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辛德勇追思一位恩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07 次 更新时间2019-02-24 21:47:13

      进入专题 李学勤  

      辛德勇  


      上午听到李学勤先生离世的消息心情很沉痛但并不感到愕然因为先生罹患重病已经很长时间人生有来有去先生走了感情上让我很难过但客观上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遗憾是他病重后不便探视没?#24515;?#21435;到病房里和先生说说心里话


      ?#34892;?#20154;说李先生城府较深轻易是不会和人多谈心里话的这也可以说是我在1992年刚调到历史所工作时在那个单位人们私底下比较普遍的一种说法大千世界各人自有各人看法事出有因话出有缘对此不必?#32633;?#19981;过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事的方式在这方面世界上也并没有绝对一致的准则?#24605;?#19981;想和你讲有时也许只是个性的差异有时也许是生活经历使然有时也许这些满世界嚼舌头很?#19981;?#23545;别人评头品足的人还需要问?#39318;?#24049;?#24605;?#20026;什么非同你讲不可


      人和人相接触有时只是一种感觉或者说只是一种缘分感觉?#36763;ˣ?#32536;分到了我想恐怕没有什么人真的不想和别人交流不想向别人表露一下自己的真实感觉和看法若是内心怀有真性情恐怕想不说也很难?#31181;?#24471;住


      李学勤先生学术地位高工作太忙我从事的专业同他的主要研究领域距离较远他也比我年长很多所以虽然一同在历史所工作了十多年但直接的接触还是非常有限的


      第一次面对面地正?#25945;?#35805;是我刚做历史地理研究?#25233;?#20219;的时候?#31508;?#26446;学勤先生是历史所的所长同时还分管历史地理研究室


      似乎就像是针对别人说他光挂名不管事儿之类的闲言碎语而讲的似的李学勤先生一开口就和我说德勇啊我做这个所长重点考虑的就是学科建设我们历史所是国家的重要学术单位抓学科建设抓住学术就是我的主要工作让你来做这个研究?#25233;?#20219;不光是因为你年轻还因为调你来历史所的时候我就认真看了你的材料现在只?#24515;?#26368;适合这个岗位你一定要努力做好这项工作谈话中间李先生非常具体地向我指出了研究室中现有人员的研究能力和水平一点儿没有敷衍的场面话没有回避任?#38382;?#38469;问题直接点到了每一个人的名字没有一丝一毫很多人讲的?#19981;?#21644;世故这就是我对李学勤先生最初的直接印象


      因为学术是纯真的所以真学者往往都会?#34892;?#38271;不大甚至会?#34892;?#35843;皮这一点我和业师黄永年先生接触太多太密所以感受得最为清楚其实李学勤先生也是这样的真性情人


      我在历史所的时候当上副所长以后例兼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实际上学术委员会的各种日常事务性活动都由我来主持所以不能晚去李先生虽然不当所长了却依然还是学术委员而他做事有很好的习惯即遵守时间其实我当不当这个副所长一般也?#38469;?#36825;样我不能迟到他恪守时间而别的人大多?#38469;?#31232;里胡涂学者和文盲并没有什么两样这样在会议室里就常常是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空等那些大爷的到来


      无聊?#21364;?#30340;时候人往往更容?#36861;?#26494;也就更容易透露出自己天生的性情


      在这当中有一个故事我是讲过的这就是他患病去协和医院诊断挂了专家号也没看明白最后是自己给自己确定了病症聊起来我颇感诧异协和的专家怎么会这样李先生指指外面的长安?#33268;?#36335;说德勇啊什?#35789;?#19987;家?#23458;?#36793;儿马路?#31995;?#20154;?#27425;?#20204;这大楼里不也?#38469;?#19987;家么一句话拍死社科院大楼里多少专家?#20445;?#26356;拍死口口声声号称历史学研究国家?#21360;?#30340;社科院历史所多少专家?#20445;?#35762;这话的人世故么讲这话的人?#19981;?#20040;我感受到的只是一位纯真的师长在和你谈调皮的孩子向小伙伴讲的真心话


      还有一次历史所学术委员会即将召开的会议是评学术研究成果奖闲谈间谈到历史所某位专家的一项研究成果李学勤先生和我说德勇啊我真佩服某?#24120;?#37027;个问题总共也就那么几句话的材料他竟然写成了这么厚一本书你说他是怎么写的呢由于马上就要主持会议这次我反倒碍于身份矜持起来一时不知道怎样应答好也许是他深知我一向快人快语所以忽视了我的?#38480;Σ?#20063;许是他那颗调皮的心实在?#31181;?#19981;住李先生马上又重复了一遍德勇你说他怎么写的呢真是有本事


      同样是谈论某些人的所谓学术研究?#20445;?#26377;一次在历史所学术委员会?#33268;?#39033;目资助事之前他指?#25293;?#20301;很张狂的人申报的上边儿领导特别挚爱的大项目说这课题好是好可怎么做呢不要以为这话很平常只有始终保持一颗学术的心才会自然而然地这样想才会脱口而出这样?#30149;?


