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杨奎松:中共中央长征中开过“陈福村会议”吗?

      ——对孙果达“答杨奎松教授质疑”一文的回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64 次 更新时间:2018-05-30 01:17:54

      进入专题: 陈福村会议  

      杨奎松 (进入专栏)  

         提要:有关1935年遵义会议后中共中央何时成立了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三人组成的“军事指挥小组?#20445;?#21448;称新“三人团?#20445;?#30340;问题,中共党史研究者中间一直有所争论。2005年孙果达等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说法,即认为新“三人团”应该是在鲁班场作战失利,中央红军被迫三渡赤水后,于3月17日在赤水河西一个叫陈福村的小村子里,通过政治局扩大会议的?#38382;?#20915;定的。对此说法,笔者曾简单地提出过一点不同看法,没?#31995;?#24341;起孙果达教授相当激烈的反应和?#20826;狻?#19981;得已,笔者花时间对此问题做了一些考析,却发现颇有影响的“陈福村会议”一说的主要论据及其论辩逻辑,?#38469;?#19981;能成立的。

         关键词:孙果达;陈福村会议;毛泽东;新“三人团?#20445;?#38271;征

         DOI:10.16623/j.cnki.36-1341/c.2018.03.001

         作者简介:杨奎松,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38469;Α#?#19978;海 200241)

         我在《苏区研究》2016年第4期发表了一篇讨论长征途中毛泽东军事领导地位形成确立时间经过问题的文章。之所以会讨论到这一问题,主要是因为我早年做西安事变研究和写?#19969;?#20013;间地带”的革命》一书时对此都有触及,提出了看法,却没有做过具体的史实梳理和考据。那之后偶尔读到这方面的研究论文,发现关于这一问题的讨论仍局限在党史学者的范围内,基本上还是集中在“确立”的时间地点问题,对“确立”的动态过程鲜有思考和讨论。故在接到《苏区研究》编辑邀稿之后,就想借机梳理一下?#30452;?#36164;料,同时将长征过程中毛泽东在中共党内军事领袖地位组织?#31995;?#24418;成过程,亦即从遵义会议打?#40065;?#27493;基础,到陕北前后取得中共中央及中央红军领导人一致认同这一变化发展过程,尝试做一概要的解读。

         我从来认为,任何有所成功的政治历史人物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个人思想及其能力上是如此,其?#26494;?#36807;程中在政治组织?#31995;?#21457;展也是如此。研究历史人物,除了要努力还原具体史实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避免简单化地静态还原某个碎片,而要能够把其成长的动态过程,特别是曲折的历史经过及其复杂原因反映出来。具体到毛泽东,长征无疑是他在政治上、军事上崛起的一个重要契机,但他的崛起,即便在遵义会议以后,或新“三人团”成立以后,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传统党史在这方面的研究往往不重视这种过程性和变化性的考察,今天党史研究者固然对毛何时被“确立”问题已有不同意见,却多半还是局限在“确立?#31508;?#38388;早一点还是晚一点的问题上,甚至还会泛泛地把毛在中共中央及中央红军中军事领导地位的“确立?#20445;?#19982;他在全党全军中军事领导地位的“确立”简单地混为一谈。【有学者也对以新“三人团”成立为毛泽东军事领导地位或党内领导地位确立的标志,有过不同的声音。如曾景忠:《遵义会议后中央三人军事领导机构研究》,《中共党史研究》1989年第4期;李曙新:《不宜将“三人军事指挥小组”作为确立毛泽东在全党领导地位的论据》,《党史研究与教学》1996年第6期。】因为我重视的是过程和变化,因此我的文章自然也就没有打算在“确立”的时间点上下功夫,只是想要强调和反?#22330;?#30830;立”的动态经过。也因此,我在文章开篇就做?#26494;?#26126;,面对数量甚多的各种讨论文章,我的这篇文章只是“贡献一?#23383;?#35265;”。在文章的第一节,我也尽量全面介绍了自1980年代初以?#27425;?#32469;这个“确立”问题出现的各种不同说法。但我对争论各方主张的一些具体的时间点,比如新“三人团?#26412;?#31455;是成立于1935年3月11日,12日,17日,或3月下旬的哪一天等问题,并不十分看重。我固然会讨论到一些研究者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并提出一些质疑,也只是停留在逻辑层面,没有深入到具体史实的层面。自然,我原本也没有打算就这一问题将我的研究讨论进一步深入下去。此文完成,我原本也无意再花时间去做进一步的研究思考了。

