后真相时代”或者“真相已死”等等,这个恐怕有点夸张。我在想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害怕谣言、误判和反转呢?实际上在自媒体时代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可能我们很多人的思维还处在传统媒体时代,迷信一个权威的声音。事实上新媒体时代的真相本来就是这样逐渐展现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实际上要习惯这样一种方式。我认为有杂音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有一点我们要记住,就是?#28572;?#19978;没有免费的午餐。人人有了麦克风,那么杂音和信息迷雾肯定就会出来,这其实就是自由言说的成本或代价。自媒体让我们拥有了更加丰富多元的信息,随之而来的我们信息的甄别、筛选的成本必然就会变得很高。除非你运用一种非常手段,否则是很难阻止低质?#21487;?#33267;错误的信息进入言论市场的。但是也不用太担心,因为在一个开放的话语的角力场中真相总会大白的。实际上新闻反转的过程,就是一个真相显现的过程。

        

         我认为我们不用刻意去追求什么打破后真相困境的解药,只要保持这个话语的开放竞争就行了。我其实倒是担心?#34892;?#20154;比较迷信“解药”的想法。他们的想法很?#30475;猓?#25105;只要好的那一面,我要好的信息,但是?#20063;?#24819;要坏的一面,?#30830;剿的?#20123;杂音。那怎么办呢?于是就只能?#21335;?#26395;于通过政府的管制?#35789;?#29616;这一点。应该说这个愿望是非常善良的,听?#20808;?#20063;很美好,但实际?#29616;?#26377;?#31995;?#25165;能做到。政府不是?#31995;邸?#20320;怎么知道哪个信息包含了真相,哪个信息就是虚假的呢?其实我们个人也好,包括政府也好都不是全知全能的,谁也做不到准确无误。如果说有一天真的做到了,你就会发现可能没有言说的自由了,那就不是后真相的问题,?#24378;?#24597;就是“无真相”的问题了。

        

         所以说“后真相”的说法,实际上突出了我们普通人思维和?#29616;?#24403;中非理性的一面。因为人?#38469;?#24773;感动物。我们人有时候就是很?#34892;浴?#24456;任性,有的人就是立场先行。这个东西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我觉得我们要相信一点,不可能所有的人在所有的时间而且往一个方向去任性。我想即便是这样,这个任性如果产生了后果,承担了代价,那么他也会吸取教训。我是相信普通人的理性的。我们要相信这一点,就是你给他充分的信息,他自然就会有判断。就算是一次、两次?#31995;笔?#39575;,他也不会永远?#31995;薄?#25105;认为这个真相只能存在于一个开放的社会,过度管制只能导致无真相。在众声喧哗的自媒体时代,其实我们需要的就是更多一点的耐心、更审慎一点的判断力,或者说更高一点的媒介素养,或许这样才是有助于我们走出后真相的困境,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

        

         四、媒体变成“吃瓜群众”很难原谅

        

         全媒派:舆论场的快速更迭在今年尤为明显,许多热点事件草草收尾。新媒体赋权与网民们“换台式吃瓜”行为存在怎样的内在逻辑?网民为何总是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去?

        

         潘祥辉:热点事件的切换确实是越来越快,比我们的生活节奏好像还要快。但是我觉得这种草草收场甚至无解而终的热点事件这么多,确实是很不正常的。可是这个问题未必是出在“吃瓜群众”身上,其实每一个热点事件都关联到很多的当事人、参与者,这些利益相关者都会积极地去影响舆论、控制舆论,所?#38405;?#30475;很多事情不了了之,其?#24403;?#21518;恰恰因为利益相关者的运作和控制。普通网民不是利益相关者,只是单纯地围观者和看客,所以“换台吃瓜”都很正常。?#28909;?#35828;像看电视一样?#27982;?#26377;?#24405;?#20102;、剧终了,你?#25442;?#21488;还能怎样?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潘祥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媒体   热点事件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媒体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54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22152.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36745;?#34987;使用,请来函?#36171;觶?#26412;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魔龙在世 11选5走势图今天的 水果派对2视频 广东快乐10分开奖查询 尼克斯vs掘金 顶级王牌-明星电子 捕鱼王游戏机 圣诞奇迹电子游艺 血流成河卡通 宝石之轮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