      我在历史所的时候?#24597;?#36215;来一件事情这就是办了一份所内研究人员的学术年刊名之曰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学刊李学勤先生很支持刊名还是他帮助拟定的在?#33268;?#36825;份年刊的质量追求时许多人都谈到了前中央研究院的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即所谓史语所集刊一些人认为应当以此刊为标杆努力向它看齐针对这样的看法李学勤先生在会上公开一针见血地指出此史语所非彼史语所意即今天在台北出版的史语所集刊水平已经远不能与国民政府东撤之前相比


      你说在今天的中国古代史学界还有几个人敢讲这种大实话很多所谓学者?#20445;?#20026;了能被某些海外国外的机构请去讲学?#20445;?#19981;管多么恶心的话他都能讲也都会?#30149;?#25105;见到的只有?#26412;?#22823;学的李零教授公开讲过和李学勤先生类似的评语那么谁才是真正的学人谁更像是名利场?#31995;?#24066;侩当然历史所的老先生们?#31508;?#19981;止一个人附和了李学勤先生的说法那时的历史所是有一批具有人格尊严也不乏学术风骨的学者的


      像所有的人像所有的学者一样李学勤先生当然有他的缺点但我们生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上谁又是一尘不染的圣人呢当我们追随于前辈先贤身后从事学术研究的时候我们首先从先辈身上学习的是他们勤勤恳恳献身于学术的精神是他们卓越的学术成就和贡献当然?#19981;?#26377;我们应?#27604;?#27861;愿意取法的优良行为方式


      李学勤先生今天走了我感到更深切遗憾的?#20849;?#27490;是在他病后没有机会陪他聊聊天说说我对他的理解和感受更加遗憾的是我一直想单独向他当面道谢?#34892;?#20182;对?#39029;?#38271;给予的巨大帮助现在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在?#19968;?#27809;有调到历史所工作的时候就听到有很多人在背地里议论?#36861;ף?#35828;李学勤先生太忙于自己的研究了舍不?#27809;?#36153;精力多帮别人的忙可是我在历史所看到的真?#30331;?#20917;却恰恰相反很多人在打着他的旗号利用他的名望搞项目弄课题评奖项他都帮着写推荐写评语写序言等等几乎是来者不拒反倒是很多人?#20040;?#25343;完转过身去就四处骂娘真不知天?#24049;?#22312;


      按照学术界的?#32942;?#30697;?#20445;?#25105;和李学勤先生没有一点儿师承关系所从事的专业也沾不上多大的边儿同时我本人又生性耿直不会顺情说?#27809;?#35752;人?#19981;?#26446;先生是没有任何必要和理由对我多加提携的可是作为一个学人在我的社会经历当中李学勤先生却给了我最最重要的帮助


      1994年8月我在历史所晋升为研究员那一年我35岁任职副研究员的期限还没?#26032;?#30003;请的是破格晋升这种情况在今天早已?#31350;?#35265;惯?#31508;?#22312;大学里面也已经做过一些但在社科院还是头一遭免不了众说纷纭说啥的都?#23567;?#32463;过一番周折算是很顺利地通过了审查度过了学术生涯?#31995;?#36825;一重大关口个中情形我?#35789;?#19968;无所知


      大概是在职称评上两年以后才分别从几个不同渠道获知李学勤先生不仅在历史所初审的会议上力主我的晋升在社科院的职称平定终审会上他也是极力夸赞我的学术研究并在会下更为重要的是李先生为我这次职?#24179;?#21319;还专门给社科院人事局的局长写了封几页长的长信详细说明我的学术能力请求人事局领导予以特别的关照


      了解李学勤先生学术地位的人应该很容易明白为什?#27425;业笔?#33021;够那么顺利地通过这一关卡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当然是李学勤先生的大力推荐


      我生性愚钝除了做事比较努力也比较踏实认真以外是没有任何优长之处的但我想?#35789;?#26159;一个天资过人的人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可能不同程度地都得到过别人一些帮助?#24739;?#22914;这些帮助是发生在你人生路?#31995;?#20851;键时刻那这些帮助就会对改变你的命运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就我个人而言李学勤先生就是那位在关键时刻帮助我改变人生命运的师长?#19968;?#27704;远铭记和缅怀他给予我的恩德


      2019年2月24日下午14:30哀记


          进入专题 李学勤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5211.html
      文章来源?#21495;?#28227;新闻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١?#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36861;?#21450;经作者授权但非?#36861;?#30340;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21103;?#20351;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ʺƼ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