         正因为这种情况,去年秋天得知有人发文与?#30097;?#27063;,?#30097;?#33267;没有去读一下商榷的文章。直到假期过后处理?#30452;?#36807;刊,不经意翻看到《苏区研究》2017年第5期?#23567;对?#35770;长征中新“三人团”成立的时间地点》(以?#24405;?#31216;?#23545;?#35770;》)的标题,注意到作者孙果达自己主动对号入座,并给他的文章起了一个醒目的直接针对我的?#21271;?#39064;:“答杨奎松教授质疑?#20445;?#36825;才不得不读了孙教授的文章。这一读,竟发?#27835;?#35201;想不讨论、不回应都不行了。当然,在这里我也应该?#34892;?#23385;教授逼着我来考察研究一下被他视为不容质疑的那个“陈福村会议”的问题。在前面那篇文章中,我其实已经对孙教授这个“发明”【所谓“陈福村会议”的发明权,目前笔者尚不能完全确定是孙教授的。因为孙教授论证这一会议的最早的文章应该发表于2005年五六?#24405;洌?#32780;马洪武教授收入自己论文集的一篇文章,讨论的内容及观点与孙文相同,尾注中说明“原载”于2005年8月出版的?#37117;?#24565;红军四川会师文集》中。如果这一记载不错的话,那么马教授的文章在会议上发表的时间理当在孙文正式发表之前。但笔者查不到马教授提到的这本书,只查到一本四川人民出版社2006年10月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会师四川研究文集》,里面收录?#26032;?#25945;授的标题不同,内容基本相同,唯篇幅较小亦无注释的一篇文章。故很可能马教授收入自己论文集的文章是后来加工过的,尾注“原载”之?#37117;?#24565;红军四川会师文集》理?#26412;?#26159;四川人民出版社2006年的那本文集,其所注“2005年8月”出版,应该是对自己会议发表时间的误注。不过,孙教授2005年的文章还没有提出“陈福村会议”这一概念,马文则已经提出了这一概念。因此两人谁参考了谁,谁发表在先,尚难定论,惟马教授最先提出“陈福村会议”这一概念应该不错。参见孙果达:《红军长征中新“三人团?#26412;?#31455;成立于何时》,《近代史研究》2005年第3期;马洪武:《遵义会议与毛泽东在红军和中共中央领导地位的确立——评通道会议到会理会议的系列会议》,马洪武:《史海求真集》,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496-501页。】颇多疑问,但?#31508;?#19968;是没有时间做考据,碰到搞不清楚或明显说不大通的地方,只是委婉提出来了事;二是我文章主旨也不是要来讨论这个“陈福村会议”的,更不是想要推翻他所坚持的看法,提出一个什么新的时间点;三是我也注意到,专业学者多半并不赞同他的说法,故我虽有疑惑,并未想要自己来做释疑的工作。他的“商榷”迫使我必须要就此来做较深入一点的考据和辨析,而稍一考析也就发现了不少让人难以理解的问题,因此,这篇回应文章也就不再是简单回应孙果达教授的“商榷?#20445;?#32780;是着重于质疑并剖析孙教授那个所谓“陈福村会议”的说法了。

        

         一、“陈福村会议”说没有质疑者吗?

        

         我之所以非要回应孙教授不可,原本是因为他的学风让我无法接受。因为对新“三人团”成立的时间和地点提出了一个不同于官方的说法,特别是创造了一个史上从未有人提到过,或用他的话?#23567;?#40092;为人知”的“陈福村会议?#20445;?#20026;自?#27827;?#24471;了一些附和的声音,孙教授似乎就把新“三人团”成立时间地点的研究当成了不容他人置喙的一块自留地了。我在一篇文章中只用了不足千字对他的说法提出了一点不同的看法,他便写出上万字长文大张挞伐。之所以说是大张挞伐,是因为其文章的每个标题?#38469;?#25209;判式的:“有违史实?#20445;?#35823;解”史料,“观点矛盾?#20445;?#32570;乏实证?#20445;?#26356;改资料”等等;行文的每段文字也都充斥着谴责的语气。其结论更是武断且不留余地,声称?#20309;?#30340;文章“对小组成立于3月17日的质疑有违史实,认为小组成立于3月31日的观点也有违史实,论证过程又更改资料、观点矛盾与缺乏实证,其质疑与观点都难以成立。”而他则断言,自己关于新“三人团”“成立于1935年3月17日赤水河?#31995;?#38472;福村”的说法,已经被各种证据和论证充?#31181;?#26126;是准确的,不仅早就得到了多数研究者的认同,而且从“没有发现质疑者”。【孙果达:?#23545;?#35770;长征中新“三人团”成立的时间地点——答杨奎松教授质疑》,《苏区研究》2017年第5期。】

