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涅克拉索夫作:诗人与公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7 次 更新时间:2019-02-27 21:33:50

      陈殿兴 (进入专栏)  

        

         陈殿兴译

        

         译者小引

        

         涅克拉索夫是19世纪俄国最伟大的诗人之一。1877年,诗人逝世,大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他的墓前发表演说,说他是普希金、莱蒙托夫之后的第三位大诗人。听众里有人喊:“不对,应该排在普希金前面!” 陀氏后来在一篇文章里回忆说是一个人喊,几个人附和;?#31508;?#20063;有人报道说是千人齐声喊。不管是多少人喊,总之,我们可以看出涅氏生前在青年中的影响已是很大的。

         涅克拉索夫1821年11月28日出生于乌克兰波多尔斯克省维尼茨县涅米洛夫镇。父亲是军官,1838年送他去?#35828;?#22561;进武备学堂。他违背?#35813;?#21435;投考?#35828;?#22561;大学,未被录取,便去?#35828;?#22561;大学旁听。父亲断绝了给他的经济接济。他靠卖文为生,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1840年出版诗集《幻想与声音》,受到别林斯基的严厉批评。19世纪40年代初,结?#35835;?#21035;林斯基,在别林斯基的帮助下逐步走上革命民主主义者和真正诗人的道路。

         他的诗以政治性取胜。大作家?#26639;?#28037;夫说他的诗没有艺术性,当然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他的诗的艺术性和独特性,据研究者说,是在现代派出现以后才被人们认识到的。

         我认为他是俄国诗人中最有良知、最关心劳苦大众疾苦的诗人。他被人传诵的名篇很多,中国出版过几种他的抒情诗选集和长诗译本,好像在读者中间没有产生明显的影响。我想,可能跟译笔或选材?#34892;?#20851;系。

         这里选译的《诗人与公民》作为序言发表在1856年出版的诗集里。这部诗集一出版就引起轰动,大评论?#39029;?#23572;尼雪夫斯基说,进步读者反应之热烈,只有普希金最初几部长诗或果戈理的《钦差大臣》和《死魂灵》发表所引起的轰动堪与媲美。这部诗集的出版使沙皇?#26412;?#39047;为恼火,最使他们恼火的就是这首《诗人与公民》。

         据俄国学者研究,“公民”的台词里包含了大评论家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和涅克拉索夫自己的观点。著名诗句“你可以不做一个诗人,但必须做一个公民?#20445;?#25454;俄国学者推?#24076;?#26159;由十二月党人领袖之一、诗人雷列耶夫(1795—1856)的长诗《沃伊纳罗夫斯基》前面的题词?#26029;?#32473;别斯图热夫》最后一句“我不是一个诗人,而是一个公民”衍化而来的。“诗人”的台词里包含了涅克拉索夫自况的成分,但不能把这里的“诗人”看作是涅克拉索夫本人。

         诗里“诗人”在跟“公民”的对话过程中态度是有变化的:最初不?#38468;?#21463;“公民”的建议,最后吐露心曲:青年时代的挫折使他心灰意冷,但他并不甘心沉沦,悔恨那时的退缩,决心戴上荆冠(殉难者的象征)去完成诗人的使命。

         我认为,这首诗极有现实意义,因此决定译献给读者。

        

         诗人与公民

        

         [公民上

        

         公民

        

         又是一个人,又是闷闷不乐,

         躺在那里,不?#35789;?#20040;。

        

         诗人

        

         再?#30001;希?#24551;郁,半死不活,

         我的肖像就一笔不缺。

        

         公民

        

         好一幅肖像!

         既无崇高也无美,

         一幅可憎怪模样:

         躺着,野兽也会……

        

         诗人

        

         那又怎么样?

        

         公民

        

         看着叫人心烦。

        

         诗人

        

         那就请离开舍间。

        

         公民

        

         听我说:丢脸!

         该起来啦!你自己晓得

         如今?#26412;?#24050;经到了什麽时刻;

         谁的责任感没有丧失殆尽,

         谁为人正直,富贵不能淫,

         谁有才华有笔力,能一针见血,

         那他现在睡懒觉,实在要不得。

        

         诗人

        

         就算我不该懒惰,

         可先要有事情做。

        

         公民

        

         真是奇闻!你有事情做,

         你不过是一时睡着了,

         ?#30740;?#21543;:去抨击罪恶……

        

         诗人

        

         啊!我知道:“瞧他打的什么主意!”①

         可我是惊弓之鸟,心有余悸。

         遗憾,我不想多说什么。

         [拿起一本书来

         救命的普希金!——就是这页:

         你读完就不会责难我!

        

         公民[读

        

         “不是为了应付生活的忧烦,

         “不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征战,

         “我们生?#35789;?#20026;了服务灵感,

         “是为了发出悦耳的声韵和祷念。” ②

        

         诗人[兴奋地

        

         无法企及的声韵美!…

         如果我跟我的缪斯③

         当初稍多一点智慧,

         我发?#27169;?#19981;会去写诗!

        

         公民

        

         不错,是美妙的声韵…… 好!

         它的感染力真是惊人,

         竟能使昏沉的烦闷

         从诗人的心里跑掉。

         我打心眼里感?#20132;?#27427;——哦,

         我理解你的牢骚,

         不过?#39029;?#35748;推崇

         你杰出的诗作。

        

         诗人

        

         不要信口开河!

         你是热心读者,评论却蹩脚,

         在你看来,我是伟大的诗人,

         ?#20848;?#39640;过普希金?

         真是莫名其妙!

        

         公民

        

         这是你的理解错误!

         你的长诗空?#27425;?#29289;,

         你的哀歌并不新鲜,

         你的讽刺缺乏?#26639;校?

         没有崇高意念,令人遗憾,

         你的短诗枯燥乏味。你受到注意,

         就像没有太阳时人看到星星一般。

         漫漫长夜里,我们提心吊胆:

         野兽横冲直闯,肆无忌惮;

         人却担惊受怕,步步危险。

         那时你曾高举火炬,坚定果敢,

         为全民族照亮前进的方向;

         可是天不作美,刮起了狂风,

         这火炬被刮得摇摇?#20301;危?

         像要被?#24471;穡?#24573;明忽暗。

         但愿它能挺?#25945;?#38451;出现,

         融化在杲杲的阳光里面!

        

         不,你不是普希金。可是如今

         仍是一片黑?#25285;?#27809;有太阳,

         ?#38405;?#30340;才华昏睡实在丢人;

         更加丢人的是在这苦难年代

         去赞美山?#21462;?#22825;空和海洋,

         去歌唱恋人缠绵的情爱……

        

         暴风雨没有?#35789;保短?

         跟海浪在阳光下频频交谈,

         风轻柔地抚爱着船帆,

         船在前进,潇洒飘然,

         乘客们泰然安闲,

         好像不是在坐船,

         是身处陆地上边。

         可是雷响了:暴风雨狂暴凶残,

         缆绳要被扯?#24076;?#33337;桅倾斜不已,

         这时不该悠闲下棋,

         这时不该唱歌消遣!

         这时连狗也知道大难来到,

         疯狂地对着风吠叫:

         这是它应尽的本分……

         你应该做什么,诗人?

         难道你会?#23545;?#36530;进船舱

         去弹奏你灵感的竖琴

         去娱?#32654;?#27721;的耳朵,

      去掩盖暴风雨的声音?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殿兴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33606;?#29233;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外国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52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8722152.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33606;?#26088;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