         首先要说明,我过去?#29992;?#26377;具体研究过红军长征的微观史实问题,孙教授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发表已有十多年,我相信,他对一些资?#31995;?#25484;握和对一些微观史实的表述理应比我更全面,也会更精细一些。但是,孙教授似乎不大清楚,学术研究原本就是需要相互讨论和质疑的,他的“陈福村会议”一说提出已有十几年时间,至今仍旧停留在当年论证的水平上,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缺少历史学者的质疑与商榷。长征途中这个新“三人团”的成立时间问题,原本就是一个没有直接史料证据,只能靠研究者对各种间接史料在合理?#27835;?#22522;础上大胆推测来做判?#31995;?#38382;题。这种?#27835;?#21644;推测再合理,终究也只是一种纯主观的臆测。缺少质疑和商榷,对研究者不仅不是好事,反而是一件很不利的事情。孙教授显然十分欠缺这方面的经验,只因为观点提出多年?#27982;?#26377;人直接提出质疑和商榷,便逐渐认定自己的说法已颠扑不破,以至于当发现有人质疑时,竟会意气用事,并丧失了基于学术标准来进行思考和讨论的能力了。

         必须说明,孙教授的所谓“没有发现质疑者?#20445;?#24182;不是事实,只是有的质疑文章可能被他忽略掉了【比如黄先荣:《也谈毛泽东的“得意之笔”——与孙果达同志商榷》,《遵义》2008年9月号。】,而多数不认同他的说法却没有直接向他提出商榷的研究成果,都被他认定是等同于接受他的说法了吧。因此,我说“多数研究者并不认同”他的说法,才会让他反应如?#24605;?#28872;。只不过,他在文中一气举出四篇“研究述评”来证明他的说法已经得到学界认同,并据?#26494;?#31216;从“没有发现质疑者?#20445;?#21364;太缺乏学术常?#35835;恕?#20961;治学者都知道,“研究述评”只是个别研究者对某一课题研究发展状况的客观介绍与评述,既不反映学界集体对其中介绍到的某一观点或说法的态度看法如何,甚?#28872;?#19981;代表?#35789;?#35780;者本人就认同文中介绍到的某个观点或说法。只举几篇提到了他的新说法的述评文章,就想要证明多数研究者都认同他的说法,已经让人很无语;而以为只要没有人像我那样直接质疑他的说法,即等于大家都认同了他的说法,其逻辑就更加令人难以置信了。

      查孙教授2005年提出新“三人团”1935年3月17日成立于“赤水河?#31995;?#38472;福村”一说【孙果达:《红军长征中新“三人团?#26412;?#31455;成立于何时》,《近代史研究》2005年第3期。】至今,其说法的确流行较广。但?#24863;?#30340;读者会发现,这种流行多半只是在非专业研究的人群当中?#23601;?#19978;可见认同文字较多,如?#21644;?#24179;:《长征中的军事三人小组和陈福村会议》,360doc.com个人?#38469;?#39302;,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1105/11/10310181_510894355.shtml;通吃?#28023;骸?#22235;渡赤水——禅机妙算还是歪打正着?》,转见ttp://www.360doc.com/document/17/0821/16/17268931_680891917.shtml等;党史通俗读物亦有一些借用者,如:李亮:《中共历史?#31995;?#19977;个“三人团”》,《党史文苑》2006年第9期;汤家玉:《新“三人团?#20445;和?#29378;澜于既倒》,《党史文汇》2016年第2期;凌翔:《永远的八一军旗》,晨光出版社2008年版,第206页。学术著述认同的极少,笔者仅见一篇,即马洪武:《毛泽东何时确立了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37117;?#24565;红军四川会师文集》,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25351;?#39064;为?#23545;?#35848;遵义会议研究中的几个问题》,刊于《南京政治学院学报》2006年第5期)。】,专业学者认同利用的极少。?#35789;?#26159;不很重视史实考据的党史研究者,往往也不认同他的说法。众多官方党史专家,如中共中央党史研究?#20197;?#21103;主?#38382;?#20210;泉于2011年,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25169;?#23425;于2015年,及人称红军长征史资深专家的费侃如于2016年,都还新发或再发专文讨论这一问题,坚持3月11或12日说。【石仲泉:《毛泽东在遵义会议是怎样成为领导核心的》,《新湘评论》2011年第6期;?#25169;?#23425;:《遵义会议的前前后后》,《百年潮》2015年第1期;费侃如:《三人军事指挥小组探?#30784;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奎松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陈福村会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8722152.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8722152.com/data/110199.html

      1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25351;簟?/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30036;ⅰ?#21161;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广西快乐双彩号码推荐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code id="tcliy"></code>

          <output id="tcliy"></output>
            <code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code><acronym id="tcliy"><pre id="tcliy"></pre></acronym>

            1. <small id="tcliy"><delect id="tcliy"></delect></small>
              wii主机游戏 2012免费捕鱼大亨辅助 银弹送彩金 王牌战士内测资格 波尔多红酒品牌 女王之女王客服 欢乐生肖计划下载 纽伦堡柏林赫塔 魔兽争霸刀圈td手游 淘金疯狂